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馬頔 孤島上的音樂詩人

中國民謠創作歌手馬頔,用平易近人的曲調,寫下詩情的歌曲,為寂寞的現代人唱出最真實的人生。

馬頔 孤島上的音樂詩人

記者 唐宜嘉 文  2015/10/18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中國民謠創作歌手馬頔,發行了個人首張創作專輯《孤島》。這張《孤島》在二〇一五年獲得中國阿比鹿音樂獎最受歡迎民謠專輯,專輯當中的〈南山南〉獲得年度民謠單曲獎。

理著一顆短短的平頭,背著一把不新不舊的木吉他,沒有華麗的樂隊音樂在身後,也沒有繁複的舞蹈吸引目光,只有一個青年,靜靜的彈著屬於自己的曲。以沙啞、略顯粗糙,又特別迷茫的嗓音,唱出直達聽眾心裡的詞,用他的民謠音樂訴說著一段又一段的故事。

這個出生於北京的青年,沒有無數歲月累積的滄桑面孔,也沒有坎坷艱苦的生命經歷。二十多歲的馬頔所擁有的只是一顆習於在孤獨中思考、擅於觀察社會百態,又特別多愁善感的心。


馬頔每次表演時,都會抱著自己的吉他。(圖片來源摩登新聞網

 

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

整張《孤島》專輯的音樂,主軸皆擺在「孤島」這兩個字上。馬頔想訴說的是:在這個寂寞的現代社會裡,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十分頻繁,卻又特別短暫。人們深陷在緊密編織的關係網絡裡,無法逃離。即便擁有了家人、朋友、同事,人們仍然無力對抗心中無依無靠的感受、以及靈魂深處的那份孤獨寂寞。

在茫茫人海裡,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四處漂泊,直到遇見能賦予自己生命價值與意義的另一座島嶼。人們將相愛、分別、孤寂,經歷了無數次的悲歡離合後,再次啓程。

「願此時遇見你  不是未來  不是過去  因為過去我們早已失去  未來太遠不著邊際  所以我願此時遇見你  盡管不是我們最美的時候」〈切爾西旅館有沒有8310〉寫的便是人們相遇的緣分,除了吉他的聲音,曲裡還加入鋼琴與手風琴,帶來了溫暖的旋律。他在曲中想表達的不僅僅是惆悵的追憶,還有對於美好際遇的嚮往和幻想。


馬頔的〈切爾西旅館有沒有8310〉描寫人們之間的緣分。(影片來源Youtube

在每段際遇裡,有著分離的悲涼結局。〈棺木〉這首歌,馬頔以一個淒涼的愛情故事起了個頭。以虛構的故事,訴說著相愛後,結局的悲戚與絕望。「你說  我們的未來  被裝進棺材  染不上塵埃  你說  你沒有未來  被年歲掩埋  染不上塵埃」在〈棺木〉裡,裝的是悲傷的往事,承載的是被土掩埋的痛苦記憶。當一段故事畫上句號,人們將再次成為無歸無依的孤島。


馬頔的〈棺木〉描寫愛情的悲涼。(影片來源Youtube

 

會唱歌的詩人  

在〈時間裡的〉中,一段歌詞寫著:「那時你愛顧城的詩  也學他總戴帽子  你總說我是個任性的孩子」,而真實世界裡的馬頔也如詞裡寫的一樣,特別喜愛八〇年代的中國青年詩人代表──顧城。但馬頔並不想成為一個詩人,他只是以詩人的情懷和才氣,將生活的經歷、生命的際遇,淬鍊成一句句的詞;以曲作為媒介,在這個鮮少人讀詩的時代裡,唱著以愛為名、以孤獨為題的民謠歌曲。

