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

輕鬆開朗 校園推理

《放學後再推理》敘述一位偵探在校園中靈活運用推理能力,盡情解謎的故事。

輕鬆開朗 校園推理

記者 蔡佳珊 文  2015/11/15

「本格推理」為推理小說流派之一,以推理解謎為主,主張公平與理性邏輯、不注重寫實,是「純粹的偵探小說」。本格派作家東川篤哉以幽默推理見長,作品主要有《烏賊川市》、《推理要在晚餐後》(謎解きはディナーのあとで,以下簡稱《推晚》)和《鯉之窪學園偵探社》(鯉ヶ窪学園探偵部,以下簡稱《鯉偵》)三大系列。其作品在嚴肅的推理之中充滿著幽默,《鯉偵》系列就是很好的例子。


本格推理作家東川篤哉。(圖片來源 / 卵生水筆仔
 

不是空調 是名偵探

「『霧之峰涼』不是冷氣機的名字,而是鯉之窪學園高中部的名偵探!」《鯉偵》中的《放學後再推理》(放課後はミステリーとともに)系列,主角霧之峰涼是一位有點特別的高中生。因為「霧之峰」是三菱空調的系列品牌之一,且「涼」通常是男生的名字,所以她從小不僅要為姓名令人聯想到空調所苦,還要隨時強調自己是女生。而她又是一個十分活潑,甚至有點豪放的女生。她的自稱是「僕」(日文自稱詞之一,通常是男生使用),再加上運動神經比男生還好,所以是一個帶有些許中性特質的女主角。除此之外,她也是一個充滿自信,又有點「天然呆」的單純少女,一旦受到挑撥就會輕易接受挑戰。原本很討厭自己名字的她,自從中學時學長說了「廣島鯉魚隊(涼崇拜的日本職棒球隊)王牌投手和名偵探,都是名字裡有三個漢字的人最優秀」的言論後,她便馬上釋懷,愛上推理。本作即是描述她在事件中發揮推理能力的過程,相較同系列《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学ばない探偵たちの学園)發生多起命案,書中只有輕微犯罪,劇情較為輕鬆活潑。


《放學後再推理》續集封面,此系列描述輕鬆的校園偵探故事。
(圖片來源 / anobii
 

俊足巧打的美少女名偵探

本作偏向輕小說風格,而輕小說的女主角通常較少有中性化的特質,這個特別的設定讓本作與其他相似風格的作品有所區分。她雖然身為一個女生,卻崇拜名偵探、熱愛本格推理,擁有俊足巧打(跑得快、棒球打擊技巧好)的身手,還是廣島鯉魚隊的粉絲。但身為女生,她再努力也無法進入職業棒球隊。於是她捨棄棒球社,選擇成為偵探社副社長,朝美少女名偵探的志向前進。

而都是男生的棒球社,卻是「弱小的球隊」。被棒球社長視為人才的她,常看不慣球員懶散的練習,化身「魔鬼教頭」為球員展開特訓。在書中也有很多展現她超群運動神經的橋段,例如她曾經一邊強調自己是女生,一邊輕易地翻上屋頂。

東川筆下的女主角個性多為開朗大方。《推晚》系列中,麗子樂觀、大方,有點任性,和涼一樣天真善良;《魔法使夢見完全犯罪》(魔法使いは完全犯罪の夢を見るか?)中的瑪莉伊也很活潑開朗,喜歡利用魔法做出「無厘頭」的設定,改變人們的認知。其筆下的主角們也大都很有正義感。某次事件,涼為了幫助被狗仔跟監的女藝人而攻擊狗仔,後來還因為發現自己間接讓警方相信兇手,所以不惜說出另一個男藝人的醜聞也要告訴警方事實。
 

角色鮮明 內容親民

涼的形象非常鮮明,這也是作者的專長之一,他善於刻劃人物的形象,使角色栩栩如生。例如大金潤潤給人十分深刻的印象。讀者閱讀後,只要想到她,腦中會自然浮現鮮活的畫面:她綁著雙馬尾,雙腳往兩旁跨,雙手叉腰,發出「喔──呵、呵、呵!」的高亢笑聲,配上睥睨的眼神。

