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期

登「陸」四部曲

四度登「陸」,每一次都帶給我不同的體驗與感受,也成為下一次啟程的起點。

登「陸」四部曲

記者 徐義薇 文  2015/12/13

首部曲─岱山

第一次登「陸」是在二○○七年的寒假,去外公浙江岱山的老家過年,那時候兩岸直航尚未開放,在太陽還沒升起時就得摸黑出門。從台灣飛往香港,再從香港轉機到寧波,接著轉搭客運到港口後整台車子直接開上大型渡輪到下一個港口,再轉開上另一艘渡輪繼續航行,終於抵達岱山港後由親戚接待,再經過一小段車程,才終於到達目的地,而這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岱山,是舟山群島中的一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島,有著蓬萊仙島的美名,這裡是外公出生的地方,更擁有著中國唯一的海島古漁鎮,與水相依,蝦、蛤蜊、魚等各式新鮮海產是這裡的人們熟悉不過的家常菜。他們的口音濃厚,說著我們聽不懂的方言,外公成為即席口譯,才搭起彼此溝通的橋梁。泥土質地不平整的街道上車水馬龍,但這裡的「車」是人力三輪車,和招計程車一樣的方式,可以隨時揮手招一輛三輪車,只需幾個銅板就能載到要去的地方,是這裡最便利的大眾運輸交通工具。那時在我的眼裡看來,似乎是難以見到的落後且未開發的鄉村小鎮。


外公在岱山的老家。(照片來源/徐義薇攝)


二部曲─岱山、上海

八年後,也就是二○一五年的寒假,再次陪同外公回老家過年,而這次登「陸」和上一回有截然不同的體驗與感受,兩岸直航了,不必再從香港轉機,省去一大半的旅行時間。而這不是太長的八年期間,岱山從鄉鎮蛻變成現代化十足的城市,高樓林立,新式建築一棟一棟在蓋,路上依舊車水馬龍,但已被新式汽車和電動車盤據,人力三輪車不再那麼容易遇見,甚至也有了台北近年才有的公用腳踏車租賃服務,令我驚訝不已。

走進較為郊區的地方,仍然保存著八年前我所認識的岱山,聽著外公訴說著當年還是青少年的他,無緣無故被國民政府收編後來到台灣的故事。岱山是他的根,每年外公都會回來一趟,而生活大半輩子的台灣是主幹,在這裡成長茁壯,但是如果可以,在有生之年他還是會想落葉歸根,回去岱山,他來不及長大的地方。

這次的行程中也安排前往上海三天,走過外灘十里洋場,遠眺東方明珠塔,看見古今交融造就繁華的上海,擎天的商業大樓給人夢幻的想像,人滿為患的地鐵則將想像打回現實,競爭每天都在上演。上海也是交通大學的根,當我看見和我校國立交通大學一樣的飲水思源記念碑、同名「浩然」的圖書資訊中心等等,內心澎湃不已,校史上講述的南洋公學就是這裡,也算是一場特別的尋根之旅吧。


穿著NCTU帽T在上海交大飲水思源碑前留念。(照片來源/徐義薇提供)

上海廣大、高樓群多、人更多,但給我一種浮華而不踏實的感覺,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在上海搭地鐵時,沒有人讓座給一位推著嬰兒車的婦女,甚至還嫌她檔路;也可看見處社經地位底層的人在車廂內徘徊乞討,得到的往往只是冷眼相待。在一群人跑在前面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總有些人被拋在後頭。

這趟岱山與上海的旅程帶給我傳統與現代、虛幻與現實交雜的衝擊感,也讓我對這片大陸地產生更大的好奇心。
 

三部曲─泉州

在朋友的引薦下,同年暑假我參加了「海峽兩岸探尋海絲起點.文化尋根之旅 第二屆海峽兩岸高校大學生記者挑戰賽」造訪福建泉州,是第三次登「陸」,走過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南安以及豐富古老茶文化的發源地安溪。這裡說閩南語、拜清水祖師,台灣茶也和這裡關係密不可分。

透過採訪寫報導競賽的過程,學習站在記者的角度看待這個在航海時代曾經榮景的地方,我看見的是在為經濟發展打拚的同時,文化的保存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在我們參訪的景點中,位於南安的鄭成功紀念館是一例,為了緬懷在泉州出生的開台聖王鄭成功的輝煌史蹟所建造的紀念館中,裡頭所記載的歷史存在兩岸差異,也感受到該館的維護並不是太好,即是一個在經濟發展的快速腳步下,沒跟上的文化歷史角落。


與我同組的夥伴們。(照片來源/徐義薇提供)

在競賽成果展現上,我們這組很幸運獲得了三等獎,然而得獎殊榮只是一時的,透過這次活動所認識的人,才是最珍貴的資產。
 

四部曲─故地歷史與今日

同年暑假尾聲,我參加了「抗日戰爭正面戰場故地歷史文化研修行」,此活動因應二○一五適逢中日戰爭終戰七十週年而生,這趟為期九天的研修行橫跨大江南北,走過廣州、深圳、衡陽、長沙、保定,最後從北京返台。也許有的人認為這樣的活動就是在所謂的「統戰」,我不否認主辦單位有這樣的意思存在,但我感受到更多的是他們的友善和對台灣有很深的情感,這也是我之前從未體會到的。

這九天參觀了各地大大小小的戰爭紀念館、各式各樣的戰爭紀念碑,每個地方都有故事。但很多歷史古蹟在戰爭中被摧毀,大多都是後來原址重建的,像是黃埔軍校、嶽麓書院在歷史上都有很重要的地位,但如今我們看見的都不是最初的樣子,就少了許多味道。

除了緬懷歷史,主辦單位還安排參訪深圳騰訊總部與湖南廣播電視台,騰訊是民營起家的即時通訊軟體公司,用戶遍布世界各地,但還是以當地人為最大宗,這和政策有很大的關係。有一道所謂的「牆」為他們擋著,所以能保有一定的用戶量,而外地人為了和他們聯繫,就要使用他們的軟體,成為一種不得不的方式。湖南衛視近年出品許多很熱門的電視節目,而節目多是購買國外的版權,再經過在地化後所產製的,仍保有一定的原創性。

在台灣常可看見報導北京空氣汙染嚴重和沙塵暴的新聞,因此行前我們都準備了口罩,沒想到居然用不上。當我們踏上天安門廣場時抬頭一看,湛藍的天空與白雲交織成一幅極美的畫面,正當我開始反思是否台灣新聞不實報導時,得知原來這是北京當局為了九三閱兵大典,禁止工廠運作、封路禁止車輛通行才減低了大量的髒空氣,成就了所謂的「閱兵藍」,但之後又回復我們印象中的「常態灰」,還真是開了眼界。


「閱兵藍」。(照片來源/徐義薇攝)

此次同行參與的同學來自台大、交大、清大、政大、師大、世新及輔仁七校,且多為媒體相關科系或社團背景,我們除了共享這段研修行回憶,過程中彼此交流了解各自的學校在做些什麼,互相學習且成為朋友是此次研修行最寶貴的收穫。
 

結束 是下一次的起點

這四次的登「陸」經驗裡,顛覆了許多原本的認知與想像,也在學期間和陸生的交流過程中,了解他們對於台灣的看法,我想這些都有正面的影響,而每一趟旅程的結束,成為一個起點,希望能再有下一次的機會,去更多地方,開拓更大的視野。

記者 徐義薇
雙人徐,義氣的義,薔薇的薇。90後,跳躍式思考的水瓶座。夢想是自己買一輛VW Beetle四處遊玩。相信緣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記者 徐義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