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期

嘻哈起源 人們忘記的事

嘻哈的精神:「和平,愛,團結和享受樂趣」,將永遠不變。

嘻哈起源 人們忘記的事

記者 曾煥富 文  2016/03/13

在尬舞的時候放鞭炮,這樣的場面你見過嗎?中壢的霹靂舞團TOP COALITION於二〇一六年二月十四日,在中壢的中正公園,開啟了一年一度的街舞活動「2016 TOP COALITION 13th anniversary」。在活動中包含了BBOY 1 ON 1 & 3 ON 3 BATTLE、BBOY CREW BATTLE,還有Freestyle BATTLE,吸引了台灣各地的舞者與舞團角逐冠軍。

整場比賽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在BBOY CREW BATTLE的八強賽,來自大甲的舞團Taokaz 對上新生代舞團Reformerz。在比賽進行到第二回合的時候,舞團Taokaz先是派出了兩個戴著八家將頭套、手持竹扇的舞者上陣,接著一段個人表演之後,後方團員在舞台上點燃一柱煙火,讓舞台霎時火光四射、煙霧瀰漫,在煙火燒盡之際,腳綁上煙火的霹靂舞者(Bboy)佳承趁勢跳入場中做出一系列大地板動作,讓場上場下都一片譁然。在煙火炫技之後,緊接著Bboy阿昌被抬了出來,原本以為是簡單的個人表演,殊不知過了十秒,另外兩位舞者手持煙火往阿昌身上一陣亂射,一齣活生生的「炸邯鄲爺」在舞台上演,台下的氣氛來到最高點。此時評審席卻傳來一陣騷動,身為評審的Bboy 阿雅(AYA),對DJ比了一個叉叉,終止了這場比賽。


舞團Taokaz在尬舞中的表現,讓所有人出乎意料。(影片來源YouTube

這件事情在街舞圈引發了很大的討論。評審AYA也在賽後表示,「Funny(搞笑)」不等於「Funky(放克)」,這樣的行為雖然引人注目,但是在安全考量與跳舞精神的審視下,並不值得認同。這番言論有人贊同,也有人覺得沒有這麼嚴重,像是在臉書社群「靠北街舞」的留言#4416的作者便表示認同舞團Taokaz的搞怪作風。嘻哈文化沒有正確答案,在發生「鞭炮炸舞台」事件之後,許多人試圖了解 AYA口中的「Funky(放克)」背後的意義,開始認真去想嘻哈文化中真正的「尊重」所指涉的歷史,這樣的文化效果或許會是整件事情最大的收穫。
 

最原始的嘻哈文化 來自紐約

嘻哈文化(Hiphop)源自黑人社區,主流來自紐約的布朗克區(Bronx)。當時居住在布朗克區的黑人,是被美國政府隔離的存在。他們沒有良好的居住環境和治安,導致許多違法行為的孳生。擺動先生(Mr.Wiggle)在接受台灣街舞協會採訪的時候說道,如果他沒有跳舞,現在可能在賣毒,或是橫死街頭。嘻哈文化幫助他跟他身邊的人們,安全地活到現在,所以他很感謝嘻哈文化。


DJ Kool Herc是在一九七〇年代最受歡迎的DJ。(圖片來源Rap Is Poetry 

最原始的嘻哈文化從一九七〇年代開始,一位名叫酷海克(Kool Herc)的DJ開始。當時已經有許多DJ在放音樂,但Kool Herc是技巧性最高,並且是把音樂放到大街上的先驅,他開放了自己的一塊空地,然後用超重音的喇叭撥放音樂。人群被音樂吸引而來,很自然地在空地中跳起舞。當時還沒有嘻哈(Hiphop)這個名字,只是一種派對和生活型態。

嘻哈(Hiphop)這個詞,是由當時兩大幫派之一的黑桃幫(The Black Spades)首領艾菲卡巴莫巴塔(Afrika Bambaataa)所創造。原先這只是幫派中的黑話,但Bambaataa很喜歡這個詞所發出的聲音與意涵。「在派對中的屁股,當聽見音樂就會跳動。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嘻哈。(This is ‘‘hip’’, when you feel that music, you gonna ‘‘hop’’ absolutely. So that’s why we call it ‘‘Hiphop’’.)」Bambaataa 在接受「Bboyworld Asia採訪」的時候說道。而在嘻哈這個詞被創造的同時,厭倦血腥生活的Bambaataa於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創立了「普世祖魯國度(Universal Zulu Nation)」,並設立下了「和平、愛、團結與享受樂趣」四大原則,希望所有負面態度,都能轉換成正面思維,並且創造出一個貧民窟中和平的所在。
 

