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期

情牽半世紀 永恆的愛

「遲來的守護者」由真實故事改編,其中關於宗教、道德、原諒與信仰發人深省。

情牽半世紀 永恆的愛

記者 許雅筑 文  2015/10/11

一個道不盡的苦衷,一個埋藏了五十年的秘密,【遲來的守護者】(Philomena)改編自真人真事,由曾在多部【007】系列電影中飾演經典角色「M夫人」的茱蒂丹契(Judi Dench)飾演菲洛米娜(Philomena),曾演過【梅西的世界】(What Maisie Knew)裡父親角色的史蒂夫庫根(Steve Coogan)飾演記者馬汀西克史密斯(Martin Sixsmith)。敘述著一名母親年少時因未婚懷孕,孩子被迫交由他人領養,多年來深受內心的譴責與煎熬,直到五十年後才鼓起勇氣尋求外界協助。

南轅北轍性格 巧妙搭檔 

「我犯下罪衍,所以我把它藏起來。但我又想,把它藏起來本身也是一種罪,因為我對每個人都說了謊。」菲洛米娜的一席話讓這埋藏了近半世紀的秘密有了一線曙光。

由茱蒂丹契飾演的菲洛米娜(Philomena),有別於過去常扮演的知性、霸氣女性,這次詮釋了一個天真質樸有著虔誠信仰的老奶奶。命運搓合下,她碰巧結識了馬汀,一名前BBC(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英國廣播公司)特派員,因政府關係處理不佳成了代罪羔羊,被迫辭去布萊爾政府的公關室主任一職。

然而開啟了尋親之旅,朝同個方向前進,彼此心繫所念的卻不相同。兩人的背景南轅北轍,牛津大學畢業自恃見多識廣的馬汀,在官場上打滾多年,看盡人情冷暖;對比菲洛米娜的信仰虔誠,總是寬以待人且不吝於讚美他人,常能從生活小事中汲取快樂的泉源。編劇利用這兩個極端社經地位的人,呈現的不只是逗趣的生活習慣差異,更是諸多對於社會文化、人際關係和宗教信仰的對比探討。

其中無神論的馬汀,對於菲洛米娜老是將未婚生子當成今生莫大的原罪,深深不以為然,尤其是諸多宗教論述更是讓他嗤之以鼻,然而透過這兩個鮮明的人物,讓觀眾更能體會之間情感的巧妙對比與落差。


菲洛米娜與馬汀分享通俗愛情小說,而馬汀的表情總是會
帶點不以為意。(圖片來源/世界電影
 

僵化教條 時代下的原罪 

在一九五○年代民風保守的愛爾蘭,篤信天主教的愛爾蘭人,認為在家庭配偶外的「性」是可恥的罪孽,因此將婚前性行為視為不能被接受的重罪。而年少的菲洛米娜為了一時的歡愉偷嚐禁果後,未婚下懷孕更是受到強力地苛責,甚至因為給家族帶來蒙羞,被迫與其他未婚懷孕少女住進修道院裡,為自己墮落的罪名負責。

然而修女們私自將孩子以一百英鎊賣給美國富豪領養以中飽私囊,領養資料意外燒毀卻徒留當時同意放棄孩子的契約,甚至從中作梗隱匿實情讓母子兩人天人永隔。教會眼裡這些都是贖罪的行為,但是剝奪母子親權就是當時上帝所樂見的而不是罪惡嗎?


菲洛米娜每天無償勞役後,僅有短短一小時可以與孩子見面
(圖片來源/
17movie

與【遲來的守護者】同樣論及修道院議題的【瑪德琳姊妹】(The Magdalene Sisters),敘述了一九六○年代四個愛爾蘭女孩在「瑪德琳洗衣工廠」的悲慘命運,一間由天主教會管理的機構,並收容了許多因未婚生子或被強暴而送去接受「再教育」的年輕女子。美其名為再教育,事實上則是在洗衣房洗衣充當免費勞工藉以贖罪。相較於【遲來的守護者】透過尋子的過程,部分揭露神權庇護下民風保守的修道院劣行,而電影【瑪德琳姊妹】導演更是毫無保留地完整呈現出當時愛爾蘭瑪德蓮修道院的殘酷虐帶行徑,被囚禁、遭打罵過著如奴隸般的生活只為了所謂的「贖罪」。劇中人物雖然為虛構,但神職人員的專橫與敗壞,也真實地揭開當時愛爾蘭修道院的黑幕。

