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跨界 古典與流行交響

古典跨界音樂的興起,使得古典音樂市場有所起色,創造出另一種藝術價值。

跨界 古典與流行交響

記者 麻愷晅 文  2015/10/18

古典音樂(Classical Music)的歷史源遠流長,從中世紀的葛利果聖歌(Gregorian Chant)到浪漫時期的標題音樂(Program Music),音樂從教堂、宮廷,走向大眾。然而時間的積累,仍敵不過大眾喜好的轉變,和過去相比,古典音樂的聽眾相對減少。大眾將古典音樂視為高雅的藝術,認為它難以親近,唯有文人雅士才能與其產生共鳴;再加上曲目時間普遍較長,對於古典音樂的興趣也容易降低。一場流行歌手演唱會和一場古典樂曲演奏會,人們多半選擇前者。此種趨勢,對於演奏家或是古典音樂市場並不利,而古典跨界(Classical Crossover)音樂的興起,成爲改變情勢的助力。
 

古典轉型 創造市場

跨界音樂的形式,早在七〇年代就已出現,當時以爵士樂為主,融合不同類別的音樂,成功打入市場。如今,古典音樂相對弱勢,為避免走入歷史,古典音樂家也採用了跨界的技巧,跳出既定框架,多元發展,抓住大眾的胃口,使古典音樂再次受到矚目。古典跨界音樂也成爲一項類目,美國告示牌(Billboard)不但將其納入排行榜,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也設立最佳古典混合音樂專輯(Best Classical Crossover Album)的獎項。

古典跨界音樂的定義,即古典與流行元素的結合,主要分為兩個方向:用古典音樂詮釋流行,以及流行音樂融入古典精華。流行音樂已受大眾喜愛,與古典結合更能增加其風采;但對古典音樂而言,該如何跳脫傳統,同時又能保有其精髓,則並非易事。
 

不落窠臼 別有風味

鋼琴家邁可森・姆爾維察(Maksim Mrvica)所演奏的〈大黃蜂的飛行〉(Flight of the Bumble Bee),改編自俄國作曲家的管弦樂作品,結合搖滾音樂,加入電吉他、爵士鼓,增強節奏感,並在琴鍵上加快速度。〈革命進行曲〉(Revolutionary Etude in C Minor)、〈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原本為蕭邦和拉赫曼尼諾夫的作品,前者增加了弦樂演奏;後者則將曲目長度濃縮為十分鐘。雖擺脫舊有編制,卻依舊能再現原曲的經典,並用俐落的演奏重新詮釋。邁可森大多挑戰技巧性高的曲子,延續浪漫時期鋼琴家李斯特的炫技風格,吸引大眾目光。然而電子音樂有時蓋過鋼琴演奏,同時進行而又各自獨立,兩者的比例並未拿捏恰當,使旋律容易變得雜亂,此點較為可惜。

同樣在〈大黃蜂的飛行〉一曲,展現高度技巧的小提琴家大衛・葛瑞特(David Garrett),則以不同的手法演奏;相較於邁可森添加許多搖滾音樂,大衛對於流行素材的使用較為收斂。他的音樂舒暢,掌握流行樂的要素,卻不影響其古典色彩的表現。他的作品〈Air〉在巴哈著名曲目裡加入打擊樂和撥弦的技巧,凸顯樂曲的節奏;親和的曲調,一掃人們對巴哈音樂的莊嚴印象。〈Rock Prelude〉則用小提琴演奏古典主旋律,並以強烈的鼓聲和電吉他作為背景陪襯。〈Summer〉更利用搖滾樂,讓韋瓦第的〈四季〉〈夏〉變得更急躁煩悶。


大衛・葛瑞特的〈Air〉讓巴哈不再沈悶。(影片來源/YouTube)
 

流行包裝 吸引目光

除了讓古典與流行碰撞,也能用古典演繹流行。柏林愛樂十二把大提琴(Die 12 Cellisten der Berliner Philharmoniker)保留古典成分,將流行曲目改編為適合大提琴演奏的版本。他們曾演出知名樂團披頭四 (The Beatles)的歌曲,包含〈Let it be〉、〈Hey Jude〉、〈Yesterday〉等耳熟能詳的歌曲。曲子從搖滾高亢轉為優美低沈,且因大提琴的音色渾厚,使得風格變得典雅。


柏林愛樂十二把大提琴的〈Yesterday〉與原版本相比較為憂傷。
(影片來源/YouTube)

而近幾年,古典跨界音樂的發展更有所突破。不只是單純古典和流行兩者間的轉換,而是在同一首作品裡,擁有流行與古典兩種曲目。事實上,大衛在先前即以小提琴再次演繹麥可・傑可森(Michael Jackson)的經典歌曲〈犯罪高手〉(Smooth Criminal),更將莫札特〈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No. 5)放入主旋律中。如今,從網路上竄起的酷音樂團(The Piano Guys),也以此種模式創作了多首樂曲。包含動畫冰雪奇緣(Frozen)的配樂〈Let It Go〉,以及〈Titanium〉 、〈Rolling in the Deep〉、〈A Thousand Years〉等知名流行歌手的歌曲。在流行樂曲裡穿插古典旋律,不但增添趣味,也給予大眾誘因去認識古典音樂。


The Piano Guys將〈Let It Go〉與韋瓦第〈四季〉〈冬〉結合。
(影片來源/YouTube)

 

界線模糊 喪失獨特性

古典跨界音樂成功讓大眾看見古典音樂的美妙,卻也引發了爭議。

有些人認為古典音樂不應該譁眾取寵,放棄傳統本質。對於跨界作品,也以古典音樂的立場評判,使得意見呈現兩極化。從流行音樂的角度來看,一旦排行榜上有名,這些作品即是成功的;但樂評家卻傾向以古典音樂功力做為標準。以跨界歌手安德烈・波伽利(Andrea Bocelli)和大提琴家馬友友(Yo─Yo Ma)為例,兩者的音樂作品雖都登上排行榜,但前者由於未受過古典音樂訓練,聲樂功力慘遭批評,後者則擁有一定的評價。

然而古典跨界音樂本就包含不同類別的音樂,若僅以其中一方來審視,恐怕不妥當。若將跨界音樂全戴上古典的帽子,不僅忽視流行音樂的本色,人們對古典樂曲看法也將被誤導。舉例來說,人們聽見以大提琴演奏的改編樂曲,會認為古典音樂皆為此種呈現方式,造成混淆。當大眾習慣古典跨界的音樂風格,回過頭聆聽傳統的古典音樂,反而會無法接受。此外,目前的古典跨界多侷限於鋼琴與弦樂器,使用的古典曲目也多半雷同,使得人們對古典音樂的印象容易僵化。

古典跨界音樂固然提振了古典音樂市場,也成為一股新風潮。但是否會因其界線模糊,而忽略了其他音樂類型的特色,且導致對古典音樂的復甦產生反效果,仍值得討論。

記者 麻愷晅
我是麻愷晅。喜歡看書、看電影,細細咀嚼生活的每個片刻。 用心築夢,放膽逐夢。期許自己用一雙客觀的眼看世界。
記者 麻愷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