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期

以家為本 舞出文化

一個關於霹靂舞者Over The Top與跳舞文化的故事。

以家為本 舞出文化

記者 曾煥富 報導  2015/11/29

古峻瑀(Over The Top,以下簡稱OT。)是一位霹靂舞者(Bboy),除了舞者的身分外,他還擁有一個服飾品牌與一間髮廊。這樣的多重身分,都源自於跳舞,而且是為了推動跳舞的文化而存在。

OT從小就喜歡與人群相處,享受與朋友在一起的感覺。因為這樣的個性,讓他認識了霹靂舞(Breaking)。他高中那一年,因為發現身邊的朋友都在跳舞,於是沒有多想,便加入了他們的行列,沒想到一踏入這個文化,就馬上被吸引住。在跳舞的世界裡,除了一般的練習,人們會與朋友甚至是不認識的人一起尬舞(Battle),藉此讓自己的舞蹈技巧更上一層樓。在不停交流的環境中,OT認識了來自各地的舞者,也在自己開班授課後,組成了自己的舞團,「Over the Top」。


OT總是對跳舞懷抱熱忱,享受每個跳舞的當下。(照片來源/Over The Top臉書

 

從零開始 互相磨合

「Over the Top」的團名來自一句偶然看到的標語,「超越頂尖」的意象讓OT印象深刻。成團後,OT改掉了自己原來的名字「Monkey」,正式以「Over the Top」當作自己的名字。舞團成員多半是來自新竹苗栗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平均年齡比起其他舞團小。創團時,OT的初衷是讓學生們開心地一起生活一起練舞,然後開一間店,大家一起經營,讓舞團有真正成為「家」的感覺。但在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事情好像沒有想得那麼簡單。

「要組好一個團永遠不是一個人的事,是整團的事情,你要把他管理好或安排好其實是蠻難的。」OT感嘆地說。舞團中的團員因為年紀較小,想法很多,相對想要的東西也不盡相同,所以合作的時候難免會出現摩擦,這樣的問題一直存在在舞團內。最明顯的地方是對物質的需求,當團員們都想要得到東西的時候,勢必會有一些紛爭。對於摩擦,OT說已經屢見不鮮,雖然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無奈,但這種事就像幫團員認清自己的未來。「人在改變,但是我要講的就是,我們不會變。」OT篤定說道。就算有再多摩擦,Over The Top舞團都不會改變想開心跳舞的初衷。這個舞團,就是每一個團員的家,也是OT最能放鬆的地方。


舞團總是一群人開心練舞和生活。(照片來源/Over The Top臉書

 

比賽合作 找到定位

參與比賽對於一個舞團來說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是能拿取獎金,一方面是能打響舞團知名度。在二○一三年,Over the Top第一次參加了霹靂舞界的指標性排舞大賽:「一年尬一次」(Battle Of The Year,以下簡稱BOTY。)那年他們拿下了台灣區的第三名,讓舞團知名度大增。但隔年卻鎩羽而歸,對於這點OT覺得是上次的成功讓他們產生了惰性,甚至小看了比賽的水準,於是他決定今年不參加BOTY,讓團員更加了解彼此的習性並磨合,同時穩定團體內的人數,強化團員的默契與目標,使舞團達到更高的境界。


二○一三年,舞團拿下了BOTY比賽的第三名。(影片來源/YOUTUBE

「我希望BOTY這場比賽不是在乎輸贏,而是在過程中找到彼此一開始的革命情感。」OT說著,笑容裡帶著一點點苦味。他也表示輸贏並不是不重要,只是因為每場比賽的評審口味都不一樣,像是比賽「Red Bull BC One」,從歷屆冠軍名單中,就能發現每年評審口味都會不同,有時候偏向基礎,有時候偏向個人風格。所以最重要的其實是練習的過程,對OT來說看著學生們的成長,才是會讓自己一輩子都記住的事。

 

