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最強黑馬 詞曲兼備

介紹歌手李榮浩的作品與現在流行音樂的差異。

最強黑馬 詞曲兼備

記者 蕭泳 文  2015/10/18

李榮浩這個名字可能比較陌生,他出生在中國安徽省蚌埠市,二○○五年已經被艾迴唱片簽約為創作藝人,為很多歌手作曲或填詞,其中包括A-Lin、王心凌、林依晨等,但卻在二○一○年才正式出道。憑著自身獨特的唱腔,加上填詞的才華,為自己建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風格。直到二○一三年簽約北京簡單快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才發行專輯《模特》,正式以歌手的身分出道,走到幕前。而他也在二○一四年藉著《模特》提名金曲獎的《最佳國語專輯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最佳新人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被媒體稱為是最強黑馬,儘管最後只獲得《最佳新人獎》,但這種新人入圍的盛況目前只有周杰倫在二○○一年達成過,而李榮浩也在同年簽約華納音樂,正式打入台灣市場。
 

平淡音樂 配搭滄桑

李榮浩的音樂風格與現在常流行音樂聽到的風格不盡相同,他的音樂編曲都十分簡單,甚至可以說是街頭藝人的感覺。一個單純的音樂伴奏,沒有特別的混音,十分平淡,反而突顯出他的聲音,特別是他的聲音很容易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聽他唱歌就像是聽他在訴說他自己的故事──樂界打滾多年終於嶄露頭角。

李榮浩的作品是可以令人細細品味的,雖然他的作品不一定全部是由他自己作詞,但卻很有意思,用了很特別的詞,跳脫了現代流行音樂歌曲內容相似的困窘,很有個人特色,唱腔特別,樂評人王祖壽在〈李榮浩「新人王的10年功」〉中如此描述他的聲音:「他的音色具有迷離的豆沙磁性,與選秀節目容易凸顯的高亮氣粗嘶喊大不相同,他的聲腔時而慵懶落寞(落俗),時而灑脫傷感(自拍),時而口氣忐忑(不搭),時而淡泊自得(天生),偶有激情(快讓我在雪地上撒點兒野),卻無選秀的煽情,統合成一種流行聽覺新魅力。」有些作品聽起來甚至會有陳奕迅或周杰倫的錯覺,但在細細品味下會是令人有很多體會的音樂。

 

歌詞特別 反映現實

以現在的流行音樂來說,李榮浩的作品歌詞都是十分獨特,當然,他本來的取材就已經異於現在音樂的主流,例如〈喜劇之王〉帶給人的感覺雖然跟陳奕迅的〈浮誇〉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有一種無法得到別人關注的感覺,歌詞中所要表達的東西很多,令每個人可以思考的東西都不太一樣,能有不一樣的體會。雖然歌名明明是〈喜劇之王〉,聽起來應該是一個喜的感覺,但歌詞表達的卻是失戀的悲,也帶一點諷刺現代人很容易沉醉在電影或電視劇的劇情裡面,變得無法接受現實。歌詞中還有一句,「我傷得斷腸 我哭得誇張 只為了紅幾年」,正是諷刺演員為了成名而做出誇張的行為,但在成名後卻無法用自己的能力或才華繼續受人關注,為了吸引目光而做出怪異行為。


〈喜劇之王〉MV表達出戲如人生的感覺,又帶出另一個不同的體會。(影片來源/Youtube

而〈李白〉的歌詞尤其諷刺,「要是能重來 我要選李白 創作也能到那麼高端 被那麼多人崇拜」正是現在很多創作者的寫照,創作人不一定得到重視, 恍惚也是李榮浩自己的寫照。歌詞中也有提到「好幾百年前做的好壞 沒那麼多人猜」,更是一個現代社會的一個反思,現代社會對於名人的一切行為都十分關注,並要接受公眾評論他們的行為是好是壞,特別是歌手、藝人,但卻忘了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反觀在幾百年前的社會,人與人的關係緊密,對於有才華的人是尊重,而不是追捧,能成為有名的人也不一定只看樣貌,而是才華優先。


李榮浩的現場表演也跟音樂一樣,平淡而有力量。(影片來源/Youtube

但是,因為是從大陸到台灣發展,歌詞有可能比較有大陸的用詞,例如紙巾,台灣很少會用這個詞,這些用詞可以說是特別的,但也可以令人覺得很奇怪,覺得歌詞不太對勁,而作為大陸來的歌手,李榮浩是少見的國語沒有腔調,令人驚艷。另外,他的歌詞有時候會出現一些古代的詩人或詞人的名字,就像是〈喜劇之王〉中題到李清照,這是在現代流行音樂中很少見的。

 

風格獨特 突破平庸

在聆聽李榮浩的作品時,會發現他的聲音有陳奕迅的韻味,特別是在〈不搭〉中,就跟陳奕迅的聲線十分的相似,但在音樂風格不同的情況下,李榮浩的個人特色更能突顯出來,他不像陳奕迅有很好的歌唱技巧,但卻充滿了力量。在不留意歌詞的情況下聽他的作品,會覺得每一首歌都差不多,因為他的風格在現代音樂中相對平淡,對於之後的發展可能是一個比較遜色的地方,但這也是表現獨特聲線的最好方法。現代電子音樂領頭,這種作品不一定可以得到很多人的關注,但這種音樂卻很耐聽,樂評人傑米鹿在對他的評論中說:「無論你身處何時何地,戴上耳機放出他的音樂,你便會立刻陷入他音樂裡那股特別的『緩慢卻流動,低調而奔騰』的音樂節奏空間裡,彷彿是一種戒不掉的癮。」雖然喜歡節奏感的人會對此不以為然,但他的作品的確是優秀的。而他的專輯會翻唱一些經典的歌曲,例如〈模特〉中,翻唱了【環珠格格】中的〈有一個姑娘〉,雖然在專輯中顯得突兀,但他的版本確實令人耳目一新。

現在的音樂市場以韓國樂團領先,但在淘汰率很高的韓國音樂市場中,也令音樂變得越來越雷同,一如既往的電子音樂,俊男美女整齊的舞姿,成為了各地音樂的模仿對象,但這種盲目的模仿卻令這種風格越來越格式化。在這個時候,像李榮浩的作品就像是一股清流,令人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成為一個不單靠樣貌,而是真實用實力,為自己回歸音樂的本質。

 

記者 蕭泳
I come from Macau 喜歡透過鏡頭認識世界、喜歡吃辣、喜歡冒險、喜愛貓咪及各種小動物。 P.S 文筆不佳,請大家多多包涵。
記者 蕭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