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被遺忘的故事 亞洲的碎片

由西班牙記者報導,三十則來自亞洲底層人物的故事,道盡許多人與地之間幸福與不幸福的關係。

被遺忘的故事 亞洲的碎片

記者 林謙耘 文  2015/10/18

許多不為人知、被遺忘或是不願被公開的故事,發生在離台灣不遠的其他亞洲國家。進步卻伴隨著對過去傳統的破壞、捍衛主權卻導致人民花大半輩子在戰場上、民眾想要的只是自由換來的卻是獨裁鎮壓,矛盾的事件一再地上演,歷史的輪迴或許永遠都不會改變。西班牙的亞洲特派記者大衛西門內斯(David Jimenez)撰寫的《被遺忘的亞洲碎片:那一段不為人知的底層故事》一書中,蒐集三十則來自亞洲國家的故事,道盡底層人物的掙扎、在上位者的迂腐,以及遙不可及的大同社會。依照空間以及事件,大致分為「地方」、「邊界」、「街道」、「監獄」等章節,大衛以人道關懷的角度,深入小人物的生活,為他們發聲。


《被遺忘的亞洲碎片:那一段不為人知的底層故事
道盡亞洲國家底層小人物的故事,

這些故事往往是矛盾的、悲喜交加的。 (圖片來源/東喜設計
 

人與地 幸福與不幸福

在不丹,那個曾被評比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幸福的原因其實來自於「文化的不開放」,人民幸福且純樸地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然而,在引進電視機後,一切都變了調,好萊塢電影開始影響不丹人對美的標準,年輕人拋棄傳統服飾,穿起清涼的短袖熱褲,酗酒、犯罪的比例也增加了。維持封閉、保護傳統文化或許才是這個世界樂見的,但是不丹人卻可能因此沒有權利享受更現代、更好的生活。俗話說:「有破壞才有建設」,進步往往免不了犧牲。「開放」對於不丹來說,是幸福也是不幸福。

在中國的臨汾市,由於礦產業的發展,一個月裡平均有二十天是太陽照不進來的,天空被汙染的大霧籠罩,早上八點鐘路燈卻亮著,每個路人都必須戴上口罩才能出門,醫生表示在臨汾市呼吸一天等於抽三十根菸。中國的經濟起飛,犧牲了新鮮的空氣、乾淨的水、無汙染的食物,他們得到了金錢、得到了生產毛額驚人的成長,卻賣掉了美好的過去,好山好水、健康早已不復存在,但對於原本生活於中國鄉村的貧窮人來說,每一天的溫飽卻比長久的健康還要重要。經濟的開放對於中國來說,是幸福也是不幸福。

大衛在書中寫道:「大人的世界裡,有些事情很明顯的分成好的與壞的,當然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此,活著應該很容易。當我年紀越來越大,累積的經驗越多,遇過越多的事,我便越來越無法區分什麼是好,什麼是壞。」《被遺忘的亞洲碎片:那一段不為人知的底層故事》中,作者拋出了許多無解的疑問,闡述著這個世界的混沌,光明與黑暗往往是共存的,到底選擇哪一方才能勝利,或許時間的推移可以解答這一切。


中國臨汾市由於煤礦產業發展,空氣汙染相當嚴重。(圖片來源/網易
 

獨裁與戰爭 人民的犧牲

捍衛國家主權、宣揚國威、遏止某種意識形態都可能成為戰爭的起因,但無論原因為何,人民都將成為犧牲品,失去自由、失去夢想。越戰時,曾經有一支部隊是由女性組成,當時女性的地位低下,美軍認為他們成不了大事,因此掉以輕心,也讓這支部隊成為最有效率的一支。戰爭過後,越南戰勝了,這些越南女兵卻絲毫感受不到半分勝利,親人不在了、家園被摧毀了,什麼都沒有了,戰爭偷走她們的一切,諷刺的是,越南拜觀光之賜,逐漸恢復生氣,許多觀光客卻是從敵國美國來的,從前的軍事戰地如今成為著名觀光景點。事過境遷,到底戰爭留下的是什麼?

戰爭時敵人是明確的,但在獨裁的政體中,敵人卻是整個制度。緬甸政府對著手無寸鐵、走上街頭靜坐的示威者掃射,示威者包括僧侶、學生、商人、家庭主婦以及失業者,他們只是希望利用安靜且和平的方式得到一個自由的國家。然而,執政者丹瑞將軍(Than Shwe),選擇將他們趕盡殺絕。就跟當年的天安門事變一樣,這場鎮壓禁止記者報導,大衛在這場暴動中差點失去性命,同行的記者甚至當場遭子彈貫穿心臟。獨裁政體是殘酷的,執政者只是自私地想要鞏固地位、剷除異己,甚至連無力反抗的人民也不放過,大衛在書中問道:「為什麼既沒有武器又不生威脅的人們不能坐在地上?他們既沒有丟石頭、沒有責罵甚至沒有吵鬧,他們為什麼不能?」,這個問題在極權政體瓦解之前都不會有解答。

在《被遺忘的亞洲碎片:那一段不為人知的底層故事》一書中的故事,都是中亞以及東亞的報導,但在西亞,極權以及戰爭所衍生出來的問題,也正在上演著。敘利亞被二○一一年的「阿拉伯之春」所激勵後,發動遊行要求民主改革,人民不滿政府的極權統治,最後卻演變成長年的內戰,許多敘利亞人淪落為難民,底層的人民開始流浪,或是選擇偷渡到其他鄰近國家,形成「歐洲難民潮」。他們天真地懷抱著歐洲夢,希望在新的國度可以有嶄新的生活,但是歷史警惕著,這最終可能只是一場空。


奧地利警方在貨車中發現超過五十具難民屍體,因為車中無通風設備而被悶死,
其中包含多名孩童。(圖片來源/
端傳媒

 

重返與改變

書末,大衛再次造訪緬甸,那個曾經充滿悲傷回憶的國家已經變得不一樣了,翁山蘇姬當選緬甸總統,雖然宣布無效,但是這是緬甸邁向民主的第一步,她成為緬甸人心中的希望。在其他國家大衛也看到了變化,即使變化可能是好的可能是不好的,甚至可能是好壞參半。藉此他想要探討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在哪裡?」,或許這個地方可能根本不存在,但大衛昭告全世界這些被遺忘的國家以及發生在這些地方的故事。有一天這些亞洲碎片可能會被「重拾」或是「再次被拼湊」,而那些被錯置的人們,將有機會得到夢寐以求的幸福。

記者 林謙耘
我是謙耘, 目前就讀於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未來的一年, 將以完成高品質又有社會價值的新聞為目標, 持續努力!!  
記者 林謙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