品牌打造 回饋文化

一個「家」除了彼此和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缺乏經濟的穩定。金錢一直是OT的一大煩惱,除了出去比賽拿獎金跟授課外,舞團幾乎沒有其他的經濟來源。於是他決定幫當時有在贊助他的服飾品牌「Creation paradise」開一家店,希望能從服飾店得到一個穩定經濟來源。沒想到在幾年後這個品牌卻倒了,使OT的店失去貨源。在考量許久後,他並沒有放棄這家店,決定投資設計師朋友林艾格創造的品牌「direction」。品牌的盈餘在經營舞團之餘,有部分是被拿去贊助跳舞比賽,讓主辦方能夠更順利的推廣街舞文化。以實際的方式,也回饋到OT熱愛的文化中。近期,OT與一個髮型設計師朋友一起開了一家美髮店「初」,希望有更多元的經濟來源,也往他最初「和Over The Top團員一起工作一起跳舞」的理想邁進了一步。

雖說如此,品牌與舞團是分開的,雖然OT一度想將兩者融合,但因為一些現實上合作的難度,使他放棄了這樣的想法。但工作方面OT還是會積極的提供學生機會,除了到他的店裡面打工,也會讓跳舞技巧比較成熟的學生在他的舞蹈教室開班授課。他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學生有一份工作,並且輕鬆地跳舞,讓跳舞這件事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Bboy的詮釋 隨年齡不同

OT對於Bboy的詮釋分為三階段,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不盡相同。一開始接觸到跳舞的時候,他認為Bboy是很神聖的。藉由不停練習來突破身體極限,達成一個又一個高難度的動作,這點讓初次接觸的霹靂舞的OT讚嘆不已。也因為這點,使他很享受每次在舞技上的突破,還有因為這個動作讓觀眾發出的歡呼聲。練舞幾年後,他發現藉由跳舞,他認識了很多人,除了舞者之外,還有玩音樂人(DJ)、主持人(MC)或是塗鴉藝術創作者。這個階段中,Bboy就像是一個媒介,帶他認識更多文化中的人。逐漸了解這個文化後,Bboy慢慢變成一種精神。身為一個Bboy要如何尊重對手,如何控制自己,如何投入在跳舞文化中,這些都是一點一滴從參加活動,或是上了外國Bboy的課後,累積而成的。

當時影響OT最深的來自FORMOSA CREW的Bboy小俊。這位Bboy跳舞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深深吸引OT,當時他就以這個Bboy為目標開始了他跳舞的路。有趣的是,在一個巧合下他認識了Bboy小俊,甚至跟他一起奪得了某一個比賽的冠軍。在過程中,他更了解了這個一直都視為偶像的Bboy。OT發現小俊不單單是一個Bboy,還是學校的跳舞老師,他將跳舞帶入生活,並且發揮地淋漓盡致。OT這時候才真正的了解到,讓跳舞融入生活是多麼開心且重要的一件事。
 

資訊爆炸後 渴望不見了

跳舞的文化在近年變得越來越主流,接觸到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在文化的廣度來說有了顯著提升,但在文化的深度上卻漸漸流失了。OT提到,現在學生缺乏真正喜歡Bboy的心,他們普遍不願意花時間去練習,對於跳舞的熱忱來得快去得也快。在資訊越來越容易得到的現代,人們反而忘記了過去對於知識的渴望。


對於文化的傳承,OT總是樂於分享。(照片來源/曾煥富攝)

「我們以前比賽少的時候,每一場活動,大家都會到。」OT苦笑著說。對於現在各式各樣的比賽,他一方面感到開心,又同時感到失落。太多的資源反而導致人們不懂得珍惜。除了OT外,還有許多的文化推手,像是Bboy柏青、Bboy柏鈞、還有Bboy巧克力等等,用自己的方式把跳舞文化傳遞給下一代,像是舉辦國際知名賽事,或是與運動品牌聯名。這一切都不停地將Bboy的價值提升,讓Bboy不再只是次文化的運動員,漸漸變成,一項被人接受的運動專業。

記者 曾煥富
All or Nothing. 我是曾煥富,叫我阿富就好。追求我想要的東西,跟吃飯睡覺是一樣的。所以,喀報我會好好加油,不要被當掉。 我的夢想是當超人。水瓶座會跳舞愛美食愛旅行會畫畫的超人。
記者 曾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