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期

異國內人 熟悉的外人

夫家對外籍新娘來說是臺灣唯一的依靠。然而她們卻往往得不到認同,既是內人,也是家裡的外人。

異國內人 熟悉的外人

記者 翁世樺 文  2015/10/18

離開故鄉,夫家對外籍新娘來說是臺灣唯一的依靠。然而在這個異鄉的新家園,她們卻往往得不到認同,既是內人,也是家裡的外人。
 

流落異鄉的越南女子

瓊娥是來自越南的外籍新娘,也是蕭家唯一的媳婦,協助丈夫天福農務繁忙之際,家務事更需她一肩扛起。即使不是很富裕的生活,樂觀的她不介意辛苦,一心一意只想跟丈夫過好眼前的日子。但是隨著生活壓力日益沉重,面對婆婆不斷催促生男孩以傳宗接代的同時,農作物又因一場颱風被摧毀,丈夫從此一蹶不振。一次的夫妻爭吵,瓊娥終於忍無可忍,奪門而出並開走家裡僅有的貨車,決定帶著女兒玉蘋去旅行,為自己出走一次。

「野」象徵放逐;「蓮」代表越南的國花,蓮花;「香」則是隱喻女人,片名的意義為流落異鄉的越南女子。同時,野蓮亦為故事發生地點美濃的特產,採收時許多外籍配偶都會前來幫忙,故野蓮也強調了人物與土地的連結性。透過農作背景,【野蓮香】將農民生活的無奈、傳統家庭的壓力、外籍配偶的不被諒解與辛酸,一一串起,在美濃熾熱的艷陽下,鋪成出這平凡也暗潮洶湧的故事。


【野蓮香】電影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精湛演技 帶出深刻情感

飾演瓊娥的海倫清桃長相十分甜美,有「越南林志玲」之稱,【野蓮香】是她來臺發展的第一部電影。二十二歲在越南開始演藝生涯的她,已經累積多年演戲經驗,演技自然流暢,再加上帶著越南口音的中文,將外籍配偶詮釋得維妙維肖。電影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婆婆因錯怪瓊娥偷走家裡的地契而報警,面對家人的不信任,她用不順暢的中文說出:「我嫁來這邊,我就會把這裡當作我自己的家,所以我到死,我都會為這個家打拼,我請你們,不要把我當作外人了。」即使噙著眼淚卻依舊保持微笑,用溫柔顫抖的聲音,吐出瓊娥心底最真也最痛的一段話,也讓觀眾看見為了維持家庭美滿,瓊娥做出了多大的努力與讓步。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海倫清桃外型太過亮眼,少了點貼近生活的平凡真實感。


天福與瓊娥因生活壓力,摩擦衝突逐漸增加。(圖片來源/臺灣電影網

天福是個自尊心很強的男性,身為家裡重要的經濟支柱,他想盡辦法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只是接二連三的打擊與考驗,再加上懷疑自己年輕貌美的妻子會移情別戀,最後他成天借酒澆愁,意志消沉。演員陳竹昇把天福對生活的怨懟與不平,細緻地呈現給觀眾,尤其是天福對瓊娥那份矛盾的愛。當在面對養家活口的龐大經濟壓力時,天福開始擔心自己配不上瓊娥,懷疑、不安,以及對生活的無力感逐漸轉化成憤怒,他似乎唯有武裝自己才能維持那僅存的男性尊嚴。在瓊娥離家出走後,天福一蹶不振,陳竹昇將那種萎靡後悔的樣子逼真演出,痴痴看著瓊娥留下的筆記暗自神傷,無聲地留下五味雜陳的眼淚。這次出色的演出,也讓陳竹昇得到第四十七屆金鐘獎的電視電影男主角獎,獲得大眾的一致肯定。
 

