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復古女伶 歌頌人生

復古女伶拉娜德芮(Lana Del Rey)用滄桑又具有故事性的嗓音,唱出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

復古女伶 歌頌人生

記者 翁世樺 文  2015/09/27

如果說拉娜德芮(Lana Del Rey)慵懶低沉的嗓音是她成名的原因,倒不如說是她那鮮明的個人風格總是輕易地吸走人們的目光。一如她的歌詞與旋律,優美詩意又帶點放縱瘋狂,讓人不禁一頭栽入其中。《Born to Die》這張專輯的同名主打歌所描述的情景:

"Let me kiss you hard in the pouring rain,
You like your girls insane,
Choose your last words,
This is the last time,
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 "

在滂沱大雨下熱吻,唯美的背景之下,卻又提醒人們要慎選自己的遺言,因為死亡將至,浪漫又衝突的畫面營造,充滿了神祕與哲思。

《Born to Die》專輯封面照片。(圖片來源:http://lanadelrey.com/)
 

一舉成名 持續發燒的好聲音

二〇一一年的〈Video Game〉這首單曲是促使拉娜德芮成名的關鍵,填詞作曲至音樂錄影帶的剪輯製作都由她親手操刀,尤其是音樂錄影帶特別的呈現方式,由許多自己拍攝的影片串接而成,穿插過去的卡通片段,畫質有些模糊不清卻塑造了獨特的風韻,迷幻懷舊的復古風格,不僅襯托出歌詞的意境,也嶄露了拉娜德芮難以被埋沒的才華,讓出道六年的她在一夕間打入主流音樂市場,並逐漸站穩腳步。

隔年,拉娜德芮挾著仍未退燒的高人氣,發行了第二張個人專輯《Born to Die》,再創成就巔峰,並獲得英國金榜的冠軍。能攻佔英國最具權威的排行榜,拉娜德芮的確有她獨特的魅力所在。拉娜德芮曾說,這張專輯是表達自己對真愛的尊崇並向狂野的生活致敬。

在這張專輯裡的同名歌曲〈Born to Die〉,歌詞背後寫的是拉娜德芮年輕時曾酒精成癮的過往,在那段被她稱為發生在自己身上最糟的事的時光裡,她體驗了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看見了自己的最黑暗的那一面,也成為了之後創作的靈感來源之一。如同這首歌的曲調,有時高亢有時低迴萎靡,走過人生的低潮以及輕狂歲月,看透人因死而生,又因生而死,轟轟烈烈地談場戀愛,毫不保留的付出,或許才是拉娜德芮所追求的,正如歌名〈Born to Die〉,中文譯為死而生,看似有點負面悲觀,卻又充分地凸顯了她那神秘而冷豔的氣質。


〈Born to Die〉音樂錄影帶中強烈而震撼的視覺效果,充分呼應了歌名。
(影片來源:Youtube)
 

電影主題曲 再上層樓

繼《Born to Die》後,拉娜德芮靠著電影【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主題曲〈Young and Beautiful〉,再次打動聽眾的心。這首單曲是由她和電影導演兼製作人巴茲魯赫曼(Baz Luhrmann)一起創作,壯麗雄偉的曲調,配上拉娜德芮富含磁性的歌聲,一字一句緩慢地傾訴,替觀眾娓娓道來這悲劇性的傳奇故事,沉浸在音樂與劇情交融的情緒裡,電影與歌曲絕佳的相輔相成讓觀眾同時也成為了聽眾,更獲得葛萊美獎最佳影視媒體作品歌曲的提名。

這次成功的合作,讓拉娜德芮的知名度再次大開,2014年上映的電影【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由女主角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直接指名演唱,重新詮釋迪士尼經典童話睡美人的主題曲〈Once Upon A Dream〉,營造詭譎黑暗的氛圍,原本甜蜜的歌詞經由拉娜德芮的喉嚨震盪出截然不同的嶄新風格,也完美呼應了這部改編自浪漫童話故事的電影所希望展現的翻轉印象。二〇一四年底,拉娜德芮再為鬼才導演提姆波頓(Tim Burton)所執導的電影【大眼睛】(Big Eyes)創作了兩首歌曲,分別為〈Big Eyes〉跟〈I Can Fly〉。

拉娜德芮獨樹一幟的演唱風格吸引了媒體產業的注意力,也開創了屬於自己的聽眾群。電影配樂將她的音樂市場拓展許多,因為拉娜德芮充滿故事性的嗓子總是可以切合電影當下的畫面,並掌控畫面所要傳達的情緒與氣氛,恰到好處的力道讓電影的呈現更加圓滿完整。


〈Young and Beautiful〉為劇情堆疊出複雜細膩的情緒。(影片來源:Youtube)
 

面對負評 依舊走出自我

然而歌手之路,並不總是順遂而平穩。拉娜德芮因單曲〈Video Game〉走紅後,受邀到美國知名綜藝節目【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演唱這首歌,不過在節目播出後,嚴厲的指責席捲而來,被NBC新聞主播布萊恩威廉斯(Brian Williams)批評是週六夜現場有史以來最糟的演出,演員兼歌手的朱麗葉特劉易斯(Juliette Lewis)甚至形容她「就像一個在自己的房間假扮歌星唱歌的十二歲小女孩」。

這一波波毒辣無情的負評,並沒有動搖拉娜德芮對音樂及歌唱的熱愛與堅持,就像她每一首歌,歌詞中蘊含著這麼多對於人生細膩的省思與紀錄;每一個音調的起伏都是她對生活的形容與體悟,一首歌就如同生命中一段不可抹滅的回憶寫照,不管是好是壞,都值得留下。
 

歌如人生

有人將她與同樣屬於低音域的愛黛兒(Adele)相比;有人說她的慵懶迷離與已故的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有些許神似;更有人說她與個人風格及裝扮都具強烈特色的帕洛瑪費斯(Paloma Faith)有同樣的味道,其實拉娜德芮只是專心地在做自己,無暇理會外界的輿論與看法。


總是嚴肅居多的拉娜德芮。
(圖片來源:http://lanadelrey.com/)

拉娜德芮在自己官網上的每張照片,都是板著臉孔,冰冷的眼神與嘴角不帶一絲笑意,但仔細咀嚼她的歌曲文字,其實不難發現在這冷若冰霜的外表下,藏著一副熱情奔放的靈魂,過去生活的風風雨雨將她的思想變得蒼老而成熟,即便如此,她依舊擁有少女般的浪漫情懷,她嚮往徹底的自由,也渴望天翻地覆的純粹愛情,就如同她的歌曲幾乎都是沉重而緩慢的步調,沒有嘶吼也找不到一點輕快,但字裡行間隱隱約約透露她對生命直白而坦誠的期待與希冀。單純地用自己的聲音,隨著似有若無的簡單旋律,低低地吟出獨一無二的拉娜德芮。在這看似沉悶哀傷的曲風裡,她精巧地將自己的人生也編織進去了,每一次的演唱都是靈魂的狂野解放。無關乎大眾口味,更不願意譁眾取寵,她只想認真地走自己想走的路。

記者 翁世樺
南崁人,喜歡吃中壢的牛肉麵 最想過簡單充實的生活 有時候很享受一個人的安靜閒適 有時候很嚮往熱鬧歡騰的朋友相聚 但願有一天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態度          
記者 翁世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