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期

填補空缺 成就內在的強大

【怪物的孩子】是日本動畫大師──細田守第四度執導的原創長篇動畫電影,描述父子間的親情。

填補空缺 成就內在的強大

記者 蔡佳珊 文  2016/03/20

【怪物的孩子】(バケモノの子)是日本動畫大師──細田守的原創動畫電影。故事以人類的城市「澀谷」(渋谷),及怪物的城市「澀天街」(渋天街)為舞台,敘述一位人類少年在這兩個世界中所經歷的冒險故事。


【怪物的孩子】電影海報。(圖片來源/LiTV線上影視
 

不完美的兩人 完美的互補

本作主角是一位名為蓮的男孩,在九歲時母親去世。承受著喪母之痛的他,同時也怨恨著不知身在何方的父親。流落街頭的蓮,偶遇了不屬於人類世界的熊徹,並追隨他走進了澀天街。而性格率直卻暴躁易怒的熊徹,是兩位宗師接班候選人之一。但因為個性的緣故,在候選人的爭鬥中從來不會有人支持他。想要變得強大的蓮,看到了藏在熊徹強大的外表下,與自己相同的孤獨,於是選擇成為他唯一一名弟子。熊徹也將他取名為「九太」,並視同親生兒子般撫養。

沒有父母與師父的熊徹,是自學武功。而他屢戰屢敗的原因,是他與對手豬王山在內心的強大方面,有著極大的差距。獨自摸索的熊徹無法教導九太,於是九太透過「模仿」向他學習,一如嬰孩模仿著父母的言行。兩人互相鍛鍊,九太從熊徹身上習得外在的強大,而熊徹則在經過了千百次的互相鍛鍊後,獲得了內在的成長。

形同親生父子的他們,各自成為對方強力的精神支柱。最後的宗師決定戰上,因為失去了九太的支持,豬王山一度以一面倒的姿態擊潰熊徹。而在本作中,每個人類的胸口都有一個洞穴,一旦進入極度負面的精神狀態就會開啟,這是對人心黑暗面的具象化。九太因陷入自我認同的困境使洞穴開啟,熊徹選擇化身為劍,永遠填補他內心的缺口,一如熊徹教導劍術時所言:「心中有劍才是最重要的。」熊徹不顧一切犧牲,只為成為九太心中的依靠,象徵著為人父母最大的心願。兩人雖無血緣關係,但彼此的羈絆卻遠遠超越了血緣,說明著親子關係並不需要被血緣限制。


人類的胸口有著空洞,在精神進入負面狀態時會開啟。(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理想的互動 仇恨的起點

若以傳統觀念來看,熊徹與九太爭吵不休、從未談笑的相處模式,絕非良好的父子關係,在這個父權體系的社會,傳統觀念認為小孩子不能頂嘴,無論是對父母或師長。但這樣的互動模式,卻讓相處缺少了「溝通」這個重要的部分。豬王山與養子一郎彥的互動關係正屬於理想的模式,完全符合社會的期待。豬王山也對此充滿自信,並勸「沒經驗」的熊徹不要撫養小孩。但這樣完美的親子關係,後來卻產生了最大的問題,並導致巨大災難的產生。這說明了親子間的互動不會存在可以依循的公式,而人與人的情感也不能單看表面的互動。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信任」非常重要。熊徹與九太雖然一見面就鬥嘴,其實內心是坦誠相對的,唯一一次真正的爭吵,即是源於九太對熊徹有所隱瞞。而豬王山一直對一郎彥隱瞞他是養子的事實,所以一郎彥從來都不知道他的人類身分,認為他是怪物。隨著年齡的增長,一郎彥發現自己遲遲無法像弟弟一般長出獠牙,他向父親詢問時,豬王山只對他說了一句話:「你就是我的孩子。」這樣看似溫馨、完美的互動,事實上少了真相的坦白,只會增加一郎彥內心的恐慌與自我懷疑。

