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期

非典型就業 勞工「薪」酸

非典型就業成為時代趨勢,勞工的權益與保障成為關注的議題。

非典型就業 勞工「薪」酸

記者 修瑞韓 報導  2015/12/13

二○一五年五月一日,勞工團體號召勞工大遊行,提出四大訴求,分別是「縮工時、要加薪、反過勞、禁派遣」,呼籲政府正視勞工的權益。面對經濟不景氣的環境,許多企業在僱用勞工時,開始採用非典型職務的方式,導致非典型就業人口持續增加,也因此這類勞動者的權益逐漸受到重視。


許多勞工參與五一勞工大遊行,希望藉此獲得政府關注,改善勞工權益。
(圖片來源/聯合影音
 

非典型就業人數增加

非典型就業指的是企業在僱用勞工時,採用人力派遣、臨時工、計時人員、案件計酬或是約聘等方式,而這些都不屬於正式員工,舉例來說像是青少年打工族、兼任老師、清潔工等職業。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所公布的二○一五年「人力運用調查統計結果」顯示,臺灣從事部分時間、臨時性或人力派遣工作者等非典型就業者有781000人,占全體就業者的6.98%,人數較去年增加一萬五千人。

勞工選擇非典型就業方式,考量的因素各自不同,像是等待轉為正職的機會,為了累積學習經驗,或是找不到適合的工作而先選擇非典型就業職務等,都是勞工選擇此類就業的可能因素。非典型就業容易讓人聯想到收入低,以及工作時間不穩定。曾在設計公司擔任工讀職務的Tina說:「當初覺得進入設計公司上班可以學習經驗,所以還是願意以按件計酬方式,在薪資低的環境下工作。」此外,yes123求職網於二○一五年的調查顯示,76%非典型就業勞工的月薪低於22K,平均月薪只有16786元。


123求職網調查統計,曾經有過非典型就業經驗者,一個月下來領過最低的收入。
(圖片來源/修瑞韓製)

 

無法脫離 差別待遇

相較於全職員工,非典型就業勞工在職場上受到的待遇較差,勞工應該擁有的權益以及保障容易被忽略或侵犯,導致同工不同酬、福利標準不同,甚至是薪資不合法以及職場歧視等問題發生。曾擔任補習班工讀課輔老師的陳品蓉表示:「原本工作的時薪為每小時115元,且不包含勞健保費,之後向老闆反應法定時薪是每小時120元,老闆卻推託表示不知情。」事後老闆雖然有調整薪資,卻讓人懷疑有逃避責任的嫌疑。

對此,新竹市勞工局勞動條件課長黃坤勝表示:「現在《勞動基準法》規定法定最低時薪為每小時120元,低於法定薪資就是違法,勞工可以以申訴或是檢舉的方式,維護自身權益。」然而,yes123求職網公關副理楊宗斌卻表示:「大部分求職者或是學生不清楚自己的權益,願意為了薪水忍氣吞聲,而不採取申訴及檢舉的管道。」因此,勞工只能透過政府勞動檢查的方式,或是透過網路發聲,揭發業主不合法的行為。同時,這也說明臺灣相關的社會福利制度,對於非典型就業者的保障是不健全的。
 

立法與否 非唯一因素

關於如何保障非典型勞動者的權益,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古允文表示:「目前沒有專法保障非典型就業勞工的權益。」而勞動部所擬定的《派遣勞工保護法》,只針對非典型就業中的派遣勞工,此法仍未通過的爭議點在於:是否真的能保障派遣勞工的權益,或只是將派遣勞工合法化。勞工團體認為只要有派遣公司在,就不可能真正讓「同工同酬」落實,而政府欲設立保護法原因在於,若禁止派遣制度反而會造成勞工派遣地下化。事實上,大眾還是期望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

根據《勞動基準法》以下簡稱勞基法規定:只要勞資雙方屬於雇傭關係,即適用勞基法。在現今社會上,非典型勞動十分普遍,且以各種不同的職務名目呈現,因此雇主會認為不適用於勞基法,或是易產生濫用的嫌疑。如前陣子發生的「學生兼任助理是否納入勞基法」爭議事件中,社會保險制度是否適用於非典型就業者的問題即被放大檢視。黃坤勝表示:「若是要以勞基法來保障非典型勞工權益,前提是必須要有明確的雇傭關係。大企業有專業的顧問處理勞工法規等問題,政府的難處在於中小企業業主的觀念不足,也沒有時間參加講座或是宣導活動。」

除了法律上的問題外,古允文補充:「政府為了實施小政府,縮減公務人員人數,業務量卻依舊龐大,因此將某些工作委託給其他勞力派遣公司。政府因此成為促成非典型就業的始作俑者之一,這也導致政府本身執行力不足。政府、企業追求經濟發展的成果,卻沒有將獲利轉換到勞工身上。」


學生提出抗議與其訴求,認為學生兼任助理應享有勞動權益的保障。
(圖片來源/
苦勞網

相較於臺灣,歐洲聯盟保障非典型勞工的作法為:不論聘用典型或非典型就業勞工,資方都必須承擔勞、健保或是退休金的成本,因此,資方聘用兩者所負擔的成本是同樣的。古允文說:「在相同的成本下,企業會選擇上班時間相對穩定的典型勞工,這樣的方式可以遏制企業或是政府聘用更多非典型勞工,臺灣應嘗試效仿這種做法,往這樣的方向努力。」非典型就業應為補充不足的人力,而非取代正職。而楊宗斌則表示:「除了使用非典型勞工比例應設限外,也應鼓勵企業讓非典型勞工轉為正職。」

 

勞工自保 權利主張

臺灣部分女性因為家庭因素,選擇在家接案或是外包的就業方式,勞工能選擇自己適合的時間,也不侷限工作地點。雖然企業在於採用人才方面較彈性、多元,卻不該因此侵害勞工的權益,而勞工也應充分了解自身權益。

面對不法事件,許多勞工揮別被動等待幫助的形象,主動出擊,不再只是依賴工會領導階級推動政策改變。楊宗斌則提醒求職者:「勞工應清楚知道自身的權益外,工作應該先求有發展,再求薪資好、福利好的工作。」

現今,在工作職場上想尋求一份穩定的工作越來越困難,如何保障勞動者權益即是臺灣正在面對的問題。非典型就業所牽涉的範圍廣大,包含經濟與政策等方面,因此各界的看法與立場不一致。政府對於非典型就業的增加,應規劃足以因應勞動市場結構性的變化的適切措施,提出適合勞資雙方一同配合的明確規範,勞工的需求不該只在敏感的選舉時刻被傾聽。

記者 修瑞韓
我是修瑞韓,常常有名字被念錯的困擾 喜歡燦笑的牙套少女  也喜歡獨一無二 害怕曬太陽變黑 卻希望心永遠暖暖的
記者 修瑞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