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期

我的親情 我的愛情 我

簡單介紹我的人生。

我的親情 我的愛情 我

記者 吳偉立 文  2015/11/15

我常常向他人介紹自己的故事,一方面我認為自己的個性因為這段人生,與同儕們總是大相逕庭,想藉由述說這段故事給我在乎的人,讓他們知道我為何不同;另一方面,藉由每一次的述說,我都能得到相異的感想,漸漸地也變成某一種我認識一個人,或者了解一個環境的方式。
 

酸澀的家庭

家裡有八個成員,父親、三位母親、姊姊、哥哥、我,再來是妹妹。姊姊是父親第一任老婆的孩子,我和哥哥是第二個,妹妹則是由年齡比我姊姊還小的第三任老婆所生下,但這三位媽媽們相互之間感情非常好,常常一起相約出去逛街吃飯,甚至與父親四個人一起出國旅遊。從小我和哥哥最親,姊姊在我小學時就已經不住在家裡,所以那時印象很模糊,直到我和哥哥紛紛出了社會,她反倒成為最照顧我們兄弟倆的人。

我從小便是被毆打長大的。可能因為職業關係,父親對我所的話十分之九都是髒話,他心情不好時毆打我,我做錯事時毆打我,常常因為哭喊得太大聲導致鄰居報警,至今還留在身上的傷也滿多的,包括肩胛骨移位,兩隻手腕骨折……,當時的家具都滿是斷裂的痕跡,因為父親總是抓著我摔來摔去。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因為我小學數學考了七十幾分,被質問上課都在幹嘛,我說在玩鉛筆,於是被父親拖進廚房威脅要剁掉我的手,接著我逃出家門,在公園和超商徘徊了幾天才被找回去。那次應該就是我第一次被「趕」出家門,會在趕字插入括號,是因為每一次我都不知道該跟別人解釋我是被趕出來的,還是自己跑出來的。

多次進出社工局,社工阿姨們都無法把我帶出家裡,也許有部分是因為我總是幫父親講話。其實我還是很喜歡我父親,他喜歡玩模型、遙控玩具、車、網路遊戲,也常常開心地跟我們分享他的收藏,有時候又突然語重心長地跟我們述說人生道理,他知道自己因為沒讀書而誤入歧途,所以告誡我們這些孩子成績都要很好。我至今還記得,當年還在學九九乘法表的時候,父親拿著另一個附有九九乘法表的墊板,說他也要跟我一起背的那個表情。

總之,我知道他是非常愛我們的,只是他的表現方式過於沉重。直到我國中最後一次被「趕」出家裡,我下定決心不再回家,特別用身上的錢坐車到離家裡很遠很遠的地方。一開始我用身上的四千多塊活了幾個月,加上姐姐的幫助,到找到穩定工作之後,我才算是正式離開家裡。那段歲月,即使工作上了軌道,我仍常常窮到甚麼都不能吃在等薪水發下來,或者國高中的註冊費生不出來時,都曾經動過「還是回家吧。」的念頭,但至今,我都不曾回到家裡過。

事隔了好幾年,在我大一時,姊姊舉辦了婚禮。我偷偷跑到婚宴很角落的地方,遠望著好幾年沒見面的父母親,我們之間存在著某種默契,我知道他們知道我已經長大了,我也知道我想回去時就可以回去,但,我總覺得還不是時候,或許等大學畢業,或許在等甚麼,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於是自己嚎啕大哭了幾分鐘後,默默地離開。
 

更高層次的愛情

在沒有家庭的情況下,我常常把我的朋友,或者比較親近的長輩,當作另外一種的家人。而愛情對我來說,更是另一種非常重要的親情。

第一個女朋友,是我小學高年級時最好的朋友,但一直到國中我們才開始交往。他對我來說意義非凡,她看著我經歷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刻,失去家庭、經濟壓力的重擔、心理疾病的出現……等,有她的陪伴我才能熬過那些日子。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常常聊天或者約出來吃飯,他便是我認定的第一個「家人」。


至今也常常相約的初戀女朋友,圖為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拍下。
(圖片來源/吳偉立提供)

第二個女朋友,則是在高二時才認識,認識幾天就開始交往了,她是單親家庭,但小小的家裡非常溫暖。她的媽媽是位老師,常常邀請我去她們家一起吃飯,關心我的課業、人生,她讓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家庭,她的母親曾笑容滿面地對我說:「我的女兒把你當作家人,那我就把你當作乾兒子吧。」那一年,算是改變我思想的一個轉折,我突然意識到身旁很多人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還是會用全部的愛去對你好,去包容你所有負面思想,所有怨天尤人的情緒。


現今在上海留學的第二任女朋友,
她的媽媽現在還是常常傳訊息給我關心我。
(圖片來源/吳偉立提供)

在準備考大學時,我與第三任女朋友一起合租一間房子的其中一個小房間,房東奶奶是另外一個非常照顧我的長輩,因為她的子女都在國外工作,很少回來陪她,因此直到現在雖然我上了大學,這兩年的農曆新年我都還是會回去吃她煮的飯菜,領她的大紅包。

我們三人一起生活了幾個月,那時我的工作是頗高收入的夜店公關主管,因此少了金錢的煩惱,我們過得還滿開心的,加上房東奶奶特別的疼愛我們,我們也視她為家人,彼此好像都填補了缺失的那一塊,那幾個月我算是過了從沒有過的幸福生活,第一次有一個歸屬感的感覺,有一個「回家」的地方。因為他們的鼓勵,在認真苦讀之後,我考上了交通大學,卻也因為考上大學離開了台北,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淡,大一過了一學期就分開了。雖然名分上消失了,我們還是常常聯絡,談著彼此的生活、感情,或者只是單純的互相關心,我覺得這種緣分是最難得的,比其愛情,這種更深厚的親情,才是我想像中的「愛」。


至今感情還是很好的朋友的她,是認識了十年以上的家人。
(圖片來源/吳偉立攝)

其實還是有無數的「家人們」,在我的人生中幫助了我。看到夜自習大家相約出去吃飯,只有我沒錢留在教室背單字餓肚子,每天準備一個便當給我吃的數學老師;在夜店挖掘我,還讓我不休學破例待在公司幫忙,把我當弟弟的經紀人;還有我現在最愛的人,每天待在一起,交往快三百天的女朋友……等等。


我與我現在最愛的人。(圖片來源/吳偉立攝)

我的人生道路真的很崎嶇,但時不時的都會讓我很幸運地碰到這些家人們,替我轉向正確的路,讓我順利地走到了現在。人生故事並非由自己一個人所能寫下,這些人對我來說就是家人,他們參與了我的人生,一起寫下了這段故事,我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會是如何,但我覺得即使沒有與一般人一樣的家庭,但有這些我愛的人們扶持著我過來了,這故事似乎也算是幸福美滿的。

記者 吳偉立
大家好,我叫Willy 請不要叫我的中文名字,因為我會覺得很奇怪 小眼睛,短腿,興趣是跳舞,Locking n Party 個性非常的衝動,自認為永遠是這個社會正義的那一方(?) 希望大家在我們文字裡有看到我的想法,我的人生 以及我對每件事物的解讀 PEACE & LOVE  
記者 吳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