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手創感動 傳唱人心

愛爾蘭搖滾團體The Script,音樂熱情浪漫,充滿社會關懷,主唱滄桑且靈魂式的唱法,給樂迷無限享受與感動。

手創感動 傳唱人心

記者 許心如 文  2015/09/27

三個來自愛爾蘭都柏林的男孩組成,這個樂團注定不同凡響,他們沒有貝斯手(Bass),歌聲高亢帶點滄桑,旋律熱情動人,歌詞更是渲染人心,一字一句都寫進人們的心中,他們是The Script──手創樂團。


由左至右分別是樂團成員馬克、丹尼及格廉。
(圖片來源/Sony Music

 

裹著熱烈情感的音樂性

愛爾蘭人有著強烈的民族性與愛國情操,爭取民族獨立的同時,發展出的音樂貼近生活,充滿浪漫情懷,滿溢民族文化的歌謠總是充斥整個國境。有人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愛爾蘭那樣,每年舉行那麼多盛況空前的音樂節,首都都柏林更是個歐洲音樂中心,許多懷抱夢想、才華洋溢的音樂人都出身這個熱愛音樂的國家,並成功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發熱,如屹立搖滾樂壇三十年的U2、曲風特別的小紅莓樂團(The Cranberries)以及恩雅(Enya)等。


都柏林的相遇

近幾年愛爾蘭最具代表性的樂團就是The Script,由主唱兼鍵盤手丹尼(Danny O' Donoghue)、吉他手兼合聲馬克(Mark Sheehan)以及鼓手兼合聲格廉(Glen Power)組成。早年丹尼與馬克在都柏林因對音樂的熱愛相識,彼此都對黑人音樂有著濃厚興趣,於一九九六年與另二名成員組成一樂團名為My Town,取得嶄露頭角的機會,但很快便被當時男孩團體的鋒芒掩蓋,然而這次的經驗並非全然是個失敗,因為丹尼與馬克得到了美國知名音樂人的青睞,踏上美國與各製作人合作,尤其在黑人音樂上取得了很大的啟發。


朝夢想前進的啟發

返回都柏林,丹尼及馬克遇上了鼓手格廉,格廉的母親從小鼓勵他學習一技之長,長大後的格廉成為了都柏林最才華洋溢的鼓手之一,與丹尼及馬克激出令人驚豔的化學反應。

主唱丹尼富有穿透力的嗓音及優秀的歌唱技巧,是從小訓練的成果,當其他孩子在踢足球與玩電玩時,丹尼都在演練歌唱,曾說:「如果我割腕的話,流出來的不會是血,而會是音樂和音符。」

吉他手馬克是樂團的另一製作人,同時是樂團的靈魂合聲,唯有他與丹尼配合,The Script的音樂才完整,馬克生長在混亂的社區,偷車、搶劫等犯罪充斥,見證了社會低下階層的苦悶與無奈,作品總是充滿社會關懷與人道反思,鼓勵人們正面向上。

比起淪為強盜,音樂使他們成為更好、更有力量的人。


樂團的現場演唱功力一流,樂迷總是如癡如醉。
(圖片來源/
SAYS


動人旋律包裹真摯歌詞

二〇〇八年仲夏,The Script的首張同名專輯《The Script》問世,除了拿下各大音樂榜冠軍,唱片銷售量也達六十萬張,專輯風格獨特,輕搖滾配上清脆鋼琴聲,同時混搭藍調、靈魂及嘻哈等流行音樂元素,節奏明快,旋律壯闊熱情,歌詞走向關懷社會與情感抒發。

首波主打〈We Cry〉以馬克成長環境為背景,寫出中低階層生活的不公與悲哀,十足反映當今社會問題,搖滾配上嘻哈饒舌,由主唱丹尼充滿能量與滄桑情懷的靈魂式唱腔詮釋,讓這首歌推出即引起極大的迴響;第二波單曲〈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是一首感人的抒情搖滾,節奏輕快,寫癡情男子的守候,歌詞真摯,相當引人共鳴;〈Break Even〉譜的是戀人分離時,心不會碎的剛好兩半,表達相愛程度的不同,受傷的程度也會不同,這首單曲在美國取得相當大的成功,並獲美國唱片業協會(RIAA)頒發白金唱片。


〈we cry〉為社會低下階層發聲。
(影片來源/YouTube)


