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木工的彷徨與堅守

木工曾經是一個非常繁盛的行業,但因爲工業化的衝擊,它和其他很多傳統工藝一樣,正日漸走向衰落。

木工的彷徨與堅守

記者 竇玉帥 報導  2015/10/18

木質房屋和器具擁有天然、環保等優點,從預防地震的角度來看,木質建築的優越性更加明顯。由於工業化社會對生產速度的要求,雖然木器具有諸多優點,木工這一行業卻日漸衰落。

居住在新竹縣北埔鄉的木工師傅范振華,從小便在木工行業中耳濡目染,大學畢業後以木工爲業,迄今已有四十年。在他的作坊中,木工的榮耀和苦澀同時存在。


范振華的工作臺很是簡陋,但上面擺放的各種工具和材料井然有序。(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這塊懸掛於作坊門口的風獅爺(客家人用以鎮風驅邪的獅子像),已有二十餘年歷史,現在還能夠雕刻的匠人寥寥無幾。(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傳統的木工,刨子是最基本的工具。(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范振華在使用AutoCAD(一套用於二維製圖和三維設計的電腦軟體)。雖然木工因科技衝擊衰落,但這並
不會使范振華拒絕用現代科技改良傳統木工工藝。(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因爲要趕時間,一些不是很重要的木器,范振華會直接使用板材廠加工好的木頭。而傳統木工製作,從選材
、解木,到防腐處理、精細加工都是木匠一手負責。(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雖然只是一個「掙米飯錢」的案子,范振華仍然精心打磨,以免粗糙的邊角影響使用。
(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木板已經做過防腐處理,范振華仍然要求徒弟再刷一層保護漆。(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一般而言,大木作只負責整棟房屋架構的建造,不需要掌握傢俱等小物件的雕刻。但范振華是個例外,他的雕
刻功力,已足以媲美講求精細的小木作。(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即使是在客家人聚居的北埔鄉,木質建築也處在現代建築的重重包圍中。只有寺廟等傳統建築因考慮到審美仍
繼續採用木材。修繕、建造寺廟也正是范振華最常做的工作。(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范振華作坊外一角,一只舊式浴桶提醒著人們木工昔日的輝煌。(照片來源/竇玉帥攝)

記者 竇玉帥
作為一個不幸擁有內向性格的新聞學專業學生,我一直在不屈不撓地和自己做著鬥爭.  
記者 竇玉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