專輯中獲得年度最佳民謠單曲獎的〈南山南〉,其歌詞特別受到聽眾的推崇。「你在南方的艷陽里  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裡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  做不完一場夢  他不再和誰談論相逢的孤島  因為心裡早已荒無人煙  他的心裡再裝不下一個家  做一個只對自己說謊的啞巴」就像是首詩一樣,歌詞裡有地理環境上的距離,有季節變化的意像;有孤獨的悵惘,更有富含詩意的詞藻。在平緩的旋律下,吉他搭配著鋼琴和大提琴,緩緩道出一個在中國南北分異的故事,相隔千里又刻骨銘心的痛楚。末段「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風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回歸了民謠的本質,一種像是童謠傳唱般的三字句配合五字句,在歌曲的尾聲,留下悠揚又惆悵的結尾。


馬頔的〈南山南〉歌詞近乎成詩。(影片來源Youtube
 

旋律相似 故事截然不同

二〇一一年,那時馬頔還沒有加入唱片公司,年少的他組織了自己的獨立民謠音樂品牌「麻油葉」,名字取自於「馬由頁」的諧音。當中最知名的歌手就是馬頔與宋冬野,他們在二〇一三年,先後簽入了同一家唱片公司。

同是唱著中國北方新生代的民謠歌曲,馬頔與宋冬野的創作,常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書寫歌詞。以口白似的語句,輕輕唱著愛情的模樣。在宋冬野的〈董小姐〉:「董小姐  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愛上一匹野馬  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  這讓我感到絕望  董小姐」,以及馬頔的〈孤鳥的歌〉:「就算孤島已沒有四季  也沒人提及你的美麗  我還是要飛去那裡」都能看見這樣的創作手法。

宋冬野的民謠音樂,大多以吉他為底,合上淺白生活化的歌詞,純粹又平穩的旋律,在中國及台灣皆曾掀起一股風潮。馬頔的曲也偏向簡單、不繁複的平順調子,但除了吉他之外,還融入大提琴、手風琴、電子琴等合成樂器,加入了流行音樂的成分,譜成更加貼近現代城市人們的民謠旋律。相比之下,馬頔的詞較宋冬野更為詩意。仔細琢磨出的字句,少了宋冬野的渾然天成及粗獷的溫柔,多了詩人的文藝氣息和柔情感傷的意像。宋冬野直白的詞句給聽者的衝擊力則更為直接,較易被聽者接受,而馬頔的音樂傳唱度顯得不高


〈董小姐〉是宋冬野的民謠代表作。(影片來源Youtube

宋冬野和馬頔的北方民謠,總是訴說著人們心底的寂寞,常有著世事變遷、滄海桑田的傷感,以及愛情的悲涼哀戚和一心一意的執著。聽者在聽著這些民謠音樂的同時,能聽見自己內心深處的孤寂在咆哮,並引起靈魂的共鳴。他們書寫歌曲背後的故事已不再那麼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聽者自己所激起的故事和記憶,契合了歌曲裡的那份情感。
 

渴望相連的寂寞孤島

馬頔的音樂並不複雜,但當中包含的豐沛情感、以及真摯的感懷,輕易的令聽者的內心波濤洶湧,自心底產生共鳴,想起屬於聽者自己的故事,緩緩地陷入他所創造出的意境中無法自拔。

在馬頔的音樂中,愛情甜美卻又孤獨,城市喧鬧卻又寂靜,生活平淡但又富有色彩。也許生命存在的價值就如〈南山南〉裡一句歌詞寫的,「窮極一生,做不完一場夢」,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耗盡一生,尋尋覓覓,只願追求一場永不停止的美夢。

生活在孤單的大城市牢籠裡,馬頔唱著都市人們的寂寞,書寫著充滿愛意令人動容的詞曲。在部分評論家眼中,也許只是個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無病呻吟的矯情孩子,但他所寫下的這些孤獨與寂寞,或許就是最真實的人生,喚起這個時代人們心中最深處的感受。

記者 唐宜嘉
完美主義、強迫症。 Work hard in silence, let success be your noise.  
記者 唐宜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