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期

快刀斬亂麻 北市招牌拆除

北門重獲新生,卻引發市容美醜的討論,促使台北市政府拆除招牌;但這樣的策略是否正確,仍待商榷。

快刀斬亂麻 北市招牌拆除

記者 麻愷晅 報導  2016/04/17

為實施「西區門戶計畫」,台北市政府在二〇一六年二月下令拆除忠孝橋引道,讓國家一級古蹟──北門,再現過往風華,成為新興拍照景點。但北門雖重獲新生、備受矚目,卻也因此引發台北市容美醜的討論。
 

雜亂招牌 立法拆除

北門位於台北火車站附近,周圍皆是商家和補習班大樓,雜亂的招牌和質樸的古蹟同在一地,不和諧的觀感隨之而來。許多網友開始謔稱北門周遭竟擁有日本、清代和中華民國三種美學;此番言論一出,促使台北市長柯文哲表明立場,要求市政府在既有的《台北市廣告管理細則》之下,額外制定《北門周邊廣告物都市設計準則》,以北門周邊路段為重,循序實行三階段的廣告物查處,以改善中華民國美學。

都發局從北門正後方的區域開刀,提出廣告物上緣不得超過二樓、禁止使用霓虹燈、明度及彩度的使用皆須調降等規範。而後續兩階段的改造,則延續北門周遭路段,並直達館前路、公園路及忠孝西路。同時通知不合格的業者改善廣告物,若未於七日內完成,建管處也將處以六千元罰款,並強制拆除招牌,以維持乾淨單純的景觀。


北門後方大樓廣告搶眼,產生不和諧感。(照片來源/自由時報


由上而下 是利是弊?

台北市政府一系列的措施,有如快刀斬亂麻,頗具魄力和執行力,深得民心;然而這樣的方式對於城市的整體規劃是否有益,仍待商榷。治標不治本是其中一項質疑,台灣大學城鄉所助理教授黃舒楣表示,雜亂的招牌是台北市長久以來的問題,缺乏系統性的規劃和處理,成效恐怕不高;另一方面,僅針對北門周邊區域執行也略顯不妥,由於廣告物雜亂是一普遍存在的現象,只著重北門,難免讓人覺得政府有譁眾取寵的嫌疑。

更重要的,是少了市民對於城市景觀的共識:台北車站是台北市民生活的共同空間,想當然爾,決定招牌如何改善的主導權本應屬於市民。黃舒楣相信,各地方的小市民對市容並非沒有意見,而是因為欠缺發聲的管道;她認為看不見的城市交流,正是一座城市能否有活力的關鍵環節,溝通即是其一。事實上,早在市政府關注廣告物的問題前,就有網友曾在批踢踢實業坊(PTT)針對臺灣的市容發表看法,點出招牌及環境色彩的重要性。雖然文章底下有人持疑、反對,但不同意見也能促進討論,增加民眾參與。唯一可惜的是,網路和現實相比,難以展現行動力,對於市容的影響相對較低。


台北市廣告招牌雜亂,影響市容。(照片來源/BuzzOrange


城市典範 日本京都

提及市容的楷模,人們多半聯想到日本,近年來,台灣旅日風氣大興,加上對景觀美醜日漸重視,許多人也會開始觀察日本的街景,而其中最為人稱道的,便是京都市。

回顧日本過往歷史,景觀問題於一開始其實並未受到重視,京都的樣貌也和今日有所不同。然隨著時代及觀念的遞進,日本民眾漸漸達成共識,有許多大型建設因為不符合地區景觀,而遭到民眾抗議。這也促使法律跟上腳步,二〇〇五年,日本推行了《景觀法》;二〇〇七年,京都則修訂《戶外廣告物條例》,沿用至今。

京都廣告招牌的大小、色彩有一套遵循的原則:突顯自然色彩,人造物相對低調。甚至連星巴克、麥當勞等跨國連鎖商店,都得放棄固有的形象顏色,以配合京都的城市色彩。之所以產生如此強大的影響力,一方面是由於政府的硬性規定,一方面則來自居民的共識。和台灣不同,日本有許多與色彩學有關的民間出版品、報導和組織,這些文化交流也成為他們日常對話的一部分,因此民間的力量漸漸超越政府,由下往上的運作,為促成日本市容順利經營的一大推力。

反觀台北,原需經過研究與討論的決策,卻僅依循單方面想法,逕自下令拆除。短期性、小範圍的改造實為不妥,台北市欲一步登天,卻缺少全面性的想法,無法從根本面改善。此外,單就法規層面探討,和京都相比也略顯不足:《台北市廣告管理細則》主要以安全、營利作為考量,對於整體規劃少有著墨,且如今在拆除的過程中,讓店家改善的時間也非常短促,僅有七日;相較之下,京都在執行政策的過程中,則願意給予店家七年的緩衝期,《戶外廣告物條例》中更詳細載明色彩、體積大小等規定,每種廣告物都有各自的要求,讓商家知道該如何遵循。


應京都當地要求,跨國連鎖店家不得不改變商標色彩。(照片來源/Keedan

 

設計 創造城市個性

放眼台灣,不僅是台北市,各縣市也都有改善的空間。針對招牌該如何統一規劃的問題,水越設計創辦人、都市酵母策展人周育如表示,台灣的招牌雜亂主要存在兩大原因:缺少特色以及與環境衝突。她認為究竟是要融入環境、共同造景;還是要突顯招牌,降低街道美感,是所有居民需共同思考的問題。

市區中,每棟大樓之間的距離窄,在業主傾向選擇體積大的招牌,以吸引顧客的情況下,競爭心態不斷地惡性循環,導致招牌越做越大、越做越多,導致現今廣告招牌雜亂不堪的景況。因此,若決心進行改造,那麼縮小招牌尺寸即為首要之務。周育如也指出,招牌做小一點,能運用的材質也能更多元,更有特色。此外,設計師若能與店家合作,結合美感和商家需求,將會是更好的發展。

美醜沒有絕對,京都固然是個成功案例,然一味地模仿也非好事。乾淨可以是一種城市意象,繁雜也能繁雜得有特色,更重要的,是能找出城市的定位,創造城市個性,而這些皆有賴居民的共同經營。因此,與其抱怨市容的醜,不如集結眾人之力,由下而上改變,打造一座每個人都樂於居住的城市。

記者 麻愷晅
我是麻愷晅。喜歡看書、看電影,細細咀嚼生活的每個片刻。 用心築夢,放膽逐夢。期許自己用一雙客觀的眼看世界。
記者 麻愷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