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期

台灣超低生育率 人口失衡

台灣超低生育率,將造成未來兩代人口減半,無論是社會或經濟面是否能因應,是全台人民需共同克服的難題。

台灣超低生育率 人口失衡

記者 林謙耘 報導  2015/11/29

台灣目前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二名,預估在二○一六年老年人口將正式超過兒童的數量,二○二二年死亡數將大於出生數,屆時台灣總人口數將呈現自然減少狀態。面對未來兩代人口減半的情況,無論是社會面抑或是經濟面是否能夠因應,將是全台人民需共同克服的難題。
 

成效顯著的台灣家庭計畫

自一九六四年起,政府逐步實行家庭計劃政策,喊出「兩個孩子恰恰好,一個孩子不嫌少」的口號,並引進避孕藥、保險套等,避免人口無限制成長。由於家庭計畫成效顯著,台灣新生兒數量從當時的四十幾萬跌到目前的二十萬,甚至被美國人口危機委員會,評為控制生育率第一名的國家。長庚大學醫務管理學系教授陳寬政表示,除了政策成效外,五○年代因為新生兒存活率提高,不需要再生那麼多孩子,所以生育率自然地下降,民眾當時有避孕的需求,加上適逢政府提供避孕措施,成效自然相當好。


台灣政府曾經實施過計畫生育政策。
(圖片來源/
visual information dsign
 

台灣超低生育率 人口失衡

家庭計劃的推波助瀾,加上國人生活方式的轉變,家庭已經不是人生唯一的選項。二○一四年台灣生育率是全世界排名最後一名,目前的生育率更低於「超低生育率」1.3人。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楊靜利表示:「低生育率影響最大的是人口結構,台灣未來的人口金字塔呈現倒三角形,上面很寬,中間窄窄的,下面又最小,有一天是會垮掉的。」陳寬政也表示:「台灣現在跟中國大陸一樣,也是兩代人口減半,但我們是自動實施人口一胎化政策!」低生育率造成的問題,從經濟層面來看,一個社會中,推動經濟發展的人才占總人口固定的比例,當新生兒數減少,意味著這樣的人才數目也會隨之銳減。除此之外,低生育率造成的後果將導致市場縮水、工作缺額降低,以及老年人口比例居高不下等問題,未來青壯年人口的壓力及負擔將越來越大。


近年來台灣生育率一蹶不振。(圖片來源/ETtoday東森新聞雲
 

台灣年輕人 不願多生

即使面臨少子化以及其連帶的問題,台灣年輕人普遍仍不願意多生小孩。目前懷有一子的蔡小姐表示,三十歲以前還在為事業奔波,為夢想努力,直到一切都穩定下來後,才決定結婚。而她遲遲不敢生子的最大原因,並非經濟因素,她認為:「這個世界非常混亂,價值觀不正確,以後社會的不確定性,人心不古等,都是該不該生孩子的考量。」至於有沒有考慮生第二胎,基於經濟及時間的考量,她說還是以一胎為主。就讀中正大學的黃同學則表示,以後想生兩胎,一方面是因為只生一個怕他會太孤單,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養小孩需要相當龐大的花費,兩個小孩對她來說是一個剛好的狀態。

對於台灣的超低生育率,楊靜利認為,低生育的原因包含許多層面:社會先安業再立家的觀念、年輕人對前景不看好、職場上的工作壓力、育嬰不友善的環境,以及托育制度不完善等。陳寬政則表示,高等教育擴張也是原因之一。八○年代台灣生育率大幅降低,即是因當時處於生育高峰期(十八至二十二歲)的女性,有機會到教室中學習;而大學教育教導學生們追求成就,並非奉獻家庭,自此生育率一蹶不振。
 

改變 人民政府想得不一樣

「我覺得良好的教育政策會是我生小孩的考量,生育津貼對我個人來說幫助不大。」黃同學說道。蔡小姐則希望社會能先營造友善的托育環境,再塑造好的教育環境。政府應該要從根做起,否則當人民對政策失望後,就會把小孩送到國外去,或直接選擇不要生。她希望政府能正視人民的需求,目前隔靴搔癢般的制度,實質幫助並不大。

政策因應方面,陳寬政表示政府根本無心改善少子化,控制生育率第一名的良好政績,如今仍深植官員心中。再者,人口政策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砸了錢卻要在二、三十年後才看得見成果,任期內的績效幾乎是零,因此政府也不願意碰這燙手山芋。楊靜利則抱不同想法,她認為政府欲改善少子化問題,但是往往喊了很多口號,卻沒有明顯地落實,且阻撓的因素也很多。例如勞工委員會想要減少非典型勞工(派遣員工等)的比例,使其有更穩定的工作,提升生子意願,卻造成雇主的強力反彈,使此政策無法順利推行。此外,台灣的稅收比例極低,因此無法如北歐等社會福利好的國家,砸重金提升生育率,再加上人民對於政府的不信任,以及政府為了選票不敢調升稅賦等,導致政府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有所作為。不只是政策面向,托育環境、教育環境等社會因素,都是影響生育率的原因。提高生育率就如同全民運動一樣,需要全國國民齊心協力,一同度過少子化難關。
 

養兒防老不防老

「幾千年來養兒防老,一直都是我們人類老年生活最可靠的依據。」陳寬政表示,他認為靠儲蓄、投資、做生意等方式,仍無法提供完善的老年安養生活「老年人的生活是當代的生活,而儲蓄卻是過去長期累積下來的,很大的比例是過去的生活水準。用過去的儲蓄來過老年生活,是行不通的!」他還開玩笑地說,假如有一天一無所有了,只要走去兒子家,敲了門之後便可以進去,孩子是最後的保障。楊靜利也認為,養兒防老不單單是經濟面向的擔保,生活照顧、心靈慰藉等層面也都能被滿足。此外,養兒防老與社會養老之間,概念大同小異,只是形式上不同,社會養老是將所有的家庭集結成一個大家庭,政府最終還是從下一代的孩子身上,拿資金解決當代老年安養問題。

記者 林謙耘
我是謙耘, 目前就讀於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未來的一年, 將以完成高品質又有社會價值的新聞為目標, 持續努力!!  
記者 林謙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