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期

誰殺了白雪公主

湊佳苗黑暗作品《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對網路霸凌、媒體亂象,以及同事之間心機的鬥爭描寫鞭辟入裡。

誰殺了白雪公主

記者 何佳頴 文  2015/11/29

美麗動人的三木典子,擁有雪白的肌膚、如墨的秀髮,宛如明星一般的美貌令她贏得了「白雪公主」的稱號,卻身中數十刀,被焚屍於樹林之中。《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白ゆき姫殺人事件)以一場驚悚的「時雨谷粉領族命案」拉開序幕,美麗的受害者卻不得善終引起媒體的追逐與網路上熱烈的討論。


湊佳苗作品《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圖片來源/博客來

日本作家湊佳苗(湊 かなえ)延續上一部熱銷作品《告白》(こくはく)的氣勢,採用一貫描寫人性黑暗的風格,以小報記者為第一人稱視角,訪談相關人員並以輪流敘述的方式鋪陳案情的發展,如逐字稿般呈現,並在書末加上網路論壇的討論與新聞報紙輔佐閱讀,深刻刻畫人性的醜惡與對時事的諷刺。
 

媒體操弄 扭曲的真相

湊佳苗以開門見山的方式展開故事。相貌姣好的三木典子被殺害,慘死於雜木林中,與她同期進入公司的同事城野美姬,卻在此時謊稱母親重病而請了長假,從此失去音訊,原本平凡無奇的美姬一夕之間成為全國皆知的嫌疑犯,引發嗜血媒體與網路鄉民的搜尋,美姬的個人資訊更逐一被披露於媒體與論壇上。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由記者赤星雄治作為引導的角色,全書以他對於兇殺案的調查為主軸,一歩一歩深入案情,但調查目的並不在於尋找事實,赤星雄治選擇將焦點著重於調查嫌疑犯上,對於人物的採訪也從三木典子的同事,轉變為城野美姬的相關人。赤星雄治共採訪了十五個人,包含了美姬的同事、同學、鄰居以及家人,在多重觀點的證言下,記者僅擷取部分證詞而成的新聞報導,不僅充分展現了現代媒體腥羶色的風格,更扭曲部分受訪者的原意,報導完整地說明了美姬如何「心靈扭曲」,導致最後犯下殺人案的過程,獲得觀眾熱烈討論,使赤星雄治從一開始鬱鬱不得志的美食記者,成了獨家報導的大功臣。湊佳苗以採訪逐字稿與新聞報紙兩相對照的手法,呈現媒體操弄的可怕,媒體霸凌也可以是殺人的武器,就算仍沒有證據證明誰是殺人兇手,「城野美姬是殺人兇手」卻彷彿已在赤星雄治的報導上被默認為事實。


臺灣媒體慣用煽情報導,綁架了閱聽眾的眼球。(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與故事雷同的媒體亂像也發生在臺灣,以二〇一四年舉國震驚的臺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為例,嫌犯鄭捷於臺北捷運板南線隨機砍殺,造成四死二十四傷。但凡任何與鄭捷有點關係的人,都成了新聞媒體的訪談對象,小時候的跆拳道教練、父親的同事、遊戲的網友等等,就算與鄭捷不甚熟悉,每個人卻都努力舉出鄭捷的特殊之處,甚至找出高中畢業紀念冊中鄭捷的留言:「我沒有放火燒我家。」試圖以生活中的蛛絲馬跡證明鄭捷兇殘的面貌,記者甚至將鄭捷殺人的動機歸咎於他常玩的線上遊戲──英雄聯盟(LOL)和神魔之塔(Tower of Saviors)。通篇報導將鄭捷徹底塑造成一位想法怪異、心靈黑暗的宅男,除了事件本身,大部分新聞都是受訪者與記者的臆測,報導焦點一再扭曲,新聞已失去其應有的公正與客觀性。
 