宗教的目的,強化了個人信念,朝向良善發展,然而某些解釋者或掌權者常會去扭曲教條,擴張或選擇性地解釋,訂定出一些制式僵化的規範,像是對墮胎、外遇出軌、同志婚姻及婚姻離異等,各個宗教在教義上往往有不同立場及規範,孰是孰非的爭論也屢見不鮮。宗教告訴我們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甚麼是罪與罰,這樣的霸道反而讓自己成了加害者。但有時候,它帶給信仰者正面的生命力量,又是那麼不可質疑。

梵蒂岡過去一直將墮胎行為視為嚴重的罪過,不過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今年九月時開先例表示,所有神父將可以在慈悲禧年(jubilee of mercy)中對願意懺悔的墮胎女性,赦免其罪過。教義固然重要,然而掌權者的處理方式似乎顯得更為重要,方濟各以往在多個道德議題上,因寬容態度而獨樹一格,例如在同性議題上,他曾表明不接受同性性行為,但也表示不應該排擠同性戀者,希望能幫助他們融入社會,而這次他也指出「有些人因為膚淺認知而經歷墮胎的悲劇,但許多人,相信她們別無選擇。」這也是教宗讓教會更開放與更具包容性的新作為。
 

真人真事二度改編 電影與原著

菲洛米娜的真實故事被改編過兩次,第一次是小說,第二次則是電影。兩次的改編,以完全不同的角度切入,導演史帝芬.佛瑞爾(Stephen Frears)斯繼【黛妃與女皇】(The Qween)後再度推出了【遲來的守護者】這部力作,電影加重了小說作者馬汀的角色,以他帶領著菲洛米娜越洋尋兒的過程為主線切入,而尋子過程中不時會穿插兒子昔日的錄影畫面,雖然應為導演刻意安排營造,卻使得電影時序及邏輯稍嫌錯亂;而小說則是著重在菲洛米娜與兒子安東尼(Anthony)的故事,用年代分章節,把男孩麥克(Mark,安東尼領養後改名)從愛爾蘭修道院到世界強權美國的生命歷程完整呈現,其中也道盡了一名男子在性向及自我認同中的掙扎與成長,面對被母親拋棄時的不信任感,以及當時對同志及愛滋的不友善,往往讓他飽受煎熬。

兩種根據事實改編,兩種不同的敘事方式。經過兩次的加工,電影或多或少摻雜了些虛構的成分,不論是在加深人物之間情感的對比或是是否將惡行公諸於世的掙扎,然而最重要的仍是讓觀眾能進入故事進而有所體會。


遲來的守護者書籍電影書衣版(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原諒與寬恕 是最好的救贖

繞了一大圈,知道實情後的馬汀來到了修道院找修女理論,言辭中充滿了不諒解,對於隱瞞實情與欺騙更是義憤填膺,然而菲洛米娜對修女說的一句「我原諒你,是因為我不想要繼續憤怒,不想怨恨誰。怨恨誰想必很累吧!」便道盡了一切,因為只有放下才能走向未來,過去的一切都已發生,倘若此時再來苛責或怨懟,對彼此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二度傷害。菲洛米娜沒有因為宗教背棄她而改變她的信仰價值,而是繼續虔誠地度過大半輩子,透過尋找兒子的過程中也找到面對自己的勇氣,「不應有恨」、「信仰無罪,錯在人為。」或許就是菲洛米娜這坎坷一生中的最佳註解,畢竟能得到愛子的思念才是她最大的欣慰。


電影裡與現實中的馬汀和費洛米娜(圖片來源/pixnet.net

記者 許雅筑
一個努力突破自己極限的女孩, 即便一路上碰壁多次,仍告訴自己, 不要怕吃苦,每個挫折都是化了妝的祝福。 我是許雅筑,或許不是那個最好的人, 但一定會努力成為最好的我。 希望每個你們都能在這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記者 許雅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