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期

MOOCs熱潮 高教危機轉機

我國於二〇一四年提出「磨課師分項計畫」,引進西方MOOC數位學習模式。政策施行至今,產生不少爭議。

MOOCs熱潮 高教危機轉機

記者 許馨仁 報導  2015/12/20

教育部長吳思華宣布二〇一五年為「教育創新行動年」,呼籲各教育單位積極打造新方法、新元素以及新成員,提出新的教育方案,因應外在環境的快速變化。近年來全球教育掀起革命,翻轉教育、線上學習等新型態的教育理念逐漸盛行。我國於二一四年提出「磨課師分項計畫」,引進西方MOOCs數位學習模式。目標為建立華文課程品牌,致力於找回學生學習的熱忱。然而政策施行至今,產生不少爭議。
 

磨課師 新型態教學

磨課師為MOOCs(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直譯中文,意指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大學教授面對攝影機講授課程,經過後製剪接,以十至十五分鐘為一個段落,數小段影片呈現並上傳至平台,提供修課生學習。在各段落間也會安排主題討論,讓修課生線上合作並相互學習。課程內容沒有一定限制,各大專院校設有的學分課程,以及餐旅學校的專門技術課程,都能呈現在磨課師平台上。有些課程會透過考試、作業制度給予修課生認證證書,也有不少大學認可線上學習並給予學分。磨課師計畫協同主持人王履梅表示:「目前還在推廣階段,一開始先讓學生和老師知道MOOCs是什麼,大家開始準備投入。」

在MOOCs的發源地美國,線上課程平台多以企業主導,主要目標為校外人士,就讀美國密西根大學的陳炫理表示,在美國MOOCs通常給沒有機會進入學校的人使用,像是家裡沒辦法提供學費,或是在職進修的人。而在台灣則以國家政策角度推動,大多數的使用者為在學的大學生。國立台灣大學的學生盧韋琪表示,在修習微積分課程時,她習慣一併使用台大、交大兩校的MOOCs相關課程作為輔助教材,幫助釐清課堂中疏漏的知識。


美國、台灣MOOCs有許多不同處。(圖片來源/許馨仁製)
 

成效優劣 師生各持說法

新型態教學模式的引進,學生的學習成效備受關注。美國已有相關研究報告,指出線上學習的成效「不比實體課堂差」,而將線上學習結合實體課堂,學生能有更高的學習表現。儘管數據上表現亮眼,實際運作後,仍有不少質疑。

「錄製MOOCs的時候沒有一個聽講的對象,我覺得好像在唸書一樣,錄得不是很滿意。」國立交通大學微積分教授莊重所指出的問題,是許多錄製MOOCs的教授共同擁有的困擾。實體課堂裡,除了課本以內的知識,教授多會視現場學生的反應,或是當時的時事議題,做出教學上的調整。但是面對冷冰冰的機器授課,無法得知學生對知識的吸收狀況,該如何拿出教學的熱忱,對講授者而言是一大考驗。而為了配合學生的專注時間(attention space),MOOCs規定影片必須以十至十五分鐘為一段落,且每段落須具備一個核心學習點。因此講授者必須將原先長度約五十分鐘的一堂課程,拆解為三至四個部分,明確指出每段所傳遞的重點為何。在國立清華大學MOOCs開設文學課程的教授楊佳嫻坦言,不同學科對於知識傳遞和學習的想像都不相同,這樣的切割法過於科學,對文學課程來說很僵硬。但是對此,學生盧韋琪贊成將課程分段,不僅能夠幫助學生快速搜尋到自己需要的章節,不浪費多餘時間,也提升學習效率。可知師生雙方對教學品質的認知有所差異。
 