走向巔峰 再接再勵

第二張專輯《Science & Faith》在兩年後推出,承接第一張專輯的風格,有其獨有「雅痞式」的輕搖滾,詞曲上更加和諧,其創作概念則圍繞著「愛」與「正面能量」,同樣獲獎無數,銷售量節節攀升。

作為第一波主打,〈For The First Time〉寫當時愛爾蘭面臨經濟危機,人們應該面對現實,並且努力堅持下去;〈You Won't Feel A Thing〉道出不論多艱難仍要努力守候重要的的人的決心;與美國知名音樂製作人合作的〈Walk Away〉,在節奏明快的搖滾中加入饒舌以及節奏藍調,配上丹尼優雅的歌聲加以渲染。

創新突破引來挫折

The Script在二零一二年推出第三張專輯《#3》,樂團有更大的野心,音樂上比前二張有更高的層次,除了混和靈魂樂與節奏藍調,還穿插嘻哈饒舌、電子及獨特的鋼琴搖滾,壯麗如聖歌般的編曲,配上丹尼富穿透力的歌聲及洽到剛好的合聲,專輯封面則放上了成員三人的肖像,此時樂團已在全球樂壇已有不容忽視的地位。

〈Hall of Fame〉找來黑眼豆豆(The Black Eyed Peas)團長will.i.am合作,鼓勵人們不論任何夢想,都應努力不懈,並且要相信自己都能成為該領域的「冠軍」;〈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寫分手時將會面臨的六種不同程度的心碎與打擊,情感細膩而真實,是丹尼與女友分手時的真實體驗;〈If You Could See Me Now〉是一首緬懷丹尼早逝雙親的「情」歌,旋律情感真摯而穿透人心,歌詞表達丹尼對於音樂信念的堅持,也透露對雙親的思念與不捨,歌曲MV拍出丹尼極想讓雙親見證現在自己的成就,卻再也沒有機會的無奈與難過。

然而這次The Script並沒有達到預想的成績,雖然專輯銷售及歌曲的迴響度都相當大,但仍與冠軍失之交臂。


《#3》是唯一有放上成員肖像的專輯封面。
(圖片來源/Sony Music)


捲土重來 再攀顛峰

同樣的秋天,二〇一四年The Script懷著決心帶來了第四張專輯《No Sound Without Silence》,整個專輯的編寫曲、製作、填詞都顯得大氣,情感更澎湃,節奏更分明,旋律加入弦樂及鋼琴等混和搖滾,營造出教堂般神聖壯麗的感覺,同時丹尼決定將專輯封面改回原本的圖畫式,並辭去《英國好聲音》選秀節目導師一職,專心製作專輯,他提到:「人們喜歡我們的音樂,但他們不喜歡我們本身,先前不露臉的封面讓我們擁有大量粉絲,並對我們擁有想像空間,現在是該認真回歸音樂本質了。」〈Superheroes〉、〈Man On A Wire〉、〈No Good In Goodbye 〉分別唱出向無名英雄的致敬、對愛情的不確定感及失望,賺人熱淚。

承襲已往的勝利公式,這次「出輯」的確為樂團帶來好成績,但少了讓人為之驚艷的元素,The Script以往有個特性:歌的旋律與欲傳達的情感有著衝突感,不細究歌詞是不知道這首歌的真正情緒。


〈Superheroes〉向無名英雄致敬。(影片來源/YouTube)

這次的「中規中矩」贏了面子,但在音樂上卻稍嫌可惜。

The Script被譽為新世代愛爾蘭天團接班人,出道六年就發四張專輯,足見他們努力的決心,乘載著愛爾蘭人激情的民族性,同時如前輩們(U2等)都在歌詞中透露社會關懷,比起一般歐美流行音樂,他們歌曲是非常「言之有物」的,在未來的突破更是值得期待。

記者 許心如
嗨大家,我是許心如,來自台灣南部,小時候就在田裡玩耍長大。我的身體住著兩個人,一個充滿了天馬行空的想像,另一個是個行動現實派,他們不時會吵架,我就從他們爭吵的過程裡找出盡量看似正確的答案,努力尋找地對自己最適合的道路。我喜歡書、咖啡、還有狗,書與咖啡給人帶來平靜,狗狗們好可愛><還有他們讓我看到最真摯的忠誠。
記者 許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