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期

旅行 不只是旅行

隻身前往日本一個月,不再走馬看花地瀏覽風景,而是完全沉浸在人文風情中。

旅行 不只是旅行

記者 呂安文 文  2015/11/29

「好想再親眼看一次甲子園呀。」二〇一四年的初春,看完由馬志翔所執導的電影《KANO》後,為了甲子園的冠軍奮戰的身影與拚勁,也在心裡許下一定要再去日本的心願。真正開始規劃這趟旅程,卻是隔年的事情了。二〇一五年寒假,從北海道回來之後,我才開始一點一滴地存下旅行的經費。

一個人的自助旅行事前需要準備的事情非常多,大至機票、住宿、行程,小至不同的交通工具有哪些不同的優惠組合,從前都是將這些繁瑣的事情交給旅行社處理,然而為了將花費控制在預算內,這次全都由自己親手進行,反覆地上網查詢,花費非常多時間,直至六月初才全部拍板定案。

期盼好久,終於到八月五號的下午,爸爸載我出門前往桃園國際機場。在路上才驚覺,居然忘記帶相機了!在心中掙扎一番後將這件事告訴爸爸,最後決定繞回家拿,在回家的途中他隨口問「那護照有帶到嗎?」我想了想,天啊,我竟然壓根忘記出國需要護照這件事,幸好有爸爸的提醒,否則這趟規劃、期待好久的旅程就泡湯了。
 

第一次自己長途旅行

旅程第一站是日本的九州地區,飛往福岡所需的時間並不長,我帶了本小說打算消磨這段時光,然而獨自旅行的緊張、興奮,再加上抵達福岡機場的時間接近晚上十點,幾乎就是與青年旅館接待所約定的時間,慌張的我再度忘東忘西,小說就這樣被留在飛機上。

到了博多市區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到便利商店領取事先預訂的網路卡,接著尋找這幾天落腳的青年旅館,這對於方向感十分不好的我而言是莫大的挑戰。握著手中的地圖,一個人在僅有路燈的街上拖著行李,在青年旅館附近繞了好幾圈,最後終於看見小小的招牌,以及在門口整理準備要關門的接待人員。我趕緊跑過去連聲道歉,他卻只是揮揮手表示這不算什麼,還貼心地幫我將沉重的行李提上三樓,順便向我介紹房間及其他設備。房裡還有另外五名室友,不過大家都已經睡了,剩我一人坐在床上研究該如何使用網路卡,還有確認隔日的行程。

第一次住在青年旅館與陌生人共享房間,僅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床。(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第一次住在青年旅館與陌生人共享房間,僅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床。(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由於九州幅員廣大,不管要從博多到哪個城市都至少需要一個小時的交通時間,到長崎甚至需要三個多小時。從沒體會過如此長時間車程的我本來認為,自己一個人搭乘長途列車能做的事情不多,無非就是用手機上上網,或是闔眼補眠。但是當我偶然抬起頭望向窗外,九州的景色映入眼簾,目不暇給的美麗讓人捨不得將視線移開。
 

各式各樣的初體驗

除了長途列車外,住在有陌生室友的青年旅館,對我來說也是十分新鮮的體驗。與飯店不同,在這裡必須與其他人共享大部分的空間,例如衛浴設備、廚房、甚至是房間裡的垃圾桶。大部分的青年旅館都有交誼廳,通常在結束一整天的行程後,我會坐在交誼廳裡確認隔天的交通及景點,有時候會和同坐在交誼廳的房客交換情報,因此雖然早在出發前就安排好每日行程,但是不照表行動卻是常有的事。

有一天晚上,在回青年旅館的路上,意外得知棒球選手陽岱鋼當晚會在福岡巨蛋出賽,便立刻在車上查詢該如何前往、該如何買票,就這樣迎來了我第一次觀看日本職棒的體驗。由於陽岱鋼屬於客場球隊,因此加油團只有左外野的一小區塊,不過當眾人齊聲吶喊時,加油聲也十分驚人。另外,不論是日本還是台灣,在比賽進行中都會有工作人員在觀眾席四處走動,販售各式各樣的商品,但是日台兩地不太一樣的是,日本球場販售啤酒的工作人員特別多,而且大多都是女生。

在日本球場販賣啤酒的銷售員,每個人都十分熱情有活力。(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在日本球場販賣啤酒的銷售員,每個人都十分熱情有活力。(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不僅是職棒,我也跑到了位在神戶旁邊的甲子園球場觀看了日本高中棒球的盛事——夏季甲子園大賽。這是我第二次看甲子園的比賽,卻是第一次坐在應援區,看的不只有球場上奮力揮汗的比賽,還有場邊熱血沸騰地替自己學校球隊加油的學生、校友、學生家長等等。光是來自學校的啦啦隊就非常龐大,除了穿著啦啦隊服加油的女學生外,還有樂隊替球隊、球員演奏專屬的曲目,以及配合曲目起舞並帶頭吶喊的應援團。

每場激烈的賽事終有勝負,坐在應援區就能非常明顯的感受到兩樣不同的心情,雖然我並沒有偏好的球隊,卻也會因為看到身旁穿著制服的學生因球員擊出好球而跟著歡呼,看到球員出局而跟著難過。尤其當比賽結束時,落敗的那一方加油團,或默默流下遺憾的眼淚、或抱頭痛哭期許明年能更上一層樓,讓人感受到甲子園在日本人們心中的崇高地位。

因為球隊落敗而神情失落的樂隊女學生。(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因為落敗而神情失落的樂隊女學生。(照片來源/呂安文攝)
 

一期一會 且行且珍惜

「一期一會」,在日文中代表的是這輩子僅有的一面之緣,由於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面了,引申應當珍惜當下的相遇之意,這趟旅程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不只是每一處的風景,還有各式各樣的「一期一會」。

在長崎等公車前往稻佐山的時候,旁邊有一群同樣要上山看夜景的臺灣遊客一家人,為了確認是否位於正確的候車亭,他們努力用英文向我詢問,在聽到我用中文回應時他們好開心,很久沒說中文的我也很開心。我們便一路從長崎車站聊到稻佐山上,回程再度相遇,搭乘同一班列車回到博多,更神奇的是,兩天後我在鹿兒島的城山展望台上又遇見這一家人。

還有在PTT(批踢踢實業坊)的日本旅遊板上遇到的旅伴,我們在京都騎了整個下午的自行車,坐在鴨川河堤上看著夕陽談天,最後一起吃頓晚餐,便沒機會再相約了。

雖然這本是趟只有自己的旅程,在旅行的途中卻有許多不期而遇的緣分。從前與他人同遊時,這樣的感覺並不強烈,然而當身邊少了一個可以隨時分享美景與話題的對象後,對於每一次的相遇都將格外珍惜。
 

旅行的意義

在這段旅行中,大部分的時間多是獨自一人,除了自己與自己談話,也和自己欣賞美景,但我不認為這是孤獨,而是旅行的其中一種意義。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總會在意別人「你快樂嗎?」或是「你看到了什麼?」卻鮮少問問自己「我開心嗎?而我又記得了什麼呢?」之於我來說,旅行的其中一種意義便是好好與自己相處,用心體會,在遇到下一個人時,才能夠有滿滿的東西帶給對方。旅行是如此,人生也是。

記者 呂安文
喜歡藍藍的天跟藍藍的海,喜歡旅行,喜歡溫暖,喜歡笑容,我是呂安文。
記者 呂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