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期

高教大考驗 一〇五大限

高教一〇五大限即將來臨,教育部及校方人士該如何面對少子化對教育帶來的影響。

高教大考驗 一〇五大限

記者 呂安文 報導  2015/12/13

臺灣的生育率總體而言逐漸下降,少子化是必定的趨勢,並且會對臺灣現行的教育政策產生衝擊。因此對於政府及各級學校而言,如何規劃相關教育政策因應少子化趨勢是目前主要的課題。尤其是高等教育(簡稱高教)的部分,少子化再加上臺灣民間習俗不喜於虎年生子,造成一九九八年的生育率特別低,高等教育即將在民國一〇五年面對新生人數大幅減少,被喻為「高教一〇五大限」。

歷年新生預測與實際統計圖(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台灣民間習俗不喜在虎年生子,故1998年生育率特別低。(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少子化 教育息息相關

現有的教育資源因少子化而過剩。學生數量下降勢必造成班級數減少,學校將因此面臨整併或廢校的問題。不過目前就讀國立清華大學生科院學士班的吳育如認為,少子化對台灣教育的影響以正面居多。由於一個老師輔導的學生變少,能夠跟學生有更深的接觸和更了解學生,加上翻轉教育興起,以學生為本位的教育也逐漸被重視,少子化會讓教學將更精緻。

師資培育法以及八十四學年度起設立的教育學程,皆造成領有教師執照的人數增加,然而由於少子化,目前並不需要如此大量的教師,造成領有教師執照卻沒有學校可任職的流浪教師,以及超額教師的問題日益嚴重。吳育如表示:「少子化當然會對師培生未來的就業會有影響,甚至對於有些現階段的老師就會有影響了,像是偏鄉地區的裁校併校等等。」吳育如也提到,許多偏鄉學校長期缺乏教師資源,卻沒有教師願意前往服務。再加上臺灣各地區的生育率不盡相同,偏鄉地區可能由於當地青年往外發展,使得生育率大幅下降;新興市鎮則因人口移入率較高使學齡人口增加。學生人數的多寡影響教育經費的分配,也因此增加城鄉差距。
 

大學數量「粥多僧少」

一九九四年的四一〇大遊行訴求廣設高中大學,希望讓更多人能夠享受教育資源,臺灣的大專院校數量由當時的六十七所上升至今約一百六十所。二〇一五年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錄取率為95.58%,錄取人數卻僅48537人,缺額數522名為近五年來新高,其中以康寧科技大學缺額202名居首。同年的新生註冊率中有四科系掛零。除此之外,共六十七個校系的註冊率低於三成,其中有十三個校系來自和春技術學院。

一〇四年度註冊率不足六成科系(圖片來源/呂安文製)
一〇四年度註冊率不足六成科系中,公私立學校比例。(圖片來源/呂安文製)

少子化趨勢下,學生的升學目標仍以頂尖大學為主,導致排名較後段的大學及四技二專已面臨嚴重的招生不足。針對這樣供過於求的狀況,教育部提出「高等教育創新改革方案」,希望能夠透過高教改革、轉型來改善教育資源過剩的問題。立法委員鄭麗君國會辦公室主任游毅然表示:「方案會卡到很多不同的法律配套,因此教育部想要用『特別法』的方式排除這些限制。就委員的看法而言,高教的確面臨必須轉型的時代,可是吳思華上任到現在專法都沒出現,據說在行政院受到阻礙,因此擔心政策是否有周全討論。」

龍華科技大學校長葛自祥認為,高等教育創新改革方案的兩個重點,其一是將過去法律上做不到的事情鬆綁,鼓勵教育創新;另一方面在於解決少子化後產生的教師過剩問題。他表示:「對我們來講我們當然有更多公開課程、學程的思考方向,以及產學合作、開發學校產品等。也就是說,以後傳統教學是大學的其中一部份,新的一塊變成要跟產業界做合作或是商品化。」
 

生員不足 何去何從

教育部為了將臺灣大專院校數量降至約一百所,針對私立大學提出退場機制,如高鳳數位內容學院及永達技術學院皆因招生不足在二〇一四年相繼退場;而國立大學則是以整併為主,其中臺北市立大學即是由臺北市立體育學院、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於二〇一三整併而成,另外目前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也預計於二〇一六年整併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對此葛自祥認為:「國家應該思考臺灣高教最適當的大學數量,其中有多少比例應該追求世界排名、做基礎研究,有多少比例應該重視實務應用,以及公私比例都是政府應該考慮的。」

游毅然提到:「教育部目前希望透過公立學校整併、私校輔導退場的方式改善,而委員(鄭麗君)認為現在正是時候做結構上的改革。」他指出,從前想要翻轉公私立學校的比例十分困難,然而透過高教改革方案,或許藉由將公立學校名額數維持,同時私校轉型後降低名額,使公立學校名額的比例至少過半。他說:「不應該只因為少子化而令學校退場,應該趁此時翻轉公私結構比。」
 

高等教育發展 學費漲不漲

各大專院校即將面臨「高教一〇五大限」,應屆考生將降至約二十七萬人左右,相較於前一年減少約五萬名考生。臺灣高教未來的發展除了透過整併、轉型、退場來解決供過於求外,有人提出是否該透過調漲學費等方式,讓學校能更妥善經營、擁有更多資源辦學。

葛自祥對此表示贊成。桃園市立大園國際高中教師李靜雯也說:「長期看起來,學費是一定會漲的,因為物價也在上漲,除非政府用稅收來填補,所以我認為應該要在合理的前提下調漲。」針對高中後段學生,在面臨升學問題無法選擇負擔較輕的國立大專院校就讀時,李靜雯認為,高中端僅能盡力透過宣導各大學的減免方案,最重要的仍是大學端的作為。

然而游毅然認為,調漲學費應該是改善學校經營的最後一個手段,更重要的是結構性的改革。他指出,現在社會貧富差距大,弱勢生在各校間分布不均,在政府投注最多資源的頂尖大學僅有百分之七的弱勢生,但是私立技職卻是四分之一。吳育如也不贊同學費調漲,並表示:「即使是高等教育都應該不只是富裕者才能擁有的權利。」不過她也認為,由於大學錄取率接近百分之百,或許調漲學費後,能夠阻隔那些只想透過低廉學費取得一紙文憑的人就學,讓真正想學習知識的學生擁有更多資源。

新生人數不足、過剩的教師資源、大專院校的存廢與轉型,都是臺灣高教目前面臨的問題,度過高教一〇五大限後,這些問題將會稍微得到舒緩。然少子化仍是趨勢,因此必須從根本解決問題,使臺灣高等教育能夠去蕪存菁,帶動國家競爭力。

記者 呂安文
喜歡藍藍的天跟藍藍的海,喜歡旅行,喜歡溫暖,喜歡笑容,我是呂安文。
記者 呂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