〈霧之峰涼與渡廊下的怪人〉中,自稱第一發現者的兒島「身形矮小,但體格結實,臉上像岩石一樣凹凸不平,是那種走在鬧區會被誤認為中年男子,隨時可能被攔住問『喂,借個火吧』的類型」。雖然是涼的個人偏見,但卻也是一般人容易產生的刻板印象。

極為「親民」的內容與描述方式是本作一大特點。書中使用極為口語化的語句,加上許多網路流行用語,例如:「沒想到須藤的茄子臉爆氣的時候看起來居然那麼威!」「不要玩別人的傷口」。

由於本作描述的是校園中的故事,所以可以看到許多日本高中日常生活的樣貌,或是一些貼近日本庶民生活的情節。例如平常放學後會去家庭餐廳吃飯,或與好友相約前往會賣漢堡的咖啡店;不良學生翹課時會到頂樓聽音樂或躲在體育器材室抽菸等。另外從制服校章顏色就可以辨認年級,而日本很重視禮貌,所以就算是只隔了一個年級,一年級的學生也絕對不敢違抗二年級的學長、學姊。

平民化的描述使讀者倍感親切,產生共鳴,還能讓外國讀者間接認識日本文化。這也是東川篤哉在大眾娛樂小說上,表現地很成功的一項特質。
 

親身遊歷 貼近劇情

不同於《推晚》以麗子角度出發的第三人稱敘事,本作以類似自傳的第一人稱角度撰寫,透過主角敘述故事。且主角常暫時跳出劇情與讀者對話,有身歷其境的效果,有時讀者甚至覺得自己就在主角身邊。如:「好吧,在小奈緒把吊在空中的我拉上去這段期間,我先簡單說明目前狀況。」本格推理中,讀者與偵探掌握相同線索同步推理,而這樣的手法能讓兩者距離更加貼近。另外,本作以單篇故事串聯而成,而涼都會在每篇的開場向讀者們介紹自己與偵探社,所以雖然有些故事會有所關聯,但篇章閱讀順序不影響內容的理解。

最後甚至還出現主角與現實時間結合的狀況,令人耳目一新:霧之峰系列第一篇發表至今已逾十年,而對涼來說卻只過一年,所以她感到很混亂,但也因高頻率發生的事件感到充實。
 

漫畫手法 誇張生動

從上述例子也可發現本作畫面生動的特色。除了鮮活的畫面和人物,書中也會出現動畫常用的畫面暫停解說,或電影的轉場鏡頭。例如〈霧之峰涼與謝師之謎〉中,案發現場的受害者看似知道了線索,下一秒場景轉換到教室中,涼向老師敘述著事件經過。東川筆下的文字如同用分鏡串成的漫畫一般鮮活,這也是他的作品能夠吸引許多非推理迷的原因之一。

而作者一貫的特色就是漫畫般的誇張動作和搞笑情節,本作當然也不乏這類令人莞爾的劇情,只是有些搞笑橋段看起來有些不自然。〈霧之峰涼與十二月的UFO〉中的一幕:女老師向警部要求進入受害者鄰居的庭院後,突然對樹幹使出迴旋踢,精準地讓樹枝上作為證物的一截冷杉樹幹飛落,並危險地倒插在涼的身邊。雖然劇情誇張搞笑,卻會讓人不禁產生「為什麼不直接跟身旁的刑警說明並請他蒐證」,這樣單純但合理的疑問。

透過作者幽默的筆觸與鮮活的畫面,本作帶給讀者輕鬆愉快的閱讀體驗。彷彿與涼一同在鯉之窪學園中,經歷這發生了許多事件、充滿推理樂趣的一年。

記者 蔡佳珊
我是蔡佳珊,非常平凡的台中人一枚。 不知道為什麼一到宿舍就會很懶,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但是一回到家就會天天坐不住拼命往外跑。 忙起來會忘了吃晚餐。
記者 蔡佳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