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期

未完的旅途

環島之旅未完待續,正如人生一樣,未完待續。

未完的旅途

記者 黃吏玄 文  2015/12/13

「我將緊握這張車票 踏上一場久遠的旅途 兩瓶威士忌攜帶身上 而我肯定需要什麼人的陪伴 我明天即將啟程 你怎麼看」(I got my ticket for the long way 'round, Two bottle whiskey for the way. And I sure would like some sweet company, And I'm leaving tomorrow, what do you say?)

坐在車臣通往枋寮市區的小卡車上,身旁兩台自行車已陪伴前行幾百公里,眼前不停退後的風景:無人的街景、當空的烈日和輕柔伴隨的微風,這是旅途最後一日。短暫忘卻疲憊、大腿的痠痛和一路行來的回憶,我和伙伴望著遠方蔚藍的海水,一同唱起歌來。


面對不斷退後的風景,我們唱起歌來。(照片來源/黃吏玄攝)
 

迷惘的起因 旅途的開始

有的時候,我們都會遺忘自己的靈魂。

我們身為世界七十億分之一,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在成長的過程中甚少琢磨與揣測。盲目且勤奮的念書,升上一所「好」高中、大學,我突然驚覺身為學生的日子即將結束,但對於未來依舊霧裡看花。當汲汲營營於書本文字之中,我已經不再認識自己。世界如此之大,蒼穹如此遼闊,未來看似眾多選擇,屬於我的是哪個卻又無從理解。

可以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漫步在陌生的城市,踏上未知的道路,對我來說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而臺灣這塊我居住了二十年的土地,卻依然格外陌生,每次旅遊總是匆匆走過一個又一個景點,與觀光客爭搶伴手禮,或是拍拍照片。比起這些,我更想要真真切切地走過這塊土地,見識實在的人情,遇見不同的體驗。

二○一四年暑假,艷陽高照的夏日,我踏上了環島的旅程。我和一位認識四年的高中男同學小花,騎著兩台腳踏車,帶著一些輕便的行囊從桃園出發,用汗水與一次又一次的踩踏,行上省道。
 

炎熱的旅程 熱情的人們

自備帳篷借宿,一路上過夜目標是找尋小學或警局。第一天在苗栗後龍和警局借宿,在柏油路上紮營卻發現炎熱難當,整座帳篷彷彿烤箱,讓疲憊了一整天趕路的我們幾乎難以入睡。最後是警員發現無法入睡的我,好心提供我們房間,這次名副其實地睡在警局,更是沒犯過罪的我一生難忘的體驗。

這八天的旅程,也真實看見了人們口中的熱情。不認識的車友經過時,總是會熱情地互道一聲加油;爆胎時只要攔車,每每都有熱情的居民載到最近的村莊修理;布袋國小熱情的迎接,讓我們在颱風天找到棲身之處。這些總是在書上或是報紙上才聽聞的事蹟,發生在身上總是有滿滿的暖意。

雖然避開午時太陽最毒辣的時刻,三十幾度的高溫卻依舊逼出不曾停止的汗水。從南到北,景色從都市慢慢轉為稻田與魚塭,但不管哪條省道,路上幾乎都沒有車輛。在旅途中小花的輪胎曾經破過兩次,一次在前往通霄市區的路上,一次在離開車臣的路上。

在通宵那天,幾乎無人的路上,指標遙遙寫著距離市區十公里。自行修補輪胎卻還是不停漏氣,頂著即將進入十二點最炙熱的炎陽,我們有些手足無措。原想攔一輛公車請求司機破例讓自行車上車,卻發現下班車在三小時之後。最後,我們攔住一輛路過的小卡車,沒想到司機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載我們前往市區的自行車行。在絕望之處遇見素未謀面的人伸出援手,讓我們體會到實實在在的溫暖。


通宵市區的修車行,我和伙伴等待老練的師傅修車。(照片來源/黃吏玄攝)
 

