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

我不僅是我 更是我們

【超感獵殺】(sense8)是二○一五年Netflix推出的原創科幻電視劇集,第一季播出後頗受好評。

我不僅是我 更是我們

記者 楊淑斐 文  2015/11/15

【超感獵殺】(Sense8,以下簡稱【超】劇)描述散落於世界各地的八名陌生人,在某一天同時看到一名女子飲槍自盡的幻象之後,可以互相感應彼此,成為通感者(sensate)的故事。第一季共有十二集,每集由不同的導演執導,編劇則由詹姆斯.麥克特格(James McTeigue)和兩位導演華卓斯基姐弟(The Wachowski)共同創作。


【超劇】中的八名主角。(圖片來源/黑咖啡聊美劇
 

惝恍迷離 網中有網

【超】劇的演員背景幾乎都忠於角色,例如飾演變性人諾米.馬克斯(Nomi Marks)的傑米.克萊頓(Jamie Clayton)本身也是變性人;飾演西班牙演員利托.羅德里格斯(Lito Rodriguez)的米格爾.安赫爾.希爾維斯特雷(Miguel Ángel Silvestre)實際上也是西班牙人。在第二集中諾米對其變性人與女同性戀者身份的自我告白,真摯的情感打動無數觀眾,演員與角色的連結強烈,更容易使觀眾與劇情共鳴。

從不同角度出發,編織為一個完整的故事,故事中每個角色都息息相關,這是華卓斯基姐弟一貫的拍攝手法,在其拍攝的【雲圖】(Cloud Atlas)中也可見一二。【雲圖】穿梭於不同的時空,並放置線索,藉此連結角色,【超】劇與之不同的是,其年代設定在同一個時空,串連通感者的是他們的情緒,比【雲圖】更強調人的連結。

為了將角色的人生背景與成為通感者的過程清楚地呈現給觀眾,每一集都會有不同的主題,例如第一集的起始到最後一集的通感者自我認同,像蜘蛛網一樣,基本的雛形完成後,再藉由主題內不同角色的故事線,連結到彼此,最後形成複雜無比的網。「我不僅僅是我,也是我們。」(I’m not just a me, I’m also a we.)諾米在彩虹遊行前說的這一句話,是【超】劇的核心,導演藉由情緒、物品象徵與音樂,一步一步地連結通感者,使他們成為一個群體。例如在第十一集中,朴善(Sun Bak)得知父親被暗殺,卻因身陷牢獄感到無力,在地球另外一側的坎普斯(Capheus)因為在道德與親情間無法抉擇,兩人的憤怒與無奈將彼此串聯,不僅拯救了坎普斯,也成為善發洩的出口。
 

突破時空 連結彼此

因應故事龐大的劇情與眾多角色,華卓斯基姐弟與詹姆斯.麥克特格將主角分為主線角色與支線角色。支線角色的個人色彩濃厚,導演及編劇將個體間的差異、自我認同與相似點藉由支線角色表達出來,而主線角色則專注於故事進行。

在劇中利托是一名男同性戀者,跟諾米不同的是,他為了在墨西哥的演藝事業發展而沒有公開同志身分,其野心導致他的愛人埃爾南多(Hernando)最終因其自私而離開。諾米以他小時候因性別認同差異所遭受的霸凌告訴利托「真正的暴力是,我們不敢作真正的自己。」(The real violence… the violence that I realized was unforgivable is the violence that we do to ourselves, when we are too afraid to be who we really are.)利托了解到因為自己的恐懼,可能會一輩子失去最愛的人,他終於可以放下一切,勇敢面對身為同志的自己。

擁有高學歷的朴善,始終被母親的遺言束縛。為了幫母親照顧好家人,她隱忍工作上的女性歧視,只為守護父親一生志業與引導弟弟回歸正途,但卻被親人背叛,鋃鐺入獄。坎普斯則為了在假藥充斥的肯亞內羅比購買減緩母親愛滋病痛的真藥,捲入兩個黑幫間的鬥爭。兩人在劇中都是彼此第一次對話的通感者,親情是他們溝通、互相學習的管道,該為自己或他人而活,他們心中都有了答案。

卡拉.丹德卡爾(Kala Dandekar)不僅是印度藥師,也是一位虔誠的印度教徒,印度保守的風氣使卡拉經常不敢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與德國鎖匠沃夫岡.波格丹諾夫(Wolfgang Bogdanow)的個性截然不同。沃夫岡參與黑幫組織活動,勇於冒險、直言不諱,常在卡拉遲疑時給予建議。編劇以角色個性互補的手法連結沃夫岡與卡拉,也以德國與印度間的文化差異擦撞出許多衝突,例如裸泳對德國人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但對印度人來說卻不是,以此突顯兩人生活環境雖然不同,但個性卻無比契合。


劇中觸動人心的大合唱。(影片來源/YouTube

 

自我認同 議題省思

八位主角分別來自美國、冰島、肯亞、韓國、印度、西班牙、德國,擁有不同的性傾向、生活環境、個性特質,編劇藉此告訴觀眾,世界仍有許多議題亟待民眾關心,例如同志婚姻、黑幫泛濫等。

華卓斯基姐弟中的姐姐拉娜.華卓斯基(Lana Wachowski)跟劇中的諾米一樣是一位變性人,她利用自己的經驗塑造了諾米,劇中家人的不認同造成諾米莫大的痛苦,導致家庭分裂。台灣也有類似的例子,國立台中第一高級中學的生物老師曾愷芯,經歷長久的自我認同後,下定決心改變自己的性別,與諾米不同的是,曾愷芯擁有師生與家長的支持,重新開始嶄新的人生。

據新浪全球新聞報導,自一九一三年至二○○八年的九十多年間,肯亞共有三百八十九名警官遭受黑幫殺害,平均每年四名,而在二○○九年的一年間,就有十多名警官遇害。劇中坎普斯接觸的黑幫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罪犯,肯亞人民對其的態度都是能避就避,在劇中連肯亞警察都曾協助黑道聯絡坎普斯,顯示其黑幫問題嚴重。


第一季的最後一幕,八人終於合而為一。(圖片來源/The A.V. Club

瑕不掩瑜 重整旗鼓

【超】劇在IMDb(Internet Movie Database)的觀眾投票平均分數為八點四分,比贏得大眾好評的【控制】(Gone Girl)高出零點二分,證明它在觀眾好感度、劇情流暢度、拍攝手法、劇本編撰上的不俗表現。但複雜的故事劇情使前半段的節奏較為冗長,許多角色為了發展支線故事,反而與主線故事脫節,容易使觀眾迷失在劇情脈絡中。龐大的故事架構使得演員沒有太大的發揮空間,在其他觀念衝突上也著墨甚少,例如卡拉的虔誠對比她公公的無神論、韓國監獄對於女性監獄犯的不尊重等。

本劇隱含美國的強勢文化,朴善進入韓國監獄後,無論是醫生、獄友或監獄官全都講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唯一出現的韓語竟是衣服上的字;印度的官方語言多達二十二種,但在本劇出現的語言卻只有英語,造成觀眾強烈的違和感:明明不是英語系國家,卻以英語為主。

【超感獵殺】的主旨在於描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已不僅僅是一部科幻劇,其傳達的人道觀念安慰了每一個感同身受的觀眾。

記者 楊淑斐
我是楊淑斐,對珍奶異常狂熱;對橘色異常偏愛;對韓樂異常著迷,喜歡一件事情就不會輕易放棄。
記者 楊淑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