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期

跨性別者的美麗與哀愁

跨性別者的美麗與哀愁

跨性別者的美麗與哀愁

記者 賴奕如 報導  2008/05/11

一頭浪漫長髮,嫵媚的打扮,Kitty從男兒身走向女兒身,
她勇敢面對世人,也勇敢面對自己。
圖片來源:翻拍自紀錄片《Hello,Kitty》

一頭浪漫的長捲髮,嫵媚的打扮,畢業於交大工工系的這名「學姊」,從大三開始施打荷爾蒙、減肥,更到榮總醫院做女性發聲練習,下定決心擺脫外表的男性身份,讓心中的女性身份展露世人。她是Kitty,一名跨性別者。

交大傳播與科技學系學生姚翔、翁嫆琄、許雅鈞在學校中發現了Kitty的特殊身份,用了一年半的時間訪談與紀錄Kitty的日常生活,四人也在這段時間中培養出友誼。姚翔說,這段時間的相處,以及經歷了多次的訪談,他覺得Kitty其實和一般人沒有兩樣,「就像是一個普通朋友」,而那些給予異樣眼光的人們,是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不認同感,若試著去認識Kitty、體會她的心境,或許就不會這麼排斥,或是以歧視的態度去看待跨性別者。翁嫆琄也在座談會中表示,認識Kitty讓他們了解到性別不是侷限在光譜兩端的男與女,而有許多不同的層次與面向。

對於眾人異樣的眼光,Kittyf卻反而態度堅定。「性別是別人給的一個框架,為什麼我一定要符合別人期待的形象?」她勇敢面對自己,也勇敢地面對他人,大方地穿起女性服飾,在一頭長髮夾上心愛的髮夾,開著粉紅色的Hello Kitty貓汽車,挺起胸膛朝著自己的願望大步邁進—成為一個真正的女性。

像Kitty這樣的跨性別者,在台灣遭受不少到議論與歧視,在許多面向上,他們也總是成為被忽視、被犧牲的一群。台灣的性別教育可在法律行政上端看一二,像身份證字號即有性別之分,身份證上的照片也要求符合生理性別,而平時各種身份檢驗若發現外觀與身份證照片、標示性別有不同時,便很容易成為被刁難的對象。

此外,台灣法律雖對變性手術沒有多加限制,但是必須經過家屬同意,即便是七十歲的跨性別者,也必須有一紙家屬同意書才能進行手術,雖然是作為被控告重傷害罪時的保障,但是在男女二元性別的傳統思想下,也成為跨性別者的重重阻礙之一。

一名跨性別者曾經試圖申請換發身分證,卻被以「男扮女裝之裝扮,與真實性別不符,應屬個人行為,其請領國民身分證所繳之相片人貌應與真實性別相符。」此一理由回絕,更有跨性別教師因準備變性手術而遭到學校變相解僱的案例,在在顯示台灣對於跨性別者的不尊重,也因此使得許多跨性別者不願意透漏自己的身份。

蝶園

TG(Transgender)蝶園Logo,
用陰陽蝶的概念代表跨性別者的雙
重身份。
圖片來源:Wikipedia

台灣TG蝶園,是台灣第一個跨性別民間組織,定期出版社論,也多次舉辦演講,為的是讓台灣大眾了解到底什麼是跨性別者。蝶園成員慧雯表示,台灣的跨性別運動正處於起步階段,能見度也不足,只能以一些簡單的方式教育民眾,加深他們對跨性別者的了解。而且媒體對於跨性別者的報導也並非真實呈現其樣貌,多半是以聳動、搜奇的偏頗方式報導他們,不但傷害了跨性別者,也給予民眾錯誤的觀念。

台灣社會的性別刻板印象,造成了跨性別者在被認同上的困難處境,慧雯說,尤其是對於從小就展現跨性別傾向的人來說,與家人的溝通、與社會的接觸,都是需要克服許多障礙,不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困難。一般人無法了解跨性別者的辛苦,也不願意多加認識,台灣民眾在跨性別或是其他的性別意識上,真的還需要更多的教育與培養。在高喊性別平等的今天,卻仍有一群人正如此壓抑的生活著,這樣的現象雖然諷刺卻也真實,跨性別的未來,還需要時間去找尋更多發聲的機會。

記者 賴奕如
  我是啤酒。 信箱:ekijojojo@gmail.com 也可以叫我賴奕如,可是我一定會愣一秒再回頭。 對申論題不太拿手,因為思考有時候很跳脫邏輯;要我寫自我介紹也很難,因為還在摸索自己。簡單來說,我是個情緒化的人,容易大笑,也容易大哭,連看蠟筆小新劇場版都會因為野原一家人的深厚感情而開始流眼淚擤鼻涕。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沒有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喜歡安靜的觀察身邊事物,習慣關心生活周遭的大事小事。很愛看「一步一腳印」、「草地狀元」這類的節目,因為我覺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是最多采多姿的。 雖然我現在是個平凡的學生,但是希望未來能夠闖蕩出一番不平凡,身為一個有志氣的大學生,我鼓勵大家不要被自己、被環境侷限住,總有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發揮所長,盡情實現夢想的!
記者 賴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