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期

揮別舒適圈 勇踏築夢旅程

寶拉身為家中唯一的「不正常人」,在面對夢想與家庭的分岔路口,她將如何決定自己的人生?

揮別舒適圈 勇踏築夢旅程

記者 許馨仁 文  2016/03/13

如果你的孩子與眾不同,你會將他栓綁在無風無雨的溫室裡,還是放手讓他飛翔?二○一五年上映的法國電影【貝禮一家】(La famille Bélier),導演艾瑞克拉緹戈(Eric Lartigau)以幽默詼諧的手法,搭配浪漫輕快的法式配樂,詮釋聾啞人士家庭的故事。

貝禮一家人在法國農村經營農場,每天生活與牛、羊為伍。特別的是,除了女兒寶拉以外,其餘三位家人都是聾啞人士,平時以手語溝通。身為家裡唯一的「不正常人」,寶拉時常必須替家人翻譯手語,雖然生活辛苦,貝禮一家認為只要家人能聚在一起,便是最幸福的事。一次因緣際會下,寶拉的音樂老師察覺寶拉擁有與生俱來的歌唱天賦,鼓勵她到巴黎音樂學院深造,站在家人與夢想的分叉路口,寶拉陷入兩難。
 

鄉村取景 一窺老法風情 

【貝禮一家】拍攝地點位於法國西部城市拉瓦勒(Laval),是一個以酪農業為主要生產力的鄉村小城。片中貝禮一家人的生活脫離不了農村,平日寶拉要幫母牛擠奶、餵羊群吃草,半夜與父親一同幫小牛助產,假日則全家到市集販售自家製作的乳酪。導演將傳統法國農村人民的生活模式,透過貝禮一家完整傳達。為了更加符合鄉村生活的閒適,整部片的拍攝步調較為緩慢,也多以暖色系、夕陽餘暉的秋季色澤去營造整部片的氣氛。


導演將故事發生背景設定為法國傳統農村生活。(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有別於一般法國電影多傳達大城市的繁華時尚,【貝禮一家】從拍攝地點、拍攝手法到劇情內容,都和現今法國電影有所差距,也一改大眾對時尚花都巴黎的想像。事實上,法國人並不嚮往大城市的繁華,多數法國人認為居住在鄉村,才是真正體驗法國生活。因此【貝禮一家】上映時,獲得許多法國觀眾的支持,認為這部片拍出了真正的「法國味」。然而影評們的看法則大不相同,影評批判【貝禮一家】為標準的商業電影,是精準地計算商業利益後,所製作出的電影,復古傳統的內容,也被認為過於俗氣。
 

法式香頌 電影幕後推手

好的配樂往往能替電影加分不少,【貝禮一家】除了使用背景配樂以外,更直接讓劇中角色把配樂「唱」了出來。片中選用許多法國知名歌手米歇爾薩杜(Michel Sardou)的經典歌曲,現年六十九歲的米歇爾薩杜,是早期法國音樂界十分具代表性的人物。導演選用他的作品〈我要愛你〉(Je vais t'aimer),歌詞意涵濃烈,描述男女對愛情的渴望,成熟的歌詞透過寶拉與暗戀男孩青澀的對唱,將少女嚮往初戀之心表露無疑。電影尾聲,寶拉在巴黎徵選演唱〈遠走高飛〉(Je vole),搭配手語同步讓家人也能「聽見」,表達自己對家人的愛,以及對追求夢想的渴望,讓整部電影達到情緒最高峰。


寶拉演唱知名歌手米歇爾薩杜作品〈遠走高飛〉(Je vole)。(影片來源/YouTube

同樣是將音樂元素加入電影中,不少人將【貝禮一家】與二○○四年的法國電影【放牛班的春天】(Les Choristes)相互比較。【放牛班的春天】描述一名放棄音樂夢想的音樂家,帶領一群被認為是問題學生的孩子們,組成合唱團的故事。兩部電影同樣融合了親情、友情及愛情的元素。兩部劇中的主角,在現實生活中都擁有歌唱背景,飾演【貝禮一家】女主角寶拉的露安艾梅哈(Louane Emera),出身自法國歌唱選秀節目,在劇中甚至刻意壓抑平時成熟的唱腔,為了符合劇中寶拉初啼試聲的角色設定。而【放牛班的春天】中的所有歌曲,皆由法國聖馬克兒童合唱團所獻唱,飾演男主角的讓巴普提斯特莫尼耶(Jean-Baptiste Maunier),即是導演從該合唱團所選出。兩部電影在配樂以及選角上的安排都頗具心思,在電影上映後也獲得大眾的肯定

以小見大 表露親子問題

「妳害怕她離開會遇到危險,還是怕我們在這裡受到孤立?」

是否該同意讓寶拉到巴黎求學,寶拉的父親一語點破,究竟父母對子女的保護是為了孩子好,或只是為了自己?對於貝禮一家而言,寶拉是對外溝通的唯一管道。當寶拉提出想離開的要求,寶拉的父母感到憤怒與失望,認為孩子脫離家庭,只為出去享樂。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一詞用以形容對孩子過度保護的父母親,認為自己的孩子必須待在自己身邊,才能受到最好的照顧,事實上孩子的能力可能因此受到侷限,潛能無法發揮。【貝禮一家】利用「聾」與「不聾」這個生理上的特質,來顯現寶拉與家人的差異,事實上這象徵了現實生活中,當父母與孩子意見分歧,每個家庭可能產生的種種衝突。


身為一位聾啞母親,寶拉的媽媽自責自己無法欣賞女兒的歌唱天賦。
(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有時,你必須克服內心的恐懼,才能看見彼端的美景。」

同樣加入親情元素的動畫片【恐龍當家】(The Good Dinosaur),描述恐龍與人類共存的世界,主角恐龍阿羅從小個性畏縮怕事,時常被自己的兄長欺負,是家中地位最低的孩子。對此,牠的父母雖然擔憂,卻選擇信任與陪伴,鼓勵牠勇敢冒險,相信每個孩子天生各有所長,主角最後也如願在牆上印下象徵成長的腳印。相較於【恐龍當家】中的父母,貝禮雙親正好相反,孩子勇於突破舒適圈,父母反而是較為保守的一方,兩部電影均展現了現代家庭中,親子相處可能會有的狀況。
 

過於理想  反思現實

【貝禮一家】劇情設計偏向溫暖正面,聾啞人士家庭住在鄉下,不受村里居民排擠,生活也富足無虞;寶拉具有歌唱天賦,也遇見了懂得欣賞的音樂家;最終寶拉在父母親的祝福下,離開家鄉前往巴黎完成夢想。過於理想化的劇情設計,讓這部電影曾被評為「feel good movie」,即觀眾看了會感到快樂溫馨,但事實上則是內容不符合現實,只表現出最佳的情況。此外,也有聽障人士批評電影中的手語不夠純正,即便是熟練手語的聽障人士,都必須搭配字幕才能理解劇情。儘管如此,【貝禮一家】仍關注了弱勢族群,也將親人之間的愛,年輕人對夢想的追求,以溫暖的手法傳達給觀眾。

記者 許馨仁
我是許馨仁,台北人。 鼻子過敏,很愛喝開水,食量很大,很杞人憂天,但看待事情很理性。 是最不像雙魚的雙魚座。  
記者 許馨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