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台灣小確幸 走出自己的路

小確幸受到臺灣民眾的熱烈擁戴,對臺灣社會與文化產生了各種影響,更深深牽引著新世代的社會氛圍。

台灣小確幸 走出自己的路

記者 何佳頴 文  2015/10/18

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むらかみ はるき)在《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與《尋找漩渦貓的方法》(うずまき貓のみつけかた)中以「小確幸」(しょうかっこう)三字,描述生活中微小但確切的幸福,「要是少了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如此形容道。

近年來,小確幸飄洋過海並在臺灣落地扎根,受到臺灣民眾的熱烈擁戴而成為熱門的詞彙,從年輕一代的流行用語漸漸滲透各個層級的臺灣民眾,對臺灣社會與文化產生了各種影響,更深深牽引著新世代的社會氛圍。
 

小確幸新世代

「就像是耐著性子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這是村上春樹書中所描繪的小確幸,而在臺灣,有許多人擁抱小確幸,每個人的小確幸都不盡相同。工作一周後,忙裡偷閒的假日踏青;咖啡廳中與許久不見的三兩好友聊天敘舊;徹夜排隊終於買到偶像的演唱會門票;睡過頭卻在最後一秒趕上火車等,都是屬於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小確幸時光,因為人們對美好生活有所想像,所以追求小確幸。


黃色小鴨來臺展出。(圖片來源/痞客邦

二〇一三年來臺展出的黃色小鴨,吸引了大批觀光人潮;同年由大熊貓團團圓圓所產下的寶寶圓仔,吸引社會的熱烈關注;甚至在二〇一五年蘇迪勒颱風所造成的歪腰郵筒,也成為臺灣的熱門景點。近年來,臺灣民眾樂此不疲地追逐可愛、搞怪的事物,媒體新聞也天天播報可愛文化,這些擁戴小確幸的現象,引來了許多企業家與社會學家的擔憂與論戰,有部分社會學者認為:「臺灣人過度沉迷於小確幸的心態,使人易陷於小滿足,失去野心。」許多企業家擔憂臺灣享樂風氣的興盛,會使臺灣年輕人喪失積極性,沒有中國人的競爭力。然而,大部分民眾的想法卻偏向悲觀,認為小確幸之所以盛行,是因為在上個世代「臺灣錢淹腳目」的輝煌浪潮退去後,徒留下經濟低迷的光景,年輕人在這個時代的圍困下感到茫然,無法奢望大幸福,只能委曲求全在細微之處尋找幸福感。
 

失控的正向思考

一開始,小確幸常應用於雕塑中產階級的生活風格,以及新興文創產業的口號。偉恩與咖啡哲學的部落格專欄作家洪偉便認為:「小確幸是一種補償作用,人們在邁向社會認可的道路途中,往往缺乏成就感,因此小確幸便成為生活補給品,補償生活的枯燥煩悶,最後漸漸演變為社會現象。」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臺灣社會瀰漫著委靡不振的氣氛,小確幸就像是心靈雞湯,使人們能滿足於平凡的幸福。


臺灣年輕人喜歡在咖啡廳內,享受悠閒下午茶的小確幸。
(圖片來源/
妞新聞

早些年前仍有媒體憂心忡忡地批判小確幸,認為這是臺灣青年競爭力下降的徵兆,但近幾年卻也開始轉而肯定這種新生活態度。報導上不斷出現小確幸的相關主題,隨著社會氛圍的成形,小確幸甚至演變成一種全國性商業與政策的行銷手法,在臺灣成為了主流的文化現象。盧郁佳的〈小確幸:集體主義分泌的潤滑劑〉中寫道:「小確幸來自於失控的正向思考麻痺了臺灣大眾。」臺灣大街小巷開始充斥著咖啡廳、文創小店,近年來颳起的「文青」風更助長了臺灣青年追求小確幸的熱潮,他們以「小清新」、「小日子」的生活態度為標榜,並引以為傲。當代的臺灣,不管是創業方向或者是平常的休閒娛樂,似乎已趨向了沉溺於小而快樂的日子,漸漸流失了宏大的企圖心。
 

臺灣的框架

所謂「時勢造英雄」,王永慶自米店發跡,最後卻能成為身價百億的企業家,被譽為「臺灣經營之神」;郭台銘「黑手」起家,創辦了鴻海科技集團,獲得「臺灣科技龍頭」的美譽。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擁有大氣的格局與高度並不是夢想,他們擁有強烈的野心、懷抱著高遠的理想,白手起家,創立屬於自己的王朝,並躋身於《富比士》(Forbes)富豪排行榜。然而近幾年,臺灣不再擁有「大氣、霸氣、格局、高度」的格調,取而代之的却是「探索自我、尋找幸福、實現夢想」這類侷限於自我的思想。

過去兩年的《商業周刊》也不再總是振奮人心的企業家們的故事,一篇篇令人喪氣的標題刊載於封面,如張忠謀嘆接班人難尋、令郭台銘痛心的交易、施振榮救得起宏碁嗎、趙藤雄何以走到這一歩等,企業家的光環逐漸褪去,企業後繼無人、產業凋零的問題已漸漸浮出檯面。年輕的世代所崇拜的偶像不再是霸氣的企業家,麵包師傅、博士雞排、餐飲業店長、擁有僵直性脊椎炎的國手、高學歷小說家,成為了臺灣的代表性人物,〈成功者故事〉專欄題目也不如以往,取代了如何創立幾億產值企業的專訪,更多內容撰寫小人物勇敢追夢的人生,種種轉變彷彿都一再暗示了臺灣不斷縮小的格局。追求小確幸似乎成了限制臺灣的框架,年輕一代無法懷抱大夢想,只能從小確幸裡獲得自我認同感。
 

臺灣的多元發展

小確幸也代表了臺灣社會的高度發展,當基本生活與物質慾望獲得滿足,人民才會渴望尋找文化與生活中的趣味,因此,小確幸的來臨豐富了臺灣社會,是臺灣多元文化累積的象徵。有人說小確幸使臺灣失去競爭力,但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生活中的美好,而擁有小確幸並不影響個人志向的選擇,以及對自我理想的努力實踐。當成功者的王朝開始崩解,許多人記取教訓,不再渴望傳統上定義的功成名就,反而付出努力朝著自己平凡的小確幸邁進,而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小確幸成為了廠商與消費者相互需求的滿足,在臺灣製造了龐大的商機。

小確幸時代已然來臨,臺灣人走出屬於宏偉願景的年代,尋求更多出路實現小確幸,打造幸福的社會,正因為每個人對美好事物的追求不盡相同,小確幸更加體現了臺灣多元發展的價值,解放臺灣傳統框架之外的潛力,並蘊含屬於臺灣的人文精神。

記者 何佳頴
喜歡旅行,但很會迷路;愛吃,但很挑食;喜歡夏天,卻討厭流汗。
記者 何佳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