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台灣漫畫家 韋宗成

訪問台灣漫畫家韋宗成其生平和成為漫畫家的歷程,以及其作品的產生經過哪些心路歷程。

台灣漫畫家 韋宗成

記者 周書賢 報導  2015/09/27

「洪爺伊莉走透透,激凸後宮逍遙遊。若是無法艾噹洛,台泥攪拌便當狗。」──引用自《AV端指》

相信絕大多數的男性在聽到這首詩的時候,臉上都會不約而同地露出微笑,以一首絕句道盡男性於網路上的共同經驗,在諷刺台灣對色情產業看法的同時不失幽默及詼諧。

創造出這首絕句的是已經出版過六部短篇作品和兩部連載作品的漫畫家韋宗成,他的創作涵蓋各式題材從社會諷刺到歷史和少年漫畫,同時又因漫畫中的某些題材與色情相關被稱為「變態魔術師」,亦是網站創意漫畫大亂鬥的站長。在這些稱號背後的是他放在作品中的核心精神「對於台灣的觀察」,他是台灣漫畫家韋宗成。


韋宗成十分有親和力。(圖片來源/周書賢攝)

韋宗成給人的第一印象很難將他與他的作品聯想在一起,相對於作品中各種誇張的表現手法,身著藍白POLO衫親切推薦茶館飲品的他就像是自家附近尋常可見的鄰居,而總是令人帶著想像空間的漫畫家身份也在他的說明中卸下了那種距離感。
 

成為漫畫家的道路

其實韋宗成並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位漫畫家,韋宗成並沒有那種戲劇性的觸發,而在求學過程中他也和普通學生一樣喜歡在作業簿的空白處塗鴉,在上了大學之後,韋宗成為了想把高中時期同學各種好笑的塗鴉漫畫拿出來分享,而創立了創意漫畫大亂鬥的網站,而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韋宗成說自己在大學時期常不務正業不去上課留在宿舍裡畫漫畫,一畫完就在創意漫畫大亂鬥裡和人分享與交流。這股對於漫畫的熱誠在他出社會後仍然持續著,畢業後就開始做工的他,下班回到家後即使已經是身心俱疲,仍會繼續畫漫畫到十二點。

談到這裡韋宗成笑著說,有很多人會說他們要專心畫漫畫,邊工作邊畫會讓他們分心。但其實不然,如果對漫畫夠堅持,下班後的時間,即使只有三小時也能畫漫畫。就這樣韋宗成憑著對漫畫的熱情堅持創作,最後在自己創立的網站上遇到了他現在的老闆韓京岳,並與他在二〇〇九年這個正值政黨輪替和陳水扁案的年代合作,出版了政治諷刺漫畫《馬皇降臨》正式成為了職業漫畫家。

進入了職業漫畫家的生活,日子並沒有像日本週刊漫畫家一樣要過沒日沒夜的生活。韋宗成的一天從早上九點起床開始,十點開始畫圖遇到用餐時間就稍微休息一下,繪圖途中可能會打開電腦上網看PTT和臉書尋找靈感或是單純的摸摸魚,就這樣一路畫到晚上十二點休息。這樣的歷程或許令人感覺平淡,但是透過對這些平淡事物的觀察與思考,讓韋宗成能夠在其中「玩」出精彩的故事。
 

創作心情歷程與作品定位

若是以韋宗成對自己作品的定位來分類的話,可以將他的作品分成兩大類,分別是「代表性作品」的《冥戰錄》和以「娛樂」為核心的其他作品。

以「娛樂」為核心的作品,指的是韋宗成在創作這些作品時,並不只是在娛樂讀者同時也是為自己提供娛樂,換句話說韋宗成是以「玩」的心態創造出這類作品的。什麼叫做「玩」呢?以韋宗成的出道作《馬皇爭霸》來說,玩的就是將台灣的政治議題和港漫《天子傳奇》結合,將我們所熟知的政治人物間的關係重新詮釋,把馬英九和陳水扁化身為馬皇跟扁皇,二〇〇九年發生的政治事件化成兩皇之間的爭鬥,在故事中扁皇是邪惡至極大魔頭,而馬皇則是向魔頭挑戰的勇者,在故事中各種將馬皇抬高身價的過程,就像是當時媒體不斷的將馬英九指為正義之士一般。

除了《馬皇降臨》,另一部二〇一〇年的作品《AV端指》則向社會對色情產業的想法進行反諷,在這部作品裡,有個角色因為成人影片的光碟被母親折斷憤而離家出走,最後母子兩人在談話節目上相遇,兒子向母親詢問為什麼他在外看到的模範家庭可以全家一起和樂融融地看波多野結衣的成人片,而自己卻要被折斷光碟呢?第一眼看到這樣的劇情只會讓人覺得好笑誇張,但是仔細想想,色情產業是我們無法從生活中切割開的一部份,與其全面否定,帶著健康的眼光去看待色情產業以及相關事物,才是正確的選擇。但是台灣社會卻是對色情產業帶著負面和逃避的心態,最近的「波卡」事件更能與此相呼應。

韋宗成不僅「玩」社會議題也「玩」歷史和台灣的縣市,在《跳躍吧!大同萌會》中將民國初年的亂世變成歌唱選秀節目,而參賽者孫文必須過關斬將才能將他的理念宣傳出去,靠著使用可愛的人物來詮釋嚴肅的民國史,替沉悶的歷史帶來活力,或是在《五都爭霸》中將台灣的直轄市擬人化為可愛的小孩子,將各直轄市的特色透過角色的個性和興趣表現出來。

不過身為一個創作者,如果沒有一個能夠代表自己的作品留在讀者心中,似乎不能被稱為成功,而《冥戰錄》的誕生正是為了要成為這樣的作品。《冥戰錄》不僅是一部台灣近年少見的少年漫畫,韋宗成更是要把它畫成一部「台灣」的少年漫畫,但是要怎麼畫出一部講述台灣的漫畫呢?雖然在故事的情節中並沒有提到對於台灣的關懷,但是卻可以在故事中角色的談吐和背景設計裡看到滿滿的台灣味,例如:手上拿的飲料是冬瓜茶、出現在背景的一零一大樓或三峽祖師廟,主角陳柏戎的名字就像是同班同學。在閱讀《冥戰錄》時所產生的親切感,那是源自於讀者和作者之間對於在台灣這塊土地生活的共同體驗,韋宗成將他對於學生及過去的懷念畫入《冥戰錄》之中,將那些回憶再度重現於漫畫裡。
 

台灣漫畫家 韋宗成

而不只是《冥戰錄》,韋宗成所有的作品中,都存在著一股對台灣人的親切感。那是他透過貫徹自己對畫漫畫的信念而成就的特色。想以台灣為主,想將台灣的更多面貌呈現給更多人看,舉凡曾經紅極一時的歌唱選秀節目、每天晚上的政論節目、台灣軍中的荒謬、甚至連台灣人在打開排骨便當時發現便當又縮水時的反應。這些台灣人生活的小片段都被他以細節、主題、背景等方式活在他的漫畫之中。韋宗成不僅是一位在台灣的漫畫家,更是一位描繪台灣的台灣漫畫家。

記者 周書賢
我是周書賢,上完第一堂課後仍堅信自己是不用上喀報的大二而不是大三,會出現在記者群裡一定是某種誤會或神秘力量導致的。
記者 周書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