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脫北者赤腳走上 荊棘之路

《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一個北韓叛逃者的真實故事》描述北韓人民逃離自己國家的親身經歷。

脫北者赤腳走上 荊棘之路

記者 修瑞韓 文  2015/10/18

當火災吞噬了整個家園時,他們該拯救的不是家當,而是兩位偉大領導人的畫像;當隔壁鄰居偷看了好萊塢的電影或是聽了南韓的音樂,他們應該當告密者舉發自己的鄰居。在北韓的世界裡,一切都有規矩及安排,北韓的人民不知道「自由」與「權利」的存在,對他們來說,北韓是最棒的國家。

金智惠、朴敏英、蔡美蘭、張順香、蔡尹希、朴順子都代表著她的過去,現在她是李晛瑞(Hyeonseo Lee),也是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一個北韓叛逃者的真實故事的作者,她向全世界訴說自己身為北韓人的親身經歷,揭露在地球上另一個無法想像的世界。


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描述脫北者的真實經歷。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夜晚來臨 唯一黑暗的國度

當夜晚來臨,北韓面對的是一切的黑暗及惶恐。政府每天統一熄燈,夜晚的北韓看不見一絲閃爍,不僅如此,對於外界事物採取封閉的心態也讓北韓陷入長久的黑暗之中,一直以來人民無法感受來自世界各處的溫度。


夜晚的衛星照片,北韓卻一片漆黑。(圖片來源/Joel Y.P plurk

作者李晛瑞說:「北韓是我的祖國,我愛北韓,但我希望北韓能變得更好。」

本書以作者敘述自身故事為手法,將北韓生活面貌呈現讀者面前。在北韓,每戶人家牆上都掛著兩幅畫像,一幅是「偉大的領導人」金日成,另一幅則是「親愛的領導人」金正日,所有北韓人在他們的凝視下成長。這些畫像代表著另一個家庭,金氏家族的影響力滲透北韓人民的家庭,人民如同守護家人一般保護畫像,也象徵北韓人願意為國家付出,甚至犧牲自己的性命。曾經有一位被滾滾洪水沖走的老爺爺,因為死前緊抱著那兩幅畫像而獲得公開表揚。

北韓人民的出身決定了他們的階級身份,而不同階級的人民所分配到的資源、糧食及居住地點也就不一樣。但是面對生存時,規矩早已拋之腦後。對北韓人來說,犯法走私就跟做生意一樣,收取賄款的警察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偷渡中國物品、違禁品到北韓販賣便不是難事。作者在不同階段堆疊了各種對話與情景,讓讀者能清楚感受到生活在北韓的氛圍。在共產統治之下,國家訂定了所有規矩,但人民為了求生存,不得不踏進道德模糊的地帶,游移不定的道德標準,便淺移默化地影響人民的價值觀。
 

逃 只為了逃離飢餓

一旦逃離北韓,就成了脫北者。南韓稱為「北韓離脫住民」,也就是脫離北韓生活的難民。

一九九四年,北韓發生了前所未有的飢荒,玉米莖、樹皮、昆蟲都是他們存活下去的希望。為了逃離飢荒,許多人冒險偷渡中國。脫北者的逃,是為了尋一口免死於飢餓的飯,不是為了追求自由與人權,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學習過這樣的觀念,不懂得爭取自我的價值,只追求最低階的溫飽。


北韓稱飢荒為「苦難的行軍」,嚴重的飢荒甚至傳出人吃人的新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一九九七年,「朴敏英」從北韓冒險渡過鴨綠江到達中國。害怕被舉發、遣送回北韓而投靠親戚的「蔡美蘭」、在瀋陽打工的「張順香」、被公安懷疑而逃到上海的「蔡尹希」以及取得假身分證成為中國公民的「朴順子」,這些名字是她保護自己的面具。二○○八年,她終於獲得南韓的政治庇護。這趟旅程,李晛瑞一路走來都仰賴強烈的求生信念和十足的幸運。

