第220期

音樂季 魅力無窮

究竟是什麼魔力,讓人們願意放下繁忙的雜物與生活中無形的壓力,願意來到音樂季,體驗前所未有的心靈饗宴?

音樂季 魅力無窮

記者 孔婉寧 文  2015/09/27

在汗水淋漓的演奏現場,人群隨著音浪搖擺,肌膚也與陌生人偶有接觸,再加上五光十色的燈光效果及混音後的貝斯聲,音樂與肢體融合產生一種奇妙的迷幻感。也許就是這股魅力,每場音樂季總能吸引成千上萬的樂迷前往朝聖。


音樂一下,群眾即隨著節奏鼓動(照片來源/孔婉寧攝)
 

舞台下 眾生百態

參加音樂季除了看台上歌手的表演外,觀察台下的眾生百態亦可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盡情飲酒,是音樂季期間絲毫不會受到阻攔的行為,因為酒精與音樂的繚繞更能炒熱場子,所以,散會後看見醉到不支倒地與吐得東倒西歪的人們乃是家常便飯。接著,朝人滿為患的主舞台望去,總會看見坐在朋友肩膀上的年輕人,零星的立於人海之上,隨著節奏舞動的身影往往會成為攝影師們爭先恐後拍攝的主角。而攜帶各式新奇的道具至音樂季早已是見怪不怪,從國旗到充氣人偶,台下的群眾無不希望被喜歡的偶像注意,為了那一眼的交會,樂迷將使勁全力瘋狂地揮舞自己的道具。在音樂祭裡,還有一種稱作「野餐墊部隊」的觀眾會早早進入場地,並且於最佳觀看位置劃下地盤,誰也不準踏進他們的地盤一步。最後,在音樂季中擔任「實況轉播」的角色也是不容忽略的。來到音樂季就是為了拋開例行公事、徜徉音樂大海裡,卻有一群人像是被賦予使命般拿著手機上遍各種社群為大眾轉發第一手消息,深怕大眾錯過現在正發生的一舉一動。


烏茲塔克音樂節,參與人數眾多(圖片來源/Crystalinks)

音樂季可以說是表演者與觀眾在音樂的交融中碰撞出的一種文化活動。這也意味著表演不僅是台上演出與台下聆賞,反而是一個將台上、台下聯繫在一起的連帶關係。一九六年代,於美國紐約舉行的「烏茲塔克音樂節」(Woodstock Art and Fair),在一連串的不利的環境下—糟糕的天氣、短缺的食物以及骯髒的衛生環境,再加上巨大的與會人數,音樂季達到了難得的和平,雖仍有些許意外發生,但是在「愛與和平」的反戰號召下為觀眾創造了七十二小時的烏托邦幻境,大眾選擇用音樂換取和平,縱使當時的社會情況是如此的糟糕。且如人們所期待的,「烏茲塔克音樂季」滿足了大多數民眾的胃口,整個音樂季充滿著高質量的音樂、眾多的人群、波西米雅風的服飾與行為以及一種奇妙的社會和諧,使得這個在六〇年代舉行的音樂節成為二十世紀最不朽的活動。
 

環保議題 日漸興盛


螢火蟲音樂祭推廣環保(圖片來源/festivalsherpa)

從「烏茲塔克音樂節」(Woodstock Art and Fair)演變至現今,音樂祭雖不再以反戰思想串聯,卻仍可以在許多音樂季中看見其所傳達的理念。美國德拉瓦州舉辦的「螢火蟲音樂季」(Firefly Music Festival)致力於環保議題與永續發展,提供樂迷們購買綠色通行證,以資助減碳計劃團體。美國俄勒岡州的「皮卡森音樂節」(Pickathon Music Festival),則打破了「不使用塑膠杯及販賣瓶裝飲料下,不可能舉辦長達三天的大型音樂季」的迷思,使用鋼杯替代那些用量幾乎已達六萬的塑料一次性容器。除此之外,為了達到永續發展的理念,主辦單位將郊區的農場改造為場館,使得荒廢的農場有了更多運用。近年,為了提倡綠色觀念,有更多的音樂祭以「環保」、「永續經營」號召下舉辦,在歡樂同時,也為環境盡一份力。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當音樂、理念已滿足了觀眾的心理層面,物質層面的供應則是音樂季能不能成功的必要條件。首先,生理需求舉凡洗手間的位置、酒水區的比例分配有如唇寒齒亡般地重要。 一旦洗手間的動線規劃不佳,觀眾便會失序進而影響後續觀看表演的品質;而酒水是助長氣氛的最佳催化劑,勢必得有完善的分配才能將眾多排隊的民眾分散至各區,避免因排隊所帶來的煩躁而引起爭執。同時,販售週邊商品所帶來的商機是非常龐大的,看準樂迷們為了追星會奮不顧身這點,廠商們早已設計一系列的商品,等待樂迷們自動掏出錢來。從服飾、毛巾至紋身貼紙,應有儘有。再者,音樂季為了能繼續舉辦便會為自己建立品牌價值,只要打響了品牌的名聲,一切便如水到渠成,朝聖的民眾一年比一年多,音樂季的嘉賓陣容也會一季比一季龐大,因隨著音樂季將到來的商機無限。
 

音樂季在台灣


貢寮海洋音樂祭,盛況空前(圖片來源/streetvoice)

本國的音樂季之誕生雖是受「烏茲塔克音樂節」(Woodstock Art and Fair)等外來文化影響,但是從七、八年代發展至今,也孕育了不少具本土特色的音樂季。近年所舉辦的音樂季多鼓勵樂團展現自身的獨立性與原創性,期盼創造包容的、冒險的、勇敢的、創意十足而個性鮮明的音樂文化。「貢寮國際海洋音樂季」、墾丁「春天吶喊音樂季」、恆春「春浪音樂節」……等在台舉辦的音樂季,便是結合「獨立音樂」並帶動週邊觀光產業,已是極具知名度的音樂季。如同國外,台灣的音樂季亦成為捧紅歌手的夢想搖籃。蘇打綠、盧廣仲至陳綺貞等人便是從音樂季中發跡,進而受到樂迷的喜愛變成家喻戶曉的明星。

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表示:「春浪來襲,這是屬於華人的怎樣的土壤就有怎樣的音樂,孕育怎樣的城市。」台灣的音樂季規模雖比國外來的小,卻有其獨特的魅力所在。台灣音樂人沈光遠已在二○一三年將「春浪音樂節」由墾丁帶到香港。看見台灣民間滋養的文藝氣息,能由原住民的檳榔文化、咖啡廳的小店文化到劇場文化,還有種種性格的音樂季。盼望能在香港建立像台灣一樣有自己特色的音樂季,除了能帶來表面上的經濟效益,最重要的便是純粹開心、無私分享的共融。
 

音樂就是生活


開唱前的舞台已聚集群眾(照片來源/孔婉寧攝)

音樂季將帶著前人的智慧繼續存在,因音樂已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且隨著時間的遞進,如嘉年華會般的音樂季會產生更多彩多姿的面貌,創意將源源不絕地冒出,吸引更多族群參與同樂,共同挖掘更多實力派的歌手。

記者 孔婉寧
世界很大,不走白不走。夢想是到世界各地衝浪,蒐集各種海的藍。旅居新竹20年,不吃福源花生醬,我,是孔婉寧。
記者 孔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