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期

「心」的距離 醫病之間

【仁醫,迎風而立】改編自真人真事,日本醫師為大愛遠赴非洲行醫。天災人禍下,人們更需要相互關懷。

「心」的距離 醫病之間

記者 許心如 文  2016/03/27

在這個追求功利的年代,人們無不卯盡全力地競爭,更甚者發動戰爭以搶奪資源,殺戮中留下許多傷痕,而有多少人願意停下腳步,關注或是奉獻弱勢呢?在日本,有一位醫師島田航一郎,自願行走於非洲,奉獻自己的所學與青春,為漆黑的大陸豎起一盞明燈。


【仁醫,迎風而立】於二〇一五年上映。(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相互關懷 散播愛

【仁醫,迎風而立】源自一首日本情歌——〈迎風而立的獅子〉,描繪真人柴田紘一郎醫師的事蹟。而後演員大澤隆夫深深為這首曲子感動,請求歌曲作者佐田雅志將這背後的故事轉化為文字,寫成小說出版成書。隨後開始籌拍電影,由自己擔綱了主角島田航一郎,邀請了作品風格多變的名導演三池崇史,無懼於伊波拉病毒的肆虐與不穩定的政局,遠赴非洲肯亞歷時一個月的拍攝。

電影描述一九八七年,島田醫師被長崎大學附設醫院派往肯亞,進行熱帶疾病的醫學研究以及人道救援。在前線戰火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島田接著又被派遣至紅十字會醫院支援。前線醫院不若研究中心相對和緩的氣氛,不時有大量重傷的病患被送來,直接面對這群被戰火摧殘的傷者,為島田帶來了無比的震撼,但也加深了他要留下來的決心。而島田在家鄉的女友秋島貴子,則為了繼承父親的診所,同時希望能照護自己家鄉的鄉親,選擇留在日本。兩人分別為了心中所「愛」,在人生的道路上分道揚鑣,充分闡述了人類這份「大愛」的情感。

電影以倒敘的手法開頭,畫面從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後的滿目瘡痍開始,一位黑人手握玉米粒站立在瓦礫堆中。接著時間回到二十四年前,島田航一郎醫師初踏上肯亞,這當中在適當的點穿插島田航一郎的過去,帶觀眾深入認識這個故事的主人翁,這些橋段以紀錄片的方式,鏡頭先是訪問島田的故人,再由他們的話語帶出劇情,剪接手法流暢,鏡頭樸實卻唯美,劇情溫暖而感人。雖然角色們在心境的轉折上,並沒有安排得很流暢,許多角色前後心態的轉變顯得突兀而不連接,但無損電影本身所欲傳達的信念。


電影遠赴非洲實地取景,歷時一個多月。(圖片來源愛德華散步

結尾揭曉那位黑人的身份,是受過島田醫治的東哥,得知日本發生大地震後,他以醫師的身份立刻前往,手中握著從非洲帶來的玉米粒,是島田以往的病人走上好幾里路親自送達的,希望能為日本大地震盡上一點心意。電影特意將日本三一一大地震與故事主線連結,象徵在天災人禍之下,人類的渺小與無助,但相互幫助與憐憫的心卻是一樣的。最後一筆有如畫龍點睛,將整部電影串連起來,充分做了首尾呼應,將電影的核心概念完整呈現。
 

身體的痛 心靈的傷

紅十字會醫院多承接來自蘇丹內戰的傷員,其中有許多青少年或是兒童,他們受傷是因為被游擊隊強迫「以身試地雷」,另一部分則是作為孩子兵,因作戰而中傷。戰爭中的血腥是殘忍的,但最可憐的是那些已碎裂的心靈。東哥在槍聲中目睹家人被殺、家園被毀,被俘虜後,他被迫吸食毒品作為麻醉,並拿起槍枝,走向另一個戰場製造更多悲劇。這使他們的價值觀被扭曲,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被撕裂。這時醫生要治療的不只是他們身體的傷害,更需要醫治受傷的心,幫他們重拾「信任」。島田深刻認知到這點,和病童們一起用餐、玩耍,甚至幫他們上課,與他們「搏感情」,幫助他們重拾對自己以及對世界的信心,病童們的康復與成長,則成為島田最大的回饋。

東哥被送進紅十字會醫院時,充滿攻擊性且眼神滿是憤懣,出手打傷甚至啃咬要醫治他的島田。「你康復後想做什麼呢?」有人問,「我想要當小偷,然後搶劫」、「只要有槍就可以了,我的槍法神準。」東哥自顧地說著,話語中充滿仇恨與自負,但其實他是後悔自己的那雙沾滿鮮血的雙手。儘管如此,島田醫師仍不氣餒,一直鼓勵、陪伴在東哥身邊,使這迷途少年最終得以敞開心胸、原諒自己。另外,留在家鄉的秋島貴子,在一日清晨收到一份給父親的慰問,是一位婆婆翻過好幾座山頭、一路將山菜送來,只因「聽說」秋島的父親也生病了,「以前你父親也常常走過這些山頭來為我看病呢!」婆婆對著秋島說。電影中生動刻畫出醫病之間的互動,可看出醫生與病人之間是相互倚靠的,反觀台灣的醫療現況,醫病兩端充斥著不平衡,例如家屬常將醫生告上法院,導致現在醫生面對危急病人時,第一反應是「簽家屬同意書」,而非「救人」;拒絕為重症病人開刀,深怕「救不活人就會被判刑」。在台灣,醫生與病人之間滿是不信任。


女主角決定留在家鄉,為鄉民服務。(圖片來源高雄電影節
 

台灣醫療體系裂痕已現

一段醫療過程中,醫生與病人間的信任非常重要,這是使一段治療成功的關鍵。現今台灣社會的醫療環境,雖然不如非洲內戰般的激烈與血腥,但是醫療品質卻每況愈下,醫病之間的關係更是不斷惡化,越來越多的醫生因醫療糾紛被病患告上,而且多法院是提起刑事訴訟,並伴隨天價的求償甚至牢獄之災,原本象徵救人的醫生,將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令人不勝唏噓。根據統計,台灣醫生的犯罪率達到25.6%,高居全世界第一,且平均每38.8天就有一位醫生被判有罪。而在歐美國家,醫生就算被告,也有醫院或是保險公司作為「靠山」,但在台灣醫生通常只能獨自面對天價賠償。這些種種充分顯示了台灣社會對醫療體系的不信任,以及溝通不良。

台灣的醫師公會日前宣佈:「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新執政團隊上任滿一個月,若未能針對健保問題及上述訴求提出積極有效的改革方案,將依公會決議,退出健保特約。」表示將用較激進的手段,促使政府正視這個問題。若醫師公會退出健保,許多醫院將會得不到健保的醫療資源,可能會造成經營上的危機,而民眾就醫則會有巨大的不便,若政府及民間不正視這個問題,享譽國際的台灣醫療以及健保制度,已是搖搖欲墜。

記者 許心如
嗨大家,我是許心如,來自台灣南部,小時候就在田裡玩耍長大。我的身體住著兩個人,一個充滿了天馬行空的想像,另一個是個行動現實派,他們不時會吵架,我就從他們爭吵的過程裡找出盡量看似正確的答案,努力尋找地對自己最適合的道路。我喜歡書、咖啡、還有狗,書與咖啡給人帶來平靜,狗狗們好可愛><還有他們讓我看到最真摯的忠誠。
記者 許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