媒體重製與演進

在嘻哈文化由四個元素組成,「操碟手(DJ)」、「主持人(MC)」、「霹靂舞者(Bboy)」和「塗鴉(Graffiti)」。加入這個文化的順序是DJ、MC、Bboy,最後是塗鴉,而隨著時代又加入了更多元素,像是滑板,口技(Beatbox)等等。當時很多塗鴉的藝術家會到派對中作樂,所以才會在一九八〇年代最終加入了塗鴉元素,讓嘻哈文化的脈絡底定。


一九八○年代,霹靂舞在媒體的宣傳下變成熱門話題。
圖為Rock Steady Crew在街上表演,引人圍觀。(圖片來源 Pinterest

一九八〇年代是嘻哈文化最蓬勃的發展期,媒體大肆報導霹靂舞團與MC的新聞,甚至讓霹靂舞團站上了世界的舞台,然而媒體退潮之後,嘻哈文化中霹靂舞的部分就被稀釋了,逐漸被迪斯可(Disco)取代,而這時也出現了一些舞團誓言要傳承這項文化,像是「Rock Steady Crew」,此團的團名,便是意味著霹靂舞者的精神(Rock)能穩定發展(Steady)給下一代。雖然霹靂舞者的聲勢受到影響,但是MC與DJ都穩定發展著,其中的風格當然由時代不停變換,但是人們喜愛派對的熱情,絲毫未減。塗鴉部分則是從一開始不被世人接受,慢慢到被欣賞。一切雖然波折,但嘻哈文化的精神仍被完整保存了下來。
 

商業時代 新的出路

在資本主義盛行的21世紀,嘻哈依然活在城市中的各個角落,憑著不同的樣貌存在。嘻哈所推崇的派對文化,普遍被青少年接受。這樣的趨勢,形成了一股無可計量的商機。在一九九〇年代後,年輕人穿起寬鬆的衣服和垮褲,戴上了鍍金的項鍊,嘴裡唸著剛在派對中聽見的饒舌樂。無所不在的商品化裡,代表著嘻哈的原始精神漸漸被人遺忘。網路創作歌手予樂寫了一首歌叫〈嘻哈商業化〉,歌詞中寫道「為了專輯大發 把嘻哈商業化 冠上負面形象 再一腳踹開它。」寫出了商人的唯利是圖,也寫出了商品背後對於文化的膚淺。

雖說如此,但還是有許多人不遺餘力在各地奔走,為了將最原始的嘻哈精神傳遞給下一代。像是在Zulu Nation的成員們,不管是DJ還是Bboy,各個憑著自己的一技之長,在世界各地演講或教課;新竹的霹靂舞團Over the Top團長OT,在接受《喀報》採訪時表示,自己能做多少就多少,不管是贊助比賽或是開班授課,只要是能夠憑著自己的一點力量,讓嘻哈文化傳遞更遠,對他來說就算是完成一種使命。


台灣二〇一五年的一年尬一次(BOTY)團體賽,由U Taipei拿下了冠軍,
前往德國參加世界賽。(圖片來源
車壇新聞 

台灣的嘻哈文化日漸蓬勃,越來越多人看見了它的精神,並且參與其中。在各領域的前輩們帶領下,相關的活動,像是「R16」「一年尬一次(BOTY)」「RedBull BCOne」等跳舞賽事;還有「​Thr3e Style」等DJ比賽,都漸漸從外國進駐。有些地方政府也舉辦了屬於台灣的大型舞蹈賽事,像是新北市政府辦了新北市街舞大賽,讓台灣人看見更多元的嘻哈文化,並在這塊土地上,創造出屬於「台灣嘻哈」自己的樣貌。

記者 曾煥富
All or Nothing. 我是曾煥富,叫我阿富就好。追求我想要的東西,跟吃飯睡覺是一樣的。所以,喀報我會好好加油,不要被當掉。 我的夢想是當超人。水瓶座會跳舞愛美食愛旅行會畫畫的超人。
記者 曾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