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期

探訪爵士年華 享受慵懶

爵士樂(Jazz)的起源與風格轉變,展現多樣貌的跨界樂風。

探訪爵士年華 享受慵懶

記者 修瑞韓 文  2015/11/01

融合豐富的音樂素材,透過演奏者的即興發揮,爵士樂(Jazz)成為一種動人的藝術。相較於流行樂與古典樂,爵士樂的市場較小,卻是容易被大眾接受的曲風。

在台灣,即使爵士樂不是熱門的音樂種類,卻依舊吸引許多人前來參加各式各樣的爵士音樂會,因為,爵士樂的隨興歡迎人們加入一同享受搖擺,聆聽音樂所傳達的故事。然而,爵士樂的內涵與發展卻容易被人們遺忘。

 

大熔爐中 隨興搖擺

爵士樂的前身為黑人藍調音樂Blues,起源卻眾說紛紜。在二十世紀初,爵士樂手多在紐奧良的紅燈區演奏,「Jazz」一詞逐漸被認為是和性相關的低俗詞彙,說明早期的爵士樂是屬於低階人們的音樂。另一說法則是在美國蓄奴時代,來自非洲各處的奴隸,仰賴音樂逃離煩悶苦重的勞力,過程中便產生音樂的交流。爵士樂吸收古典音樂、民族及宗教等各種音樂的精隨,隨著時間的推進出現更多樣的種類。爵士樂的誕生難以詳細敘述,但也說明爵士樂身為跨界音樂始祖的原因。

「隨興」(improvisation)與「搖擺」swing是爵士樂的兩大要素。爵士樂的隨興,讓每個表演都呈現不一樣的旋律及風格,因此,有些人將廣義的爵士樂定義為「自由」。另外,爵士樂的搖擺,是依靠切分音Syncopation的表現,在正常節拍之前或是之後的音符,產生非預期的重音節拍,進而攪擾正常的拍子與節奏,使得爵士樂聽起來有搖擺的效果。艾靈頓公爵Duke Ellington的作品〈It don't mean a thing〉中,除了各個樂器和諧卻不失各自風采外,「沒有搖擺 就沒有爵士」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這句歌詞也成為爵士樂搖擺的至理名言。


艾靈頓公爵帶領大樂團演奏〈It don't mean a thing〉。(影片來源/YouTube

「隨興」、「搖擺」、「切分音」三種不可或缺的魅力,讓爵士樂的面貌慵懶卻富有情感,使聽眾能感受奔放的音樂並且隨之搖擺。此外,爵士樂是一門考驗演奏者的藝術,依據樂手的技術與風格不同,切分音的變化可以讓曲目呈現意想不到的迥異風格。舉例來說,〈As Long As I Live〉一曲,艾拉費茲潔拉Ella Fitzgerald與凱瑟琳羅素Catherine Russell所詮釋的版本,除了兩位歌手獨特的歌喉之外,重拍的發揮明顯地呈現不同的爵士樂節奏,營造出的歌曲風格因此不同別有一番風味。


艾拉費茲潔拉演唱〈As Long As I Live〉。(影片來源/YouTube


凱瑟琳羅素詮釋〈As Long As I Live〉。(影片來源/YouTube

 

分門別類 出走當代主流

一九二○年代,有「爵士樂之父」之稱的路易斯.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帶著一隻小號縱橫爵士樂界。在〈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當中,路易斯.阿姆斯壯沙啞低沉的嗓音以及響亮的小號吹奏交替,在慢悠的節奏中同時能感受到豐富的情感,像是對情人甜蜜的囈語。


路易斯.阿姆斯壯演唱〈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影片來源/YouTube

一九三○年代,搖擺樂的出現引領爵士樂進入另一個階段,加上大樂團的形式,成為搖擺大樂團Big band swing。當爵士樂站在主流巔峰的同時,多元的變化延伸出許多不同類型,不同種類的爵士樂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像是在節奏上追求刺激的咆勃樂Bebop、內斂柔美的酷派爵士Cool、激烈度更勝咆勃樂的硬式咆勃樂Harbop,以及重現復古爵士的後咆勃Postbop等種類。六○年代背景下的產物自由爵士Free jazz,唱出黑人爭取人權的精神;六○年代中期,披頭四樂團The beatles的崛起成為爵士樂的一大威脅。為了迎合聽眾喜好,爵士樂嘗試加入搖滾樂與靈魂樂,成為融合爵士Fusion