經費問題 設備技術待精進

教育部所推廣的磨課師分項計畫,第一期將於二〇一六年結束。政府停止給予校方補助費之後,各大學該從何獲得更多經費以維持營運,成了當務之急。美國採取收費制度,學生能免費使用課程,但若有取得證書的需求,則收取部分費用以補助平台的開發。目前臺灣各大學MOOCs平台課程皆為免費授課,未來是否走向收費制度,莊重指出:「第一個面臨的就是對象是誰,如果是在學的大學生,已經有學校念了,將來有學位,那為什麼我要付費認證?」盧韋琪表示,自己曾進入Coursera(美國MOOCs平台)網站,課程相關資訊非常少,無法由少量資訊決定是否參與課程,但是必須確認參與並付費,才能得到更多資訊。這個現象降低了學生的學習意願,她認為臺灣MOOCs走向商業化後,產生相同弊病的可能性將提高。

臺灣MOOCs課程除了在國內平台發布,也有不少門課程與國外平台合作,提供跨國修課。但受限於每個平台的功能與使用方式不同,教授設計的作業,在不同平台上會有所差異。楊佳嫻表示:「學生無法順利上傳作業,久了就會對線上學習感到不信任,甚至排斥。」負責平台管理的助教必須不停來回學生、工程師之間協調溝通,平台若無法妥善整合,將會花費許多人力成本。而技術部分,目前臺灣MOOCs課程的後製僅提供簡單的影片剪接,國外課程則偏向後製動畫、設計情境呈現,特別是數學領域中圖形、立體效果等等,對此莊重表示:「目前我們技術上還缺這塊,也缺乏願意這樣投入的老師,畢竟花時間和技術部門溝通,是非常大的工程。」


美國Coursera平台課程,配合教材設計出不同呈現方式。
(圖片來源/
Dunsurfin

 

取代傳統 教育爭奪戰

隨著MOOCs聲浪高漲,線上教學已成為全球趨勢,未來學習將會跨越國界、時空的限制。課程不再需要考量人數上限,學生也不必為了名課搶破頭。不少學者更認為,在不久的將來MOOCs會大程度取代傳統實體教學,對現有教職員產生威脅,甚至全面翻轉教育體制。

而這個現象在台灣是否可能發生,楊佳嫻表示:「我認為不太可能完全取代傳統教育。除了課本知識,課堂中的『閒話』也是很重要的。」「閒話」指的是課本以外的知識,是師生溝通感情、彼此相互了解的關鍵,也是MOOCs最大的缺點。由於錄製理念以及內容的需求,MOOCs必須在十至十五分鐘內,傳達大量的知識,這不免壓縮教授分享個人經驗、傳達情感的時間,但這些時間對聽講者而言或許意義重大。莊重表示:「如果有老師對學生影響深遠,一定不是因為他數學算得好,而是因為他的觀點或人生經驗。」校園環境所提供的情感交流無可取代,而線上學習科技所帶來的便利,也值得校方重視。王履梅認為應該結合兩者,MOOCs以輔助的角色,幫助現有教育進步。

目前台灣高等教育面臨少子化危機,民國八十七年的新生兒遽降五萬人,而這批新生兒明年正值大學適齡階段,即所謂「高教一○五大限」。不少大學將退場或是合併,而存活下來的大學則必須設法轉型。面對新型態教學模式的出現所造成的威脅,各大學必須找出優勢,選擇合適的轉型方式。王履梅認為目前多數大學並沒有注意MOOCs帶來的轉變,對高教而言可以是危機也是轉機。學校有其存在價值,但是倘若學生透過MOOCs自主學習,同樣能得到一流大學的學歷證明,那麼校園存在的意義將受到質疑。MOOCs是否能幫助大學提升競爭力,無從得知。但是面對學生正在改變的學習行為,校方必須具備危機意識,思考相對應政策,才能在面臨一○五大限的關鍵時刻,具有競爭力。

記者 許馨仁
我是許馨仁,台北人。 鼻子過敏,很愛喝開水,食量很大,很杞人憂天,但看待事情很理性。 是最不像雙魚的雙魚座。  
記者 許馨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