鄉民文化 人心隔肚皮

「城野姐的特色就是沒有特色,愈是這種人愈鑽牛角尖。」──同事滿島榮美
「國中時有個同學把抹布踢到城野美姬頭上,後來他就出了車禍,美姬有詛咒的魔力。」──同學尾崎真知子
「美姬小時候就會舉行詛咒儀式,還把廟給燒了。」──鄰居八塚絹子
「我製造的黑暗在她內心不斷成長,最後引發了悽慘的事件。」──同學江藤慎吾

儘管沒有明確證據顯示城野美姬是兇手,但是過去與美姬相關的人在接受訪談時,總是放大檢視美姬以往的生活軌跡,乍看之下每個人都是陳述同一件事情,過程卻不盡相同,他們在不同之處誇大關於美姬言行的細節,加入自己的想像,加油添醋地杜撰美姬黑暗的一面。並不是大多數人都瞭解美姬,卻都為她解釋了殺人的動機,並下了註解。

「雖說是正當防衛或意外,但如果美姬殺了人,她可能無法承受罪惡感。」美姬的大學好友前谷美野里為美姬寫了一封抗議信,看似好意的辯護信中,卻在無形之中替美姬認了罪。這封信同時透露了許多當事人的隱私,包括美姬的地址與大學,更在社群網站上「不小心」公布了美姬的全名,以這些資訊為基礎,網友開始人肉搜索,一歩歩挖掘出美姬的所有背景資料。

當城野美姬成為嫌疑犯後,所有人的證詞中都隱隱透露出惡意,以美姬的生活歷程合理化她的殺人原因,就連父母都不相信美姬的清白,為美姬殺人而道歉。於是殺人案件的關注焦點逐漸糢糊,成了城野美姬的黑暗成長史。與殺人案件無關的人便在不知不覺中,一同編造了一個美姬成為內心扭曲「魔女」的故事。

「這些文字所描寫的,真的是城野美姬這個人嗎?我愈來愈不瞭野自己了。」──城野美姬

眾說紛紜下,無辜的城野美姬被渲染為內心陰暗的殺人兇手,讓她決定留下自白書便求去,最後章節〈當事人〉使撲朔迷離的案情終於獲得真相──城野美姬是無辜的,兇手另有其人。網友從案發到逮捕真兇的過程中,那些在社群網站上充滿攻擊性的批判,使美姬在現實生活中面臨極大的冤屈與壓力,再次見證不負責任的鄉民文化就是這起悲劇的幫兇。本書透過「曼瑪羅虛擬社群」中網友的發言,將鄉民文化描繪得淋漓盡致,網友枉顧事實真相,自認為正義的發言卻不必負任何責任。


科技的發達衍生出鄉民文化,常常造成網路霸凌。(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社會的黑暗現實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講述懸疑的殺人案,不同於其他推理小說,湊佳苗在帶領讀者破案、一歩步接近事實的過程中,將焦點放在扭曲的媒體與人性上,深刻探討媒體霸凌與鄉民文化。

因科技進步、網路發達,人人都可以是鍵盤柯南、鍵盤評論家,只要坐在電腦前,所有資訊都可以信手拈來,網友便自覺能掌握全局,不負責任地隨意批判,甚至最後造成鍵盤殺人的慘劇。而赤星雄治身為簽約記者,決心靠著時雨谷命案的獨家報導一炮而紅,捨棄職業道德,做出譁眾取寵的故事性報導,與臺灣時下八卦周刊的手法頗有相似之處,八卦周刊擁有一定的影響力,卻經常不經求證,報導錯誤百出,媒體亂象之餘,更可能造成媒體嗜人。

本書雖然推理邏輯仍稍嫌薄弱,並沒有完整解釋許多為營造殺人案件而鋪陳的伏筆,但湊佳苗對女人之間的鬥爭、媒體與網路的霸凌描寫入微,可說是湊佳苗黑暗系列小說另一成功代表作。

記者 何佳頴
喜歡旅行,但很會迷路;愛吃,但很挑食;喜歡夏天,卻討厭流汗。
記者 何佳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