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期

傳奇榮耀 對正義的反思

電影【美國狙擊手】透過傳奇狙擊手的人生故事,對美國式正義做了完美的宣傳,但正義並不如想像單純膚淺。

傳奇榮耀 對正義的反思

記者 吳和謙 文  2015/10/11

電影【美國狙擊手】(American Sniper)描述一名三十歲男子克里斯凱爾(Chris Kyle),自願從軍並成為傳奇狙擊手的人生故事。除了戰爭場面外,電影也試圖刻劃出主角在職責與良心、國家與親情上的種種兩難,並對無情的戰火作出譴責與反思。
 

狙擊鏡下的實效主義難題

「如果殺害一個人,可以拯救許多人,你做不做?」這是主角克里斯·凱爾(以下簡稱凱爾)每天出征時都會面臨到的困境。身為一名狙擊手,職責就是必須在制高點以狙擊槍掩護隊友,消滅所有可能的威脅。故事的一開始,凱爾發現了一對母子,正在偷偷接近其隊友。職責與良心的兩難馬上籠罩在凱爾心頭上,是該狙殺這對母子以免除隊友可能遇到的威脅?還是要放過他們,而不違背自己的良心?

然而,這部電影很完美地模糊掉了這個難題的存在價值。在本劇中,被凱爾所狙殺的人,都是持有武器的恐怖份子,就連故事一開始的那對母子,也被設定為持有炸彈的危險角色。也就是說,故事將戰區的人以二分法歸類,即「非敵即友」,來避免這個難題的設定疑點。事實上,沒有人能夠確定「人命」的效益是多少,本劇卻將狙殺他人,塑造成一種必要且值得的義舉。


本劇拍攝許多凱爾成功消滅威脅的情形,卻沒有出現其錯殺無辜的任何一次畫面。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實效主義」就是以追求更大的善,作為人們採取行動時的依歸。而主角凱爾的價值觀,也深受這種實效主義所控制。片中有一幕,凱爾的隊友發出感嘆,表示「我希望我們在這裡(戰場)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凱爾馬上回答說:「難道你希望恐怖份子跑到聖地牙哥或是紐約來嗎?」這種先發制人,將侵略他國的行動作為手段,以避免自身可能遭遇到的威脅,其實是非常值得探討的。

發動戰爭與扣下扳機的抉擇,其實都指向相同問題,「人命該被做為衡量效益的基準嗎?」不過,這個問題充滿了人的道德情感傾向,與先決條件的限制。劇中凱爾的種種狙擊行為,已被劇情的設定所控制,因為「不是敵死,就是我亡」這個前提,所以可能很少人會去反對他。反觀美國的侵略行動,則受到較多的道德爭議。美國憑什麼主張,去攻打西亞國家、妨害他們的生計,就一定能夠換來更多人的安全?更何況,國安機密與情報都被掌握在美國手中,因此黑箱爭議不斷。
 

國族榮耀 部落式的正義

在劇中,主角凱爾憑藉其狙擊技術屢屢建功,常被隊友稱為傳奇、國人稱為英雄。相反的,凱爾這個名字在西亞地區臭名遠播,甚至有人提供十八萬美金,以懸賞他的人頭。然而,主角並未因此懼怕,在升等為上士之後,反而深入虎穴執行更艱難的任務。當凱爾殺越多人,國內聲望就越高,相反的憎恨他的西亞人也就越多。簡單來說,所謂的榮耀僅僅是屬於凱爾與美國人的,並不具有普世價值。而這份虛榮卻讓凱爾越陷越深,不僅讓更多隊友因此傷亡,也讓他功成身退的日子更加遙遙無期。

在某一次的任務中,凱爾的隊友馬克陣亡,卻留下了一封信。馬克的母親在喪禮上轉述:「有些人追逐榮耀,其他人則無意間成就榮耀。無論如何,獲得讚賞,總令人備感光榮。問題是當榮耀退去,變成另有所圖的聖戰,或師出無名的侵略,完全吞噬了你我。我見識了戰爭。我見識了死亡。」導演藉由士兵之口,表達了對戰火的譴責。的確,榮耀是一時的,人若不能看清榮耀背後的價值,就會被他人所控制,甚至喪失其他更有價值的事物。主角凱爾正是陷入了國族榮耀的泥沼當中,不僅成為美國軍隊的殺人利器,更喪失了陪伴妻子與兒女成長的光陰。


長期遠征在外的凱爾,只能透過手機和家人聯絡。(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簡單來說,國族榮耀實乃部落式的正義。國族榮耀並不具有普世性,只有該國、該民族能夠感受得到。而國族榮耀的實踐,可能會侵害到其他國家、民族的權益與生存。就像古代一樣,各部落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必須對外競爭或侵略。而能在競爭或侵略中貢獻越多的,就會得到整個部落的讚賞,反之成為其他部落眼中的大患。
 

正義的價值與省思

正義是一種超脫眾人之外的理想,一個試著以站在上帝的角度分配世人資源的行為。然而,正義終究是人所定義與實踐的,人終究是屬於某個團體中的成員,會有一定程度的偏私。而一個人要能夠脫穎而出,成為一個正義的仲裁者之前,需要的就是其團體對他的支持。因此,假如他真的是一個堅持普世正義的無私之人,那麼他可能在在團體裡面出頭的機會都沒有,完全沒有機會為世界主持正義。試想一個市長的競選政見,若主張限縮自己的預算與補助,讓其他的較落後的縣市得到更多經費,那麼當選的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

而本片正是典型的「美國式正義」代表。劇中與美國為敵者,都面臨到了美軍不計代價的追擊,塑造出「邪不勝正」的意識形態。而美國便是代表那正義的一方,凡是與美國為敵,就是與邪惡為伍,終將遭到撲滅。許多主打美國式正義的電影,都在國內收到相當亮眼的成績與票房。像是二○一二年的電影【亞果出任務】(Argo)就以醜化伊朗人,強化美國正義色彩作為訴求,在北美獲得佳績。與本片相同的是,其票房成績均在北美地區有相當高的比例。可見美國式正義的電影,相當容易獲得當地人的青睞,是票房的特效藥。

或許正義早已淪落為一種策略,許多人為了利益或權力,將之視為宣傳的口號或是手段。而「榮耀」、「傳奇」等字眼便是其控制他人的一種方法,使人陷入泥沼,無法自拔。

記者 吳和謙
我是吳和謙,來自台北。最大的興趣就是唱歌和桌球,因為這也是種展現自我能量與抒發壓力的優質管道。閒暇時喜歡看書或聽音樂,暫時擺脫世俗的紛擾。
記者 吳和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