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影子寫手 掌聲背後的謊言

內容講述文壇女王和菜鳥助理,兩個女性在道德與利益衝突下,如何從中找到平衡。

影子寫手 掌聲背後的謊言

記者 黃美恩 文  2015/09/27

剖析人性的日劇【影子寫手】(ゴーストライター),取材自二〇一四年二月爆發的有「日本貝多芬」美譽的佐村河內守(さむらごうち まもる)作品捉刀事件。內容講述文壇女王和菜鳥助理,兩個女性在道德與利益衝突下,如何從中找到平衡,遇到寫作瓶頸的暢銷作家遠野理紗(遠野 リサ),利用仰慕她並懷抱小說家夢想的助理川原由樹代筆出書的過程。


遇到寫作瓶頸的暢銷作家遠野理紗,利用仰慕她並懷抱小說家夢想的助理
川原由樹代筆出書。(圖片來源/《劍心回憶》)
 

愛情與自我實現

待在東京一年孵小說,原本答應未婚夫要回鄉下結婚的由樹,陰錯陽差成為知名作家理紗的助手。原本高不可攀的遠野老師居然讓她寫大綱,甚至後來代筆寫多部小說,並拍攝成電影。未婚夫因她未入選小說新人獎而否定她有潛力;遠野卻鼓勵她掌握人生的方向盤,不要安於坐副駕駛座。這番話不禁讓川原動搖,再加上總編輯神崎雄司以幫她出書為餌,讓川原甘願成為老師背後的影子。

遠野理紗既是駿峰社台柱,又是神崎的親密愛人,他們之間的感情不只是互相利用的關係。當遠野寫不出東西或不如意時,神崎則適時出現鼓勵並且充當「慰安夫」。默默守候遠野的秘書田蒲美鈴被辭退時不只是為了失去工作而恐慌,更為了報復她認為的罪魁禍首川原而誤殺主子,情緒崩潰住院療養;她對遠野不只是盡忠職守,更有超乎家人的愛在裏頭。
 

親情與自我認同

【影子寫手】很大的一部分在描寫遠野理紗與母親遠野元子間的感情糾葛。即使被世人稱為文壇女王得到各界的掌聲,但遠野理紗最需要的其實是母親一人的認同。從小被壓抑、被控制,母親用各式各樣的方式操控遠野理紗的人生,本應是她最痛恨的行為,卻在潛移默化下,遠野也用同樣的手段使川原留在她身邊。

劇中利用穿插遠野理紗成長過程的片段,表現出與母親的緊張關係。但除了以遠野元子看《罪與罰》的原文書顯示其有一定的知識水平外,並未提及她的職業或背景,讓人不解她為何會對遠野理紗有這麼強烈的控制慾與百般貶低,是編劇交代稍嫌不足之處。

雖然對於母親有這麼多的憎恨與不滿,遠野理紗自己也並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沒有我,你什麼也不是。」當年母親令理紗深惡痛絕的話,她竟然也對原野大樹脫口而出。她忘記自己投入小說工作的初衷,就是要給兒子更多的陪伴;但是暢銷作家的光環,讓她像跑滾輪的倉鼠疲於奔命,反而與兒子的關係疏離甚至敵對。雖然最後大樹也找到自己的方向,投稿駿峰社新人獎,但他跟理紗之間的關係是如何修補的,在劇末僅以兩個場景帶過,使這個角色直到最後都有一種未發揮得淋漓盡致的遺憾。
 

利字當頭 無公平正義

「我們是共犯吧?」被理紗洗腦的由樹,以為自己可以一直扮演「遠野理紗」,誰知對方竟然擅自決定遊戲終止。原本理紗想在電影發表會優雅地公布引退的消息,由樹突然的出現,搶走麥克風說出驚人的代筆內幕,事後不但沒有讓真相大白,甚至沒有一家媒體報導,完美的被黑布掩蓋,讓觀眾一窺出版界的黑暗面。

駿峰社編輯小田颯人是最早發現由樹寫作才華的人,但無奈沒有權限發行自己想要出版的書。電影發表會後小田對由樹伸出援手,並且為她找到網路新聞發聲,以為正義可以得到伸張。但是財大勢大的出版社直接與理紗聯手控告由樹,最終由於理紗在法庭上做不實的指控,由樹當場昏厥形同默認其精神異常而讓情勢大逆轉。

這樣的劇情非常粗糙也不合情理法。只是想凸顯小老百姓無力對抗大財團的窘況。在法院敗訴、網路霸凌、遭人指指點點甚至央及親友,種種的不堪都不能打擊由樹內心強大的寫作慾望,這真的不太符合人性,或許也是由樹無路可退的極致表現。

在理紗承認借代筆之手後,原本說要封殺由樹的總編輯神崎馬上改版所有的小說封面,藉由話題熱度衝銷售量。在這部戲裡的消費者,好像完全沒有鑑賞能力,只重視花邊新聞,不在乎小說的實質內容。但在現實生活中亦是如此,被大量的資訊充斥、模糊焦點,如何培養媒體識讀的能力,是現代公民每個人必修的功課。
 

見風轉舵 時勢造英雄

同樣以代筆作家為題材的,還有由同名驚悚小說改編的【獵殺幽靈寫手】(The Ghost
Writer)
,因為背景龐雜牽涉到政治,代筆成為故事的出發點而不太注重角色內心的情感波動。【影子寫手】相較之下單純的故事背景,反而能讓觀眾去同理角色的立場,更能深入的感受這個題材的特別之處。

因為代筆成為話題人物,神崎順勢幫由樹將代筆的作品更換封面重新出版,她提出獨到的見解:「能在萬眾矚目中發揮自己的實力,才是專業的作家。」此刻的由樹變成轉輪上的倉鼠,孜孜不倦地寫作來維繫老不容易得到出頭天的地位,卻仍擺脫不掉「前代筆寫手」的標籤,靈感不再的魔咒終於降臨。

寫作對於理紗是情感宣洩的出口,因為痛苦所以不得不寫作。但由樹只是純粹的享受寫作帶來的快樂,這是兩人最不同的地方。當由樹因為過多的期盼,壓力太大而無法提筆時,理紗卻因為不再需要創作而文思泉湧。但由樹並沒有接受理紗的提議,把她的名字加在理紗撰寫的稿件上,或許是編劇要挽回一開始理紗犯的錯誤,而做出符合公平正義的決定。

記者 黃美恩
忽冷忽熱的水瓶座,偶爾當當孤高自賞的北極熊;偶爾變身為活潑好動的南極企鵝。 不願妥協於黑與白的現實,只好暢游在幻想邊界的假美人魚。  
記者 黃美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