海洋 眺望彼岸的故鄉

遼闊的海洋,讓人們聯想到自由。瓊娥在離家出走後,才第一次真正的看見海,踏上冰涼的沙灘,摟著女兒玉蘋,當海風拂過髮絲之際,她體會到了自由的滋味。在【失婚記】中也運用了人們對海的嚮往,片頭一開始即是海浪拍打沙岸的畫面,導演阮金紅在海邊開心地喊著自己終於實現了夢想。海洋既是通往故鄉的阻礙,也是回家的橋梁,海浪將她們送來了臺灣,就可以將她們帶回家鄉。大海鮮明的意象,乘載了異國新娘的思念與希望,【野蓮香】的導演鄭有傑提到,如果海是所有生物的媽媽,當瓊娥第一次見到海時,就如同見到媽媽,而那種衝擊與感動,就是生命的意義。


瓊娥帶著女兒到嚮往已久的海邊。(圖片來源/雀雀看電影
 

幽怨歌聲 訴盡心中思念

瓊娥帶著女兒前往臺東旅行的路途中,因為汽油耗盡只能下車步行,炎炎夏日將兩人曬得頭昏眼花,瓊娥的意志力逐漸消磨殆盡,她在恍惚間似乎看見了自己回到家鄉,坐著小船在幽靜的水面上,優遊自在,此時響起了一首越南歌,歌詞提到「如果誰忘了故鄉,將無法長大成人。」強調故鄉對一個人的重要性,就如同母親一樣,當瓊娥在經歷生命失落無助的困境之時,她想起的是遠方的家鄉越南,一個永遠熟悉的避風港。這首歌由海倫清桃配唱,是越南的著名民謠。同樣是以外籍配偶為題材的紀錄片【失婚記】片尾,搭配在夕陽下划著獨木舟的婦女背影,也有一首動人的越南歌,由導演阮金紅親自作詞,描述外籍配偶在來臺之初所懷抱的美夢,最後卻被現實所擊潰。越南歌曲特有的憂愁婉轉,加上越南口音的陰柔哭腔,將這股拉扯不斷的思念與心中的鬱悶完美詮釋,讓觀眾可以深刻感受其中蘊含的複雜情緒。


面對這一切的未知,瓊娥終於走不動了。(圖片來源/【野蓮香】影片截圖
 

圓滿結尾 反觀現實的殘忍

劇中另一位外籍配偶秋香是瓊娥的越南同鄉,卻不像瓊娥有個愛她的丈夫,而是每天都籠罩在家暴的陰影下,逼不得已報警後仍被送回家,還被鄉里間的流言蜚語所誤解。近年來,隨著外籍配偶在臺灣的人數快速上升,家暴事件頻傳。由外配阮金紅執導的紀錄片【失婚記】,敘述了四段失婚外籍新娘的故事,其中兩位都曾遭受家暴之苦,導演本人也是家暴受害者之一。她們為了孩子與家庭美滿,往往選擇容忍退讓。片中一位外配阿詩含淚說到:「我願意嫁他,就願意承擔一切。」然而這多年的苦苦支撐最後還是換來心碎收場,她黯然留在越南,不願再踏上那塊傷心之地。

回到母國的這些外籍配偶,生活並沒有因此輕鬆起來,為了養活自己和小孩,她們努力工作,經濟壓力時常壓得她們喘不過氣,也很少有時間陪孩子。少了母親的陪伴,再加上過去目睹爸爸打媽媽的陰影,破碎家庭帶給孩子不堪回首的痛苦童年。在【野蓮香】的片尾,瓊娥的丈夫最後承諾一定會照顧她一輩子,一直以來不願說話的女兒也笑顏逐開,這樣圓滿幸福的結局,與紀錄片【失婚記】相較之下卻略顯諷刺,現實生活中的外籍配偶得不到讓自己放心的承諾,她們的孩子臉上也不曾有如此開朗的笑容,取而代之的只是更多的挑戰、更深的煩惱。

【野蓮香】的故事主軸清晰,雖然呈現的是較溫馨感人的一面,不過對於許多社會議題都有提到,如蜻蜓點水般帶過,不會令人感到沉重,又成功引起大眾對外籍配偶的關注。

記者 翁世樺
南崁人,喜歡吃中壢的牛肉麵 最想過簡單充實的生活 有時候很享受一個人的安靜閒適 有時候很嚮往熱鬧歡騰的朋友相聚 但願有一天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態度          
記者 翁世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