豬王山自認對養子好而說著白色謊言,卻產生反效果。長期累積的不安,使一郎彥質疑著自己存在的價值。再加上九太「明明只是個人類」,他的成長卻超越了自己,甚至幫助熊徹贏得了宗師之戰。種種難以接受的衝擊化為對九太的仇恨,吞噬了一郎彥。
 

跟大家不一樣 自我認同

細田守的另一部作品【狼的孩子雨和雪】(おおかみこどもの雨と雪)與本作相似,也是關於親情的描繪,敘述一位人類母親花撫養兩位狼人小孩的故事。但不同於【狼的孩子雨和雪】母子間溫馨的親情,本作主要描繪的是父子間說不出口的情感牽絆。熊徹粗暴卻有著脆弱的內心,與花的溫柔、堅強正好形成強烈對比。

沒有雙親的九太,在成長的過程中只能一路摸索,而撫養他的熊徹等人則扮演著父親的角色。熊徹作為父親與師父,從九太身上學到的卻遠比授予九太的多,顯示出親子間不單是單方面的養育,也存在著教學相長的關係。雖然少了花與孩子們母子間的溫暖互動,但本作父子間看似冰冷的互動背後,其實有著與之相同的溫度。

另外,因為是狼的孩子,卻生活在人類的世界中,難免會產生對自我的懷疑。本作中則是相反的情形,卻有著一樣的問題。九太無法在怪物世界與人類世界中二選一,狼的孩子也無法在狼與人之間做出抉擇。成長過程中,自我認同是一個重要的過程,當自我認同產生問題時,會出現焦慮並自我懷疑。而在群體社會中與他人不一樣的個體,容易出現自我認同的危機。

人們總是無法接受「特別」的存在,其實特別又何妨,但無論是什麼種族,在群體動物的世界裡,只要出現與大多數個體不同的事物,就會被冠上「奇怪」的罪名。而這些特別的奇怪個體,通常被稱為「異類」,並可能受到「歧視」的處罰。

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存在著許多這樣的情形,就算是倡導多元文化包容的社會,也仍然無法避免歧視的發生。雖然免去了公開的攻擊行為,其實也只是空有表面的和諧。對那些多數來說,就算為了避免引來撻伐而不公開說出對少數族群的看法,心裡仍可能無法接受那些特別的存在,而因此迴避與他們的接觸。對那些特別的少數來說,他們可能會不明白為何自己「跟大家不一樣」,如同一郎彥無法理解為何自己長不出獠牙。
 

心靈的洞穴 人心黑暗面

除了上述的父子之情,本作中還隱藏著許多象徵意涵。心靈的洞穴即象徵在人們心中潛伏的黑暗,人類與怪物不同,心中存在著黑暗面,而脆弱的心靈容易被黑暗掩蓋。當精神變得脆弱,黑暗就會膨脹、擴張,最終會佔據心靈,吞噬自我,引領人們走向歧途,難以復返。而胸口的空洞,也象徵著生命中的缺憾。就算是再完美的人,在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都會有一個缺口,等著被填補。熊徹填補了九太缺少父愛的缺憾,一郎彥的空洞則因信仰被擊潰而擴散。


本作藏有許多巧妙的象徵意涵,陪伴在九太身邊的白色小動物,
即象徵母親溫柔的守護。(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活在世上,會遇到各種考驗,唯有秉持著自我意志才能不被黑暗淹沒。熊徹口中說的心中之劍,其實正代表心靈的信念。無論外表再怎麼強大,若是缺乏強大信念的支持,終究有被擊潰的一天。一如內心脆弱的熊徹空有一身蠻力,卻無法擊敗豬王山。真正的強大來自於內在,而非外在的力量,心中有劍,才能戰勝一切。

記者 蔡佳珊
我是蔡佳珊,非常平凡的台中人一枚。 不知道為什麼一到宿舍就會很懶,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但是一回到家就會天天坐不住拼命往外跑。 忙起來會忘了吃晚餐。
記者 蔡佳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