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期

讀網路小說的神農氏旅程

那些網路小說教我的事。

讀網路小說的神農氏旅程

記者 張家瑋 文  2015/11/01

「神農氏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答案是:『這草……有毒。』」雖然這是個老掉牙的冷笑話,但是放在許多讀網路小說的人心中,可真是一句至理名言。每讀一本新的小說,就像神農氏嚐百草一樣,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唯一可以慶幸的是,我們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總不會是「這小說……有毒」吧。
 

初見網路小說

網路小說,顧名思義,就是在「網路」上刊載的「小說」。第一次見到這種類型的小說是在國二的寒假,想著金庸的小說都能在網路上找到了,更何況是其他人的。於是就開啟了我在網路上找小說看的生活,而小說頻道(簡稱說頻)這個網站,就是引領我進入這個奇幻世界的大門。除了說頻之外,台灣還有鮮網,這兩大龍頭可說是鼎盛一時。另外,在BBS(Bulletin Board System,電子布告欄系統)上的作家連載時期,則因我太晚進入網路世界,只能看著現有的文章緬懷了。

俗話說「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雖然是說頻開啟我的新世界,我卻沒在上面看過幾部小說,真正帶給我全新感受的,是大陸網站起點中文網。大陸人口是台灣的幾十倍,寫小說的人自然也更多,更是求書若渴的我最需要的地方。

我還記得我看的第一部小說,是藍領笑笑生的《風臨異世》。雖然就我現在的眼光來看,劇情處處充斥著不合理,但是當初癡迷的景況,至今仍歷歷在目。


起點中文網的首頁標籤。(圖片來源/起點中文網

看小說的人總是善變

我最開始看的是玄幻小說,玄幻常常會寫到異世界,完全跳脫現實生活,在我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或許是我知識淺薄,什麼魔法、鬥氣等絕招,或是精靈、地精、矮人等各種種族都是我初次見到的。頓時,世界變得如此寬廣,玄幻類型也成為我一開始瞄準的方向。但是在看了好幾本後,我就開始覺得有點不滿,為什麼總是有精靈呢?一看到尖長的耳朵這個詞,我就知道有精靈要出現了。此外還有矮人脾氣暴躁、地精愛錢之類的,有寫到這些的都大同小異。既然如此,就別怪我移情別戀了。

或許是生活如此苦悶,所以總喜歡把自己投射在主角身上,逃到現實世界之外。有種符合我喜好的,就是網路遊戲(簡網遊)類型。看著主角在遊戲世界裡面所向披靡,就覺得自己好像也站到萬人之上一樣,可是這種類型常會遇到數據無限上綱、失去平衡、或是永遠都在「打怪升級再打怪」的無限迴圈。但是偶爾還是會有特別吸引我目光的,例如蝴蝶藍的《全職高手》就是與電子競技相關的小說,在人物的塑造上相當成功,選手們各有奇特的本領。即使網遊類已經不是我的最愛,偶爾還是會想回味一下。


書迷幫《全職高手》做的影片。(影片來源/Youtube

我最喜歡的科目是歷史,常常會有很喜歡的人物,卻沒有好結局。但在小說裡他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人生,所以我也相當喜歡歷史小說,期待我的偶像有大放異彩的時刻。不過我們畢竟生活在現代,所以對於有些細節,作者可能根本沒有查證就寫進小說,我也是一概不知。也有很多武俠小說,是以歷史作為背景。只不過武俠小說少有令我傾心的,內容多半是從其他小說衍生出來或是借鏡。當然也有評價十分不錯的作品,只是我恰巧沒有看過罷了。

看網路小說這麼多年,口味早就不被侷限在一個範圍,同時追看玄幻、科幻的最新連載也不在話下。如果身邊也有在看網路小說的人,稍微問一下就會知道他們都會有一張書單,記錄著每天的精神糧食。
 

糧草 仙草 毒草

小說看久了,自然而然的有一套簡便的分類方法,那就是「糧草、仙草、毒草」。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個神農氏。糧草,是當飯吃的,不會吃壞肚子,也沒有特別的藥效。就是那種雖然沒有到特別好,但是看著也不會覺得難受,至少過過想看書的乾癮沒問題。

再來是仙草,這就難得了,我自認為我看網路小說這六年來,對我來說算是仙草的屈指可數。仙草是需要細細品味的書,看一次會愛上它,然後就會看第二次、第三次……以此類推,碰到有人想看類似題材的書,還會捨不得推薦他,叫他先去看看別的再來,這樣才懂得珍惜。

最後是毒草,真是漫山遍野,隨便看個一本就會毒發身亡(精神上),總而言之就是看不得的東西。有些劇情是看到會忍受不了,就叫做毒點。就像毒性有強弱,毒點也有大小,小的地方一次兩次,忍忍就過去了;大的一出現……那就謝謝不要再連絡。

吃藥會有抗藥性,看毒草也有毒抗,可是抗藥性是越吃越多,毒抗卻是越來越低。一開始什麼書都沒看過,我可以輕鬆自在的讀完一大堆,在我目前看來荒謬至極的劇情,這就是毒抗高的時候。通常會建議這時期的人多看一些毒草,長長見識,因為等到經驗豐富之後,這些書都別想看下去。所以像我前面說的,真正的仙草都是等到毒抗很低,眼中容不下髒東西的時候看的,不然看一本小說沒幾頁就要棄書,那多折騰人啊。
 

如何做到天怒人怨

「A:『從前有一個太監……。』B:『下面呢?』A:『沒有了。』」又是個冷笑話,但是這可是許多讀者心中的痛,我有幸未曾親身經歷,這全都仰賴先賢血淚的教訓。

太監對一本書來說是什麼呢?就是下面沒有了,劇情就斷在這裡,前面埋的伏筆通通都別想知道,大家都回家去吧。這對讀者來說何等晴天霹靂,一本好書難求,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卻又沒有個結尾。常常有人在討論區希望請別人推薦好書,就會有些人壞心的推薦這些斷尾的書,想讓更多人嚐嚐這內心煎熬的滋味。

不過比起太監,我更討厭爛尾的書。因為大家會一直提到的太監書,通常都是前面寫得很好,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的仙草了,這樣的書雖然有些遺憾,但是總還有些美好回憶。爛尾的書,明明前面都很喜歡,可是卻晚節不保,像是劇情荒腔走板、結尾略顯倉促等等,這種的最討厭。既然要給我看這麼糟的東西,又何必給我錯誤的期待呢?


《江山如此多嬌》第一集封面,這本太監書是許多人心中的痛。
(圖片來源/
揣果網

傳奇小說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有一天會對一部小說產生敬畏之心。《從零開始》這部小說,從我剛開始看小說的時候就在連載,六年過去後的二○一五年,它還在連載中,仍沒有要結局的跡象,字數已經要突破兩千萬字,連載超過十年卻幾乎天天更新。很多人甚至一次也看不完,連作者都會忘記曾經設定好的劇情,我稱之為傳奇。

很多人都會說,沒書可看,那就去看完《從零開始》吧。我決定把這遠大的志向埋在心裡,總覺得要做到這件事,跟等待冨樫義博把《獵人》這部漫畫畫完一樣,還是留給我孫子去做吧。

記者 張家瑋
我是張家瑋,土生土長的新竹人。 大部分時間都是懶人一個,要找東西吃的時候除外。 一直相信,在生命的旅程中,任何事情都是有意義的。 隨著不斷的追尋、思考,成為你們所認識的我。
記者 張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