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期

關於愛情的加密遊戲

【模仿遊戲】,為艾倫圖靈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傳記電影,並且由愛情的觀點去切入,剖析整部電影。

關於愛情的加密遊戲

記者 吳偉立 文  2015/10/04

倫圖靈(Alan Turing),英國歷史上著名的數學家、邏輯學家、現代電腦科學之父,藉由破譯德軍密碼,成為二次大戰一大功臣。科學方面成就不論,圖靈還是世界級的馬拉松選手,然而最後,精彩的人生在自行咬下一口含有氰化物的蘋果之後,走向盡頭。


圖靈正在構思現在電腦的雛型「圖靈機」。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天才學者 悲劇人生

【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為艾倫圖靈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傳記電影。如同圖靈的人生就像一道謎題,整部電影也彷彿一個巨大謎團。特別的點在於,編劇在電影的一半就已經透露了謎題的「解答」,卻讓觀眾不知曉其「題目」。導演利用了非常錯綜複雜的時間軸來敘述這個故事,短短兩小時的電影,就深深地刻劃出這位天才學者的偉大成就,同時一步一步拼湊出他難以捉摸的封閉心靈。

縱觀圖靈的人生,他促使電腦模仿人腦的時代正式開啟,而他自身卻始終無法成功模仿正常人。在電影中,他幾乎與他所創造的那部「擁有思考能力的機器」畫上等號。對於話語只能呆板的解讀,甚至患有輕微強迫症,執意將不同顏色的食物分開;同時,他也幾乎沒有社交能力,只能笨拙的將蘋果塞給工作夥伴,並且如同機器般地「說」笑話,孤獨的他只能努力模仿正常人的理想形象,隱藏住真實的自己。
 

愛情是解不開的密碼

【模仿遊戲】從故事的序幕,觀眾就已經看出端倪,圖靈最後因同性傾向被迫害、定罪,這些觀眾從一開始就知道了,那麼,真正的謎題到底是甚麼?


圖靈遭政府定罪,必須注射賀爾蒙化學閹割,心靈孤獨而瀕臨崩潰。
(圖片來源/MPlus+

少年時期的圖靈深愛著摯友克里斯多福(Christopher),用兩人一起開發出來的密碼,工整地寫下「我愛你」之後,正打算交出告白紙條時,才得知深愛的那個人病逝的消息。首先,圖靈並不知道為何克里斯多福會對他撒謊,早已知道自身已經瀕臨結核病末期,卻仍然告訴圖靈「親愛的朋友,我們兩周後見。」再者,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對校長說謊,顫抖地否認著自己與克里斯多福深厚的感情。

圖靈的愛情,才是【模仿遊戲】故事背後最大的謎題,同時也是觀眾最大的難題。試想一種感情,告白時必須用密碼寫下,在離別時只能選擇顫抖著否認,那是何等的痛苦?在大環境的壓迫下,特殊的人只能選擇封閉並且隱藏自己,兒時的圖靈那對校長否認時顫抖的雙唇、泛紅的眼眶,以及急促的呼吸,似乎就像對整個社會發出最淒厲的咆哮,或者說因為整個社會迫害而崩潰的心靈破碎聲響。

總的來說,【模仿遊戲】的中心思想在於,不該因為社會既定的價值觀而否認他人的價值,好比同性性向,好比怪異封閉的性格,這都是圖靈「不正常」的特質,而觀眾該學習的是去欣賞每個人的偉大不凡,而非批評定罪他人的「不正常」。就好像克里斯多福曾經這樣對少年時的圖靈這麼說:「有時候,被世人遺棄的人,才能成就讓人想像不到的大事。」這是貫穿整部電影的核心價值,同時也是圖靈偉大成就背後的最大動力。

人跟人之間的差異性,常常因為思想的不同而得到相異的對待,而這句話,無非是對社會給予人類價值的既定印象最猛烈的反擊。人們排斥異己,否定跟自己有所差異的人,這也同時間接扼殺了許多偉大成就的出現,更何況,這差異性來自「愛」,這個人類與生俱來最純粹的情感。成年後的圖靈,被英國政府迫害,因同性性向而被裁定有罪最終自殺,這無疑是當時無法言明的傷痛。


圖靈少年時期的初戀,但最終以悲劇收場。
(圖片來源/
MPlus+
 

加密使愛情不再美麗

愛情不論以何種形式出現,不論對人們產生好的或壞的影響,都是美麗的。

一三年底,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決定赦免這位在歷史上貢獻良多的天才,同時由他的家人向英國政府發起請願,要求將當時同樣和圖靈因同性戀獲罪者赦免。時代變遷,半個世紀過去了,即使以圖靈非凡的智力,也絕對料想不到他隱藏一輩子的罪惡,如今再也不是禁忌,而是可以公開的、正面的去爭取的權力。

擁有如此卓越智力的圖靈,年少時有此一句話:「當人們說話時,他們總是另有意思,而你卻要猜測他們的真正用意,但是我永遠猜不出來。」對他而言,人們話語中的真正意涵,遠比艱澀的密碼難上許多。性向造成他的孤獨,而孤獨化為封閉麻木的心靈,圖靈不了解同儕對他的暴力行為,更不了解社會對他的孤立和排擠。或許相較於實體化的字母或純粹的數字,這些都是世界上更難解的謎題。

有多少人就像圖靈一樣,得加密自己的情感,迴避每一個眼神,對於暴力與偏見學會麻木?近幾年來的同志運動,促使同性戀者的能見度增加,人們不再以多數的觀感去歧視「性少數」,大眾學會尊重與了解多元性向的人們,但仍然有部分人反對同性戀者的存在。他們覺得同性戀者「不自然」,認為同性婚姻會破壞既定的社會秩序,剝奪同性戀者「愛」的權力,更甚者,人們大多處於隱性歧視的狀態,學會社會化的禮貌,不出聲反對但仍有偏見,歧視但不高調自己的立場。例如從日常的言語中,當男人較為陰柔,會有人辱罵他為同性戀,當女人較為剛強,也會有人嘲笑她為同性戀,無意間不停散布著責難以及偏見,而這些,大概會使愛情化為世界上最不公平最醜陋的事物了。

愛情,是每個人內心最美麗的情感,多了歧視與偏見,就彷彿套上了一層密碼,掩蓋住了亮麗的柔光,多了一份罪惡和不公,而真正的愛情,本該是美麗的「彩虹色」。


象徵同志運動精神的彩虹旗。
(圖片來源/Benson Kua攝)

記者 吳偉立
大家好,我叫Willy 請不要叫我的中文名字,因為我會覺得很奇怪 小眼睛,短腿,興趣是跳舞,Locking n Party 個性非常的衝動,自認為永遠是這個社會正義的那一方(?) 希望大家在我們文字裡有看到我的想法,我的人生 以及我對每件事物的解讀 PEACE & LOVE  
記者 吳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