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期

藍綠纏鬥 第三勢力爭出頭

大選倒數七十多天,立委選情詭譎多變,藍綠之外,第三勢力該如何取得在國會的「三」席之地,成為一大考驗。

藍綠纏鬥 第三勢力爭出頭

記者 麻愷晅 報導  2015/11/01

二〇一六大選邁入倒數階段,選情也越趨緊張,日前的「柱下朱上」重振國民黨士氣,使基層聲勢回升,但是否能穩住國會陣腳,仍有待觀察;民進黨呼聲雖高,席次過半與否也無法妄下定論。如今兩大黨不分區立委名單未定,改革聲浪未歇,再加上第三勢力參選,更增添選情變數;三股政治力量在國會的席次將如何分配,成為眾人關注的議題。


國會改革 藍綠拚過半

過去,立委選區劃分範圍較大,且由各政黨競逐一席以上席次。但自第七屆選舉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一個選區只能選出一名立委,不利小黨發展,使得國會成為兩大黨的天下。雖然上屆立委選舉,親民黨與台灣團結聯盟(以下簡稱台聯)成功跨越門檻,遺憾親民黨最後未成立黨團,台聯在國會裡也只能杯葛部分議事。

總統和立委選舉在即,國民黨與民進黨皆提出國會改革的理念,以改善臺灣現行的政治體制。國民黨提出國會議事效率化、協商透明化和議長中立化;民進黨則以國會政黨輪替為目標,並規劃兩階段修憲,做出形式上和實質內容的改革。兩大黨也都期望取得國會過半席次,但根據臺灣智庫十月所做的民意調查,民進黨的支持率35%、國民黨則為19%,兩相比較下,民進黨明顯大幅領先,有望過半。而王金平續任不分區立委的決策,雖提升國民黨近期民調,但逆轉目前局勢的可能性恐怕不高。

針對眾人對國民黨席次岌岌可危的推測,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吳育昇助理王介正回應,選情有待七十多天的考驗,最終還需由人民選擇青睞的政策方向。這段期間,國民黨在不被看好的氛圍中仍全力以赴,迎向各種質疑和挑戰,即是為了讓選民理解,臺灣還有政黨扮演理性中庸的角色


制度的改變,降低國會政黨的多元性。
(圖片來源/麻愷晅製)

 

翻轉立院 第三勢力起飛

近幾年社會運動(以下簡稱社運)活躍,太陽花學運和柯文哲的白色力量,相繼促使素人和青年參政,並成立政黨。其中尤以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以下簡稱社民黨)、綠黨,三個社運型政黨備受矚目。他們以「挑戰藍綠、監督國會」為訴求。提名人選角逐此次立委選舉,被媒體統稱為第三勢力。有別於過往,第三勢力雖屬小黨,卻能得到民眾關注,且從藍綠光譜中抽離,成為選民在藍綠之外的選項。


第三勢力以改善社會為己任。(圖片來源/關鍵評論

對於國會改革,第三勢力也提出不一樣的理念。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以下簡稱綠社盟)立委候選人苗博雅指出,國會改革有兩點,其一是結構,其二為選制。目前的國會席次為113席,和運作良好的民主國家相比,立委人數明顯不足,問政能量也不夠。「以預算案為例,中央政府的預算案數量,多到需要開卡車來載,就算分工也看不完所有預算,最後只能刪除一定百分比。並沒有真正去看哪些地方該花,哪些地方不該花。」選制方面,中央立委的選區比地方議員選區小,使得立委成為地方服務型的委員,但其同時又以全國性議題為政見。此舉不僅矛盾,也無法反映選區內具體的選票,選後也須在地方上回饋選民,導致對國會法案的關注不足。另一方面,主打全國性議題的不分區立委代表人數反而過少。這樣的選制無非本末倒置,因此苗博雅希望能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 ,讓更多專業人才透過政黨比例代表進入國會;並在恰當時機減少區域立委所佔的比重,選出真正關心議題的候選人。
 

政場風向球 隨民意走

近期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邱顯智為打敗同選區的國民黨候選人,向民進黨立委參選人柯建銘提出民調整合。而民調整合能否發揮力量,綠社盟立委候選人曾柏瑜認為與地方政治版圖有關。她以自身選區為例,指出在深藍選區內,民進黨當選的機率不高。先前的台北市長選舉,即使柯文哲出馬,也無法帶動此區選票,始終維持7:3的藍綠比。因此雙方若願意進行民調整合,有機會改變現有局勢。她表示,政黨間為了共同達到更高政治目的,某些程度上的整合協調無傷大雅;而苗博雅也認為達成共識為民調整合的重要前提。


時代力量參選人邱顯智向在野黨參選人提出民調整合。
(圖片來源/
關鍵評論網

除了王金平續任的影響,第三勢力的不分區立委提名,也讓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選情泛起漣漪。無黨籍立委候選人潘建志坦言第三勢力的名單為社會知名人士,因此會有一定的選票。台灣智庫民調也顯示,時代力量和社民黨的政黨支持率分別為4.7%和2.4%。而目前民進黨名單雖尚未定案,潘建志分析其若依照以往提名派系大老,不分區的票有可能減少,所以民進黨應該會以能獲得社會認同的名單為主。


關鍵席次 可望成國會曙光

在兩大黨的夾殺之下,第三勢力是否有機會取得國會席次,王介正推論第三勢力有可能在不分區的政黨票獲得席次;至於能不能跨過在立法院組織的門檻,仍須看後續發展。曾柏瑜則預測取得三個席次是極限,但她認為這樣其實是很好的狀態。因為若只有一、兩席,在國會無法扮演關鍵少數;然而取得三席以上,便能成立黨團,並以協商的方式在議案上發揮力量。

至於第三勢力進入國會後能否發揮力量,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何明修認為,如果民進黨的立委席次過半,第三勢力的影響力可能不大。但若民進黨和第三勢力的席次合起來過半,第三勢力可能成為少數關鍵力量。苗博雅也提到,立委除了表決,還有其他職權。不但可以質詢,也能調閱資料,這方面並無人數多寡的問題。因此只要有心監督政府,防弊也可以做得好,即便現有制度對小黨不利,還是能發揮一定的槓桿作用。她也指出在某些議題上,國民黨和民進黨立場相近,而小黨需在此時成為國會裡不一樣的聲音。苗博雅堅定地說:「雖然舉手表決比不贏,但需要有人指出藍綠兩個大黨在合謀!」

對第三勢力而言,此次選舉若無法取得席次,下一步即是市議員和四年後的選舉。「我覺得社運參政這條路是必須的,這樣才能得到實質的政治權力,才有辦法到立法院做我們想要的改革。」曾柏瑜表示,她也直言政黨需有無法取得席次的覺悟;但即便如此,第三勢力的力量也不會消失。無論是政黨內的經營,或是在各自的工作崗位努力,社運工作者仍會繼續投入,以取得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影響力。

記者 麻愷晅
我是麻愷晅。喜歡看書、看電影,細細咀嚼生活的每個片刻。 用心築夢,放膽逐夢。期許自己用一雙客觀的眼看世界。
記者 麻愷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