沿途的風景 旅途的啟示

小花的腳程極快,因此總是在短短時間內就領先,最後在漫無盡頭的省道上不見蹤影。因此絕大多數的時間,是我獨自前行。其實在腳無限踩下一個個踏板的輪迴時,腦袋只會想著,前方有人在等我,要快點前進。但有時也會戲謔地想,如果他在前面出事了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發現。

省道雖是僅次於高速公路的一級道路,但實際上幾乎沒有來往車。許多沿途的景色至今還深深映在我腦海中,臺灣是美麗的寶島,這句話我也深切地體會到了。苗栗爬完山後一路滑下山,夕陽將片片浮雲染上橘黃色的光芒,照耀在翠綠的山頭;台中港旁的自行車步道,一路廢棄的貨櫃堆積,散發一股頹廢的美感;高雄屏東交界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右手邊的海面上,有著雨過天晴的清晰。從北到南,旅途的風景不停轉變,但映入眼簾的美景,總讓我感動不已。


台中看似無止境的省道上。(照片來源/黃吏玄攝)

當腳已從痠痛過頭變成隱隱作痛,太陽當頭炙烤,旅途又看似永無止境時,我總會思考,為什麼我現在身在這裡,但經過怨嘆之後,會發現還是只能前進。雖然有外在環境考驗、身體疲憊,而前方看似遙遙無期,但都行經至此,回頭從來不會是選項之一。前方有個陪我奮戰至此的夥伴,雖然他超前許多但總會在某處等我追上。

而專心的趕路後,我更享受、更珍惜每次的休息。因為不久後又要啟程,每當在路途的便利商店停靠,或是晚上在當地逛逛,我總是珍惜與每個居民聊天的機會,每次休息時讓雙腿好好的放鬆,每次品嘗一口食物、每次讓水沖過汗涔涔的肌膚,這些平時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享受,成為了珍惜把握的每個當下。
 

未完的旅程 生命的啟示

最後因小花的家庭因素,在到達墾丁後,他無法陪伴我走完東部的行程;而面對麥德姆颱風造成花東一帶的損害,即使家裡同意,我也對接下來單獨行經東部的旅程感到疑慮。於是沒有走訪東海岸,我們的旅程就在墾丁劃下句點,最後從屏東搭乘火車回到桃園。

八天的旅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這段旅程對我的生命造成多大的影響。這段旅程已然結束,我的人生依舊不停歇,但是我已不再對未來迷惘,因為我知道不論回頭或是前瞻,都會有人在等我;而生命就是一個不停前進的旅程,就算疲憊、就算烈日當空,只要努力不懈地踩下踏板,總會有下一片風景等著你的來到。


墾丁往車臣的路上,晴朗而無車。
(照片來源/黃吏玄攝)

在旅途中,我總會想起電影歌喉讚(Pitch Perfect)中,女主角所唱的〈Cups “When I’m Gone”〉。在旅途中迎著風,我總會這麼唱:「我將緊握這張車票 踏上一場久遠的旅途 這條旅程會有最美麗的風景 會有壯麗的高山 有蜿蜒的河流 會有讓你看了感到震懾顫抖的景色 但是如果有你在身邊 絕對會更加美麗。」(I've got my ticket for the long way 'round, the one with the prettiest of views. It's got mountains, it's got rivers, it's got sights to give you shivers, but it sure would be prettier with you.)

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身邊有很多人的陪伴。不論是陪我走過旅程的小花,還是我生命中一路在身旁的人們,雖然來來去去,但是這就是人生。我們追逐下一片風景,踏上旅途時想著身旁的陪伴,就不會感到孤單。

「當我獨自踏上旅途 當我就這麼離開時 你一定會想念我吧 你會想念我走路時的輕盈、想念我談吐的內容 在道別之後 你一定會想念我吧」(When I'm gone, when I'm gone, you're gonna miss me when I'm gone. You're gonna miss me by my walk, you're gonna miss me by my talk, oh, you're gonna miss me when I'm gone......)

記者 黃吏玄
桃園八德人。 及時行樂的實踐者。 如果可以呼吸一片不同的空氣,寫出一句不同的風景,我願意試著遠走天涯。 我是黃吏玄,Carpe Diem。
記者 黃吏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