另一位脫北者朴延美在世界青年領袖峰會演講中提到:「在逃亡的路上,我想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在意我們,只有星星和我們在一起。」,星星為他們指引通往光明的路,但是一不小心,周圍的黑暗便隨即吞噬他們。脫北者要面對警察、黑幫、非法仲介的壓榨,有時候甚至會被賣到中國當新娘或是成為成人視訊產業的工具。恐懼無時無刻瀰漫在空氣當中,永遠不知道下一刻的情況。

儘管突破重重困難並得到南韓的政治庇護,南韓的一切對脫北者而言,就像一場震撼教育。一九五○年韓戰爆發的主要原因,是北韓毫無理由地發動攻擊,而北韓人民卻被教導成南韓是滋事者。這樣的例子說明了他們從小到大所學習的知識都是政府所捏造的謊言,在南韓所學習到的新資訊否定了他們過去的人生。本書以平凡的口吻描述,卻深刻且細膩地描寫身為脫北者的情緒轉變,呼籲社會重視脫北者的需求,面對這個未知、是非顛倒的世界,脫北者依舊深愛北韓這個國家。
 

是誰 我來自哪裡

李晛瑞在書中提到:「身為一個脫北者,我對這個世界來說是個異鄉人,是個難民。」

從苦難中逃脫,然而艱難卻沒有因此消逝,新生活才是挑戰。在重視學歷的南韓,優良學歷可以爭取更高的社會地位,因此對於許多脫北者來說,這是最現實的生存考驗。在北韓所學習的教育派不上用場,多數脫北者被迫選擇低下的工作,南韓人也因此看不起他們。在北韓的生活交由國家替人民做決定,相較之下,南韓的競爭壓力不免喚起脫北者回歸祖國的念頭。

前一陣子,一張敘利亞難民兒童陳屍在土耳其海灘的照片引起國際間關注,歐洲正面臨嚴重的難民潮,非法移民企圖利用各種方式闖越國界,許多中東與北非人民為了求生,不惜渡海,企圖在歐洲尋找新的希望。當成功展開新生活的同時,充滿喜悅淚水的雙眼卻也帶著迷惘,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何處。


在警方的驅離行動中,一名難民父親帶著小孩強行穿越。(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我是誰」、「我來自哪個國家」這些稀鬆平常的問題,對於有身分認同危機的人們來說,是難以啟齒的。本書在作者一家人抵達南韓後的描述,完整了故事的價值,情感的轉變從挫敗與掙扎、接受再到認同自我,說明人們不該以歧視與傲慢的眼光看待難民,難民們需要極大的勇氣去面對從零開始的人生。一個人對自我的認同,別人無從左右,但是,他人的鼓勵與支持會是心靈的良藥,撫平曾經傷痛的疤痕。
 

他們需要時 請伸出援手

南韓有許多以脫北者為主題的電影,像是韓國電影【北逃】(Crossing)中,導演以寫實的手法呈現勞改營的情況,儘管觀眾無從得知內容的真實度,但是電影、書籍、新聞媒體無疑是人類對於這個世界的放大鏡,檢視世界上哪一個角落依舊籠罩著黑暗。

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不計其數,但人類不該在無可挽救的時刻才有所意識及體悟。難民並不可悲,他們當然可以為自己發聲。作者李晛瑞就像是開在荊棘裡的花,不是選擇擦去北韓在身上留下的印記,而是自信地綻放自我的價值,透過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一個北韓叛逃者的真實故事》此書,讓世界知道她來自什麼國家,並試圖改善脫北者的處境。


李晛瑞在美國非營利機構TED大會的演講。(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修瑞韓
我是修瑞韓,常常有名字被念錯的困擾 喜歡燦笑的牙套少女  也喜歡獨一無二 害怕曬太陽變黑 卻希望心永遠暖暖的
記者 修瑞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