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

針砭媒體亂象 舞台新價值

從舞台劇「瘋狂電視台」看台灣現今媒體亂象,劇團以詼諧的方式諷刺電視產業的種種問題,同時也向撐起這片天的電視人致敬。

針砭媒體亂象 舞台新價值

記者 鄧涵文 文  2016/09/25

劇場內燈光漸暗,帷幕升起,聚光燈下的演員說學逗唱樣樣難不倒,一句經典的台詞、一個到位的動作,都能讓現場觀眾哄堂大笑,第一幕才結束掌聲已如雷貫耳,是什麼樣的舞台劇有如此大的魅力,至今逾140場演出,場場爆滿一票難求?


舞台劇「瘋狂電視台」鮮豔的舞台設計,襯托鮮明的角色設定。(圖片來源Zon's Log

編導謝念祖和製作人王偉忠於2009年創立了全民大劇團,創辦人將製作節目的經驗帶至舞台劇,該劇團因而結合了舞台劇及電視節目的特色與資源,成為新型態的藝文演出,「瘋狂電視台」就是在此大膽嘗試下所產出的一號作品。劇中描述一家面臨倒閉的電視台,陰錯陽差地成為最火紅的話題,本劇每一幕都是一個粗製濫造的節目,卻讓台下觀眾笑聲不斷。「瘋狂電視台」以幽默詼諧的方式諷刺媒體亂象,然而在一笑而過的同時,每個笑料卻顯得格外沉重。
 

幽默的外衣 反思節目本質

「全民來嗆聲」是本劇觀眾反應最熱烈的節目,劇團將新聞上的藍綠惡鬥搬上格鬥擂台,在擂台上,國民黨及民進黨兩位選手一來一往,使出「國務機要費踢擊」、「海角七億肘擊」等招式攻擊對方,具體呈現兩黨互揭瘡疤的黑暗面。自台灣開放黨禁且民主意識抬頭後,藍綠兩黨的競爭逐漸惡化為互相抹黑,冤冤相報的負向螺旋,只會讓既有的傷口被撕裂地更大。雖然影響台灣政治的不只有藍綠鬥爭,但這卻是觀眾最有感的議題,造成此現象媒體要負最大的責任。為了提高收視率,新聞不惜將政治鬥爭血淋淋地呈現給觀眾,甚至誇大報導以吸引更多眼球,導致台灣的新聞逐漸娛樂化,失去其應有的本質。

何謂新聞的本質?傳播學者王洪鈞曾定義過:「對一個足以引起讀者興趣的觀念及事情,在不違背正確原則下,所做的最新報導,皆為新聞。」看似基本的道理放在今日的台灣媒體上卻格外諷刺。「說唱報新聞」是另一個「瘋狂電視台」的節目,在缺乏主播及新聞畫面的窘境之下,製作人急中生智找來保全用傳統打板藝術播報新聞,自己則負責演出事件內容,整段新聞沒有任何畫面卻讓觀眾看得目不轉睛。這一幕除了表達對傳統藝術的無能為力之外,觀眾如雷的掌聲更狠狠地賞了台灣媒體一巴掌。在這個世代,新聞追求即時性,只要資訊更新夠迅速、新聞畫面夠聳動即能生存,一昧地求快使得品質成了最大犧牲品,媒體和觀眾都對新聞的核心價值逐漸妥協。

不僅節目內容的素質低落,置入性行銷與24小時不斷重播是現今媒體的另外兩大問題。許多商品假藉健康新知或美食專題的名義藏在節目中,有些甚至直接冠名在節目名稱上。「瘋狂電視台」的「養樂.多幸福樂園」即是為贊助商量身打造的兒童節目,從節目名稱到場景設計,無所不用其極地置入。「深夜助眠秀」則是使出千方百計,錄製無聊至極的節目來幫助觀眾入眠,當節目播盡時便再全部重播一次,結果意外地衝高了收視率。諷刺的是,當電視台努力賺取收視率的同時電視機前的觀眾卻一個個地睡去,越是無聊、沒營養的節目越多人收看,不僅道出了電視人的辛酸,也給了盲從的觀眾一記回馬槍,嘲諷現今社會大眾「越多人看就越想看」的羊群效應。

全民大劇團把電視節目的內容呈現和媒體亂象複製到舞台劇,讓觀眾可以有更直接的聯想。從「說唱報新聞」將新聞業的問題大剌剌地攤在陽光下,到「養樂.多幸福樂園」、「深夜助眠秀」對於節目內容品質的批判,劇中每一幕都真真實實地敘說電視產業的各種問題,無論是新聞、戲劇或是各類節目無一倖免,雖然包裝幽默的外衣,卻衝擊觀眾的舒適圈,進而帶領觀眾走出電視,去反