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螞蟻》令人震撼的文明城邦

無法想像的科技文明,《螞蟻》顛覆你的世界觀。

《螞蟻》令人震撼的文明城邦

記者 何宛芯 文  2008/10/12

你能對柏納.韋伯筆下的螞蟻產生認同感,卻不會忘記她們就是螞蟻的事實。
圖片來源:Yahoo!奇摩拍賣網

 

看見爬過你家地板,找尋著餅乾屑的螞蟻,你是否總不假思索地壓扁她?螞蟻的微小對人類來說似乎從不是威脅,除了偶爾聽到的火蟻災害之外,人們多半在牆角放個螞蟻藥後就能高枕無憂。然而柏納.韋伯將透過《螞蟻》,徹底撼動你對生物界的定義。

 科幻或科學  由你來決定

《螞蟻》與他的續作《螞蟻時代》、《螞蟻革命》並稱螞蟻三部曲,是一套描述世界兩大文明--人類與螞蟻相遇的故事。以小說的角度來看,《螞蟻》是本充滿微觀想像力的科幻佳作,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它是本滿載螞蟻知識的科學書。柏納.韋伯並不是第一位以螞蟻為題材的作家,但他所著的螞蟻三部曲卻與眾多醜化螞蟻的科幻作大不相同。在這本書中,螞蟻不是生化突變的食人怪獸,更不是無腦的殺人兵團,她們與人類一樣,擁有自己的文化以及生存模式,甚至有著不輸給人類的精神意志,致力在地球上延續著族群的生命。

故事始終圍繞著熱愛螞蟻、性格怪癖的生物學家艾德蒙。在一次研究意外死亡後,他的遺產由外甥喬納坦繼承,其中包括一棟破舊的老屋,和一座遺囑強調「絕不能進入」的地窖。然而喬納坦在一次不得已的狀況下進入地窖後,他的人生就此產生了巨變,彷彿著迷一般,除了地窖再也沒有別的事能引起他的興趣。終於他不顧妻與子的反對,又一次進入了地窖,就這麼失去了蹤影。
 
同一時間下某處的螞蟻世界,城邦貝洛崗的初春探險隊在凱旋途中,被一種新型的不明武力殲滅,死亡的隊員個個毫無外傷,事發之快竟令她們來不及掙扎。唯一的倖存者「三二七號」急返城邦,想向蟻后提出警告,不料卻遭到城邦中不明人士的追殺。在疑惑與焦慮感的壓迫之下,三二七號展開了一段史無前例的冒險。
 
人類與螞蟻的探險經歷,兩道看似南轅北轍的故事,其實是柏納.韋伯的精心安排,兩者之間相互呼應,息息相關。各種患難與懸疑的情節,都在為人類與螞蟻的「接觸」鋪路,當人類發現螞蟻擁有不亞於自己的精密軍事文化後,究竟作何感想?而螞蟻在認知到人類的存在後,又會作出什麼反應呢?就在讀者訝然於兩者的互動之際,故事然而止,留下的是深深的震撼及省思。從娛樂到內涵,這本題材獨特的小說毫無冷場,絕對精彩!

 螞蟻與人類  不可共量之

不同於Disney的《蟲蟲危機》曲解蟲的本質,將人性硬生生地套用在昆蟲上,《螞蟻》雖然將蟲類的思考轉換成我們理解的文字,卻沒有將人類的特質套用在螞蟻身上。相反的,柏納.韋伯巧妙地將想像力與生物事實融合一體,如螞蟻的交談方式,並不同人類的言談,而是近似心靈感應的化學物質傳遞。這點被作者應用在螞蟻的戰爭上,於是我們看到了故事中的螞蟻是如何藉心靈的絕對溝通,集體創造出驚人的作戰模式。獨到的想像力與知識背景,令人不禁懷疑韋伯筆下的科幻情節是否不只是小說,而是那不起眼的螞蟻的真正面目。

 《螞蟻》最精彩之處,莫過於螞蟻世界的戰爭,以及政治運作的描寫。螞蟻的世界被柏納.韋伯描述為近於帝國的城邦,守門蟻所形成的城牆包圍著蟻后,蟻后則掌控整個城邦的政軍決策。蟻窩內部層層分明,特化的螞蟻們各自司掌自己的職位,從蕈類、蚜蟲培養的農業,到使用蟻酸的炮兵軍隊,螞蟻從出生至死亡的職責規劃,都在故事中詳盡呈現。描寫的細膩程度,使讀者彷彿透過螞蟻的眼睛經歷各種冒險,見證了螞蟻城邦的壯大,以及制度運作的精準。
 
值得一提的是,書中不時穿插由艾德蒙所著的《相對知識與絕對知識大百科》篇章。絕對知識指的是生物界認定的理論,如螞蟻與白蟻的演化競爭背景等,相對知識則可視為作者對螞蟻研究所得來的感悟,有時是驚訝的發現,有時是無奈的嘆息。這些篇章在書中絲毫不遜於冒險故事的精彩,除了輔助故事的進行外,它還將人類的歷史與螞蟻文明相較,點破許多我們疏於覺察的道理,這些新奇卻又深沉的觀點,更突顯了螞蟻值得敬畏的一面。
 
《螞蟻》一再挑戰著人類對自己文明的自信。的確,螞蟻並不會開口說話,也不懂得電力、石油是什麼,她們卻憑著我們所不懂的智慧,在地球生存了億萬年之久,相形之下人類五千年的存在,猶如過眼雲煙。當人類人口在數秒內成長十人時,螞蟻卻能在同樣的時間內增加兩億隻,不論人類如何發展殺蟲技術,螞蟻仍舊以優越的數量占據這個星球。如果有朝一日,螞蟻文明將「人類」納入她們的知識之中,並標示為敵人、甚至獵物,我們真的還能自稱為地球主宰嗎?
記者 何宛芯
  比起溫柔的人,更想當個女性主義者。 比起美麗的東西,更喜歡奇怪的東西。 比起被父權授予權力,更想從父權手中奪回權力。 比起嘻嘻笑笑,更想變得更強。 比起流行的芬芳,更喜歡冷門的塵味。 與其做沒錢的差事,不如賠錢做自己的創作。 與其長生不死,不如即座死去。 與其被看透腦中塞滿的胡說八道,不如被當成害羞無害的路人甲。   如果說到未來的夢想,那絕對是為台灣的動畫電玩產業盡一份力。            
記者 何宛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