在樂風方面,較多是對於前一種當時流行的爵士樂,將其中有所不足的地方加以改良,近而成為另一種新的爵士風格。爵士樂不斷打破舊有的規則,加入更多新色彩,但是呈現出來的爵士樂是好是壞,學者及聽眾各有一番見解。例如班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所帶領的大樂團演奏〈Sing, Sing, Sing〉,澎湃且十分具有氣勢,鼓、銅管、木管樂器交織成爵士旋律,但是樂手們在互相配合的同時,也壓縮了即興演出的空間。
 

豐富內涵 展現新風貌

對於許多入門者來說,爵士樂較不易深入了解。舉例來說,因為爵士與藍調彼此互相影響甚至融合,許多作品同時兼具兩者的音樂特性,使入門者會有分辨的困難。在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中,清楚地將爵士樂與藍調作出區隔,各自屬於不同的頒獎類別。曾獲得二○一四年葛萊美獎最佳爵士演唱專輯的葛雷哥萊.波特(Gregory Porter的〈Liquid Spirit〉,以輕快的演唱加上活潑的拍掌聲響,是編曲富含現代感的作品。


葛雷哥萊波特所演唱Liquid Spirit(影片來源/YouTube

經由電影認識爵士音樂也是另一個選擇,在電影《海上鋼琴師》La Leggenda del Pianista sull'Oceano中,以主角1900的高超爵士鋼琴表演,描述十九世紀末剛起步的爵士音樂,而另一部電影《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帶領樂迷們重新進入一九二○年代的紐約爵士年華,說明爵士樂是當時美國的主流音樂之一,也證明原先遭到鄙視的爵士音樂,在日後逐漸成為白人上流社會的一部分。但是,若僅從電影及音樂會的角度分析其發展,似乎局限爵士樂多重的樣貌,且無法透徹了解。

其實台灣同樣擁有許多優秀的爵士樂手,像是台灣第一支爵士樂隊鼓霸大樂團、多次參加台中爵士音樂節的黃瑞豐樂團。其中,擁有「台灣鼓手」之稱的黃瑞豐與爵士女歌手唐么玫現場合作的歌曲〈You don't know what love is〉,若有似無的爵士鼓聲、一段薩克斯風獨奏,同樣可以唱出情人不懂深刻愛情的惆悵。而唐么玫在爵士專輯《嘀嘟》(de Duo?)中的歌曲〈C.K. Summer〉,磁性且獨特的唱法配上一把吉他,在歌手及樂手的默契配合下,音樂節奏明朗。


黃瑞豐與唐么玫合作的舞台〈You don't know what love is〉。
(影片來源YouTube
 

不該如煙火一閃即逝

爵士樂的複雜歷史造就它的音樂性豐富,因此對比其他樂種時,較難以咀嚼它的來源及流變。每年一次的爵士音樂節總是重新喚起大家對爵士的熱情,和爵士樂一同享受「搖擺」成為它最有感情的表現。

但回歸現實,台灣提供爵士新人表現的舞台十分有限,像是Live House或Jazz bar等,為了避免營業時間過晚,將表演時間縮短或是安排在下午時段,失去享受音樂的氣氛。因此,台灣聽眾能接觸爵士樂的機會相對減少,爵士樂無法自由地發光發熱。在這個求新求變的時代,未來的發展考驗爵士樂創作者們如何兼顧音樂的本質與深度,同時讓它更加親近聽眾,成為現今新一代的爵士年華。

記者 修瑞韓
我是修瑞韓,常常有名字被念錯的困擾 喜歡燦笑的牙套少女  也喜歡獨一無二 害怕曬太陽變黑 卻希望心永遠暖暖的
記者 修瑞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