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期

三年不鳴 一鳴驚人?

中國大陸的高中生,慣以三年的「填鴨式教育」應對競爭激烈的高考,希望藉此改變命運,但現實往往難如人意。

三年不鳴 一鳴驚人?

記者 竇玉帥 文  2015/11/22

由於嚴酷的競爭,中國大陸的高中生往往在高中的三年間埋頭苦讀,「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期待能在三年後一鳴驚人。但種種現實卻表明,學生們通過高考(大學聯考)改變命運的願望往往落空,高考給學生們帶來的不利影響亦亟待解決。
 

改變命運 咬牙堅持

「改變命運」是與高考最緊密關聯的詞。從進入高中的那天起,學生們便被老師教導:好好學習,只有高考才能改變命運。這從高中教室牆上用以鼓勵學生的標語便可窺見:「決戰高考,改變命運。屢挫屢戰,笑傲群雄」、「辛苦一年,受益一生」。近年來,由於社會階層分化,一些另類標語在賺足人們眼球的同時,也讓高中生進一步看清了形勢的嚴峻性。例如,「吾日三省吾身,高否、富否、帥否。否,滾去學習」,在讓人捧腹大笑的同時,揭露寒門學子面臨的現實壓力;「不學習的女人只有兩個下場:逛不完的菜市場、穿不完的地攤貨;不學習的男人只有兩個下場:穿不完的阿迪吊絲、撿不完的破瓶爛罐」,雖然難掩價值觀偏差,卻對學生們所恐懼的失敗者命運做出了精確描畫。


高中教室內的標語。(圖片來源/鳳凰網

正是在這樣的重壓下,全國各地的高中生無論願意與否,都必須投入這場「三年不鳴,一鳴驚人」的殘酷「戰鬥」中。以「超級中學」河北衡水中學為例,該校學生需在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晚上十點十分才能就寢,即使加上中午一小時的午休時間,其學習時間,仍然達到驚人的十五個半小時。這個數字,幾乎是國家規定的八小時標準工時的兩倍。除學習時間長以外,高中生活的另一特點是管理嚴苛。在衡水中學學生長達十五個半小時的學習時間中,學生的各項活動都受到學校嚴格管控,除學習以外,學生的活動只有吃飯、睡覺、跑操、上廁所,而這些單調的活動,也被安排的十分緊湊。通常,學生的實際用餐時間,不會超過半小時;至於洗漱,則只有十五分鐘。


衡水中學作息時間表。(圖片來源/高中生学习

在學科方面,未分科之前的學生需要同時學習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生物、政治、歷史、地理十門課程。而分科後的學生,雖然可以依據文理科不同而少修物理、化學、生物或政治、歷史、地理三科,卻又要面對頻率可能高達每週兩次的模擬考試。更為糟糕的是,為了留出充足的時間為高考做最充分的準備,大多數學校,會讓學生在高三前學完所有內容。將本應學習三年的內容硬塞到兩年內學完,這又為學生帶來了更深的痛苦。
 

資源不公 美夢難成

然而,高考改變命運的神話,正變得越來越蒼白。由於不同地區間經濟發展水準的差異,各省教育資源亦有差距,相對的,各省考生通過高考進入理想學校的幾率也有很大不同。例如,二〇一四年,河南省高考人數72.4萬,一本(本科一批,全國可進入該批次的考生約占考生總數的8%)人數5.02萬,錄取率6.93%;而北京高考人數7.05萬,一本人數1.75萬,錄取率24.81%;上海高考人數5.2萬,一本人數1.14萬,錄取率21.94%,錄取率差距超過15%。同樣,由於名校往往傾向於招收高經濟發展地區的考生,落後地區的考生進入名校的機率便更低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被譽為「中國最高學府」的北京大學。二〇一二年,北京大學在只有7.3萬考生的北京,招收名額為614人。與此同時,考生總人數為北京市考生人數45.5倍的河南、山東、四川、安徽、湖北、河北六省,卻只有409個名額,遠不及北京一地招生人數,因此被民眾譏為「北京人大學」。雖然目前有允許考生「異地高考」的政策,但這些考生卻只能報考職業技術學校,而非學術研究型大學,因此僅具象徵性作用。


河南青年程帥帥向北大贈送「北京人大學」匾。(圖片來源/百度

而即使成功進入大學,學生們也未必就能改變命運。雖然由於大學擴招,使高考的通過率從一九九八年低於40%到現在已超過70%,但由於配套設施、相應師資等方面的發展趕不上錄取人數的增長,通過擴招進入大學的學生,往往只是淪為了教育商業化的犧牲品,雖然付出了四年時間,卻沒有學到真正的專業知識或技術,一旦畢業便面臨就業難問題。
 

本末倒置 後患無窮

長期以來,高中生的目標便是在高考中取得佳績,卻忽視了學習獨立思考、培養專業知識的重要性。由於高考的考試內容和標準單一,學生不需要做探究性思考或個性化闡述,把課本上的知識搬到考卷上才是獲得理想成績的穩妥方法,因此,老師的教學重點,以及學生的學習要點,只在於如何把課本上的知識記牢。導致學生在高中階段雖然刻苦學習,卻沒有學到獲取知識的能力和方法,亦沒有培養出創新能力和對學習的興趣。

這種做法的後果在學生們進入大學便會一一顯現。習慣被學校安排好生活的他們,不知道該怎樣計畫自己的大學生活。高考之後,他們因缺乏對知識的興趣,往往找不到繼續學習的動力。即使在包容、自由的大學中,他們仍然受到高中僵化、狹隘思維的影響,大學四年度過,他們只是晚畢業四年的高中生。
 

他山之石 仍需發展

臺灣於二〇〇二年廢除大學聯考,參考美國設立了多元入學方式。改革後,學生擁有甄選入學和考試分發入學兩種途徑可選,其中,甄選入學又包括繁星推薦與個人申請。選拔方式改革的重點是革除「一考定終身」的弊病。在考試分發入學中,將平時成績也納入考核範圍;甄選入學則為擁有不同才能面向的學生開闢了入學通道,使其免於應對標準化考試之苦。但這種考核方式仍有爭議,例如,由於個人申請花費較高,對低收入戶的學生造成不公;將平時成績納入考核,則使高中生從高一、高二就有考試壓力,補習班蔚然成風;對於不再標準統一的多元入學方式,在操作過程中可能出現的不公,更是質疑聲不斷。

芬蘭高中生可選擇全國統一入學資格考試,或是各校自主命題專業考試以申請大學,並且可申請進入大學教育或專科學院教育。相比於臺灣,芬蘭的考生可選擇性更多。再加上芬蘭人口較少,貧富差距不大,因此這種考核制度獲得多數考生們的支持。

解決大學入學考試的問題,關鍵在於使教育資源多元化,只有當教育資源可以滿足絕大多數學生的需求時,因為競爭而使教育本末倒置的情況才能得以改善。

記者 竇玉帥
作為一個不幸擁有內向性格的新聞學專業學生,我一直在不屈不撓地和自己做著鬥爭.  
記者 竇玉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