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期

東南亞文化 在臺落地生根

在臺灣的外籍人士有八成來自東南亞國家,而他們的文化也逐漸在臺灣落地生根。

東南亞文化 在臺落地生根

記者 麻愷晅 文  2015/10/11

過去,臺灣已屬於移民社會,從早期的閩粵,到戰後的國民政府,不同的族群在臺灣匯聚成一條文化長河;而如今,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各國人民來臺工作、成家。根據內政部統計,去年底在臺外籍人士(不含大陸人士)共達八十萬一千人,而其中有八成來自東南亞國家。隨著移民人數的增加,東南亞國家的文化也逐漸在臺灣落地生根。
 

文化差異 克服歧視

臺灣人崇拜歐美國家、熱愛日韓文化,對於東南亞文化卻帶有偏見。大眾普遍認為東南亞國家經濟落後,再加上來臺的東南亞籍人士,多半從事勞動工作,導致社會對他們的刻板印象日益加深。語言的隔閡,也成為彼此間溝通的障礙。如同過去外省與本籍的互動,往往會有誤解,甚至發生肢體衝突。「外勞」、「外籍配偶」等詞,也時常與負面新聞相牽連;囿於媒體採訪的視角,造成人們解讀謬誤,錯把個䅁當通例丶以片面做全貌。久而久之,臺灣人對他們產生排斥心態。東南亞新住民對自己國家的認同感,也越來越低;他們的子女也因懼怕外人的眼光,選擇隱瞞自身的家庭背景。即使人數眾多,他們也遲遲不敢發聲。

但近年來,東南亞國家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在全球經濟體系的地位崛起,市場也日漸成熟。因此政府開始重視來自東南亞的聲音,推廣他們的語言、關懷他們的子女;社會上也有許多人致力於東南亞族群的文化復甦。有了民間和政府的支持,東南亞新住民也逐漸卸下心防,反轉人們的既定思維,為自己的同鄉奮鬥,在這塊土地播下文化的種子,用心耕耘,讓臺灣看見他們的精彩。
 

政府重視 增進文化認同

臺灣跨國婚姻的現象日益普遍,「新臺灣之子」的比例越來越高,但聽得懂母語,或是會說母語的小孩卻不多。於是在二〇一二年,內政部和教育部合作,在各個國小實施「全國新住民火炬計畫」,幫助這些孩子了解家鄉的文化、語言,並讓臺灣人從小建立多元文化的觀念。政府不但培訓東南亞籍配偶,讓她們到學校擔任母語教師;更編撰語言教材,囊括越南語、泰語、印尼語、緬甸語以及柬埔寨語。部分大學也成立東南亞語言學系或是課程,雖然仍屬少數,但也足見臺灣對東南亞文化的日趨重視。而在今年七月,內政部更推動「新住民二代海外培力計畫」,鼓勵東南亞籍子女回到家鄉學習語言,增進自身文化和歷史的認識。

除了促進東南亞新住民對自身文化的認同,政府更利用語言的親近性,讓他們認識臺灣。國立臺灣博物館在去年招募「新住民服務大使」,並在今年提供東南亞移工導覽服務,不但進行文化交流,更推動了新住民的文化平權。


政府成立不同計畫,鼓勵新住民。(圖片來源/Wow!NEWS新聞網
 

社會力量 幫助族群發聲

然而政府過於急迫,使得政策淪為空殼。以火炬計畫為例,由於政府未規劃周全,讓學校難以執行。有些學校一年後就放棄,或是抱持「有參加過」的心態;母語教學在各縣市的運行也未順利,培訓的缺失和家庭的反對,讓外籍教師遇到阻礙,再加上學校有成果壓力,續辦的意願因此降低。計畫在今年也已結束。來自社會的力量,在這時便成為不容忽視的助力。

而最近,各地出現以東南亞為主題的書店,如「望見書間」、「燦爛時光」等,讓異鄉人閱讀自己母語的書籍,同時也推廣臺灣人的東南亞視野。「東南亞書店大聯盟」的成立,已有二十間書店加入,雖然有些只位於五金行或豆花店裡的一角,但對於東南亞移民工卻意義非凡。熟悉的語言,給了他們另一個家,能在當中分享、學習,找回自身價值。促使書店大聯盟成立的張正認為,每個地方都應該要有這樣的空間,即便一開始只有書櫃也無妨,先求有,之後再慢慢擴大。除此之外,移民工文學獎的創立,鼓勵外籍配偶和勞工創作,東南亞的文學風貌,也成為臺灣文化的一部分。事實上,許多東南亞新住民在母國擁有高學歷,但礙於語言,無法從事較高階的工作,時間一久,也漸漸失去自信。如今在眾人的努力下,他們漸漸拾回信心,自我成長,並回饋更多人。


書店給予的不只是文字,更是一種歸屬感。(圖片來源/麻愷晅攝)

影像方面,他們也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臺灣外籍勞動者發展協會與政府合作,讓東南亞新住民能有專屬的頻道,用他們的語言播報新聞。二〇〇七年,來自印尼的莫愛芳,榮獲金鐘獎單元劇最佳女主角;而今年,越南籍的陳秋貞也拿下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配角獎。她們大放異彩,向眾人證明,不同的語言和文化,並非立足的阻礙,她們同樣有所成,改變社會對東南亞新住民的看法。
 

商業思維 勝於國際化的展現

和過去相比,東南亞新住民逐漸受到重視,在臺灣也有不同發展。但現實與理想依然存在差距,多數人對他們的了解仍然不足,壓榨和歧視的情形也未消失。

重新檢視臺灣社會,由於經濟過度依賴大陸,近年來積極開發東南亞市場。「南向」策略的興起,促使公司主管開始學習東南亞國家的語言,或是直接招募東南亞人才。政府也將新住民子女視為新興力量,訂定措施,希望他們成為臺灣和東南亞各國的橋樑,提升臺灣未來的競爭力。當文化成為經濟價值的一部分,利益上的考量,才是最終目的。當觀念的「進步」,建立在商業思維上,人們自詡的國際化便成為假象。社會是否真的敞開心房接納東南亞文化,仍值得深思。

記者 麻愷晅
我是麻愷晅。喜歡看書、看電影,細細咀嚼生活的每個片刻。 用心築夢,放膽逐夢。期許自己用一雙客觀的眼看世界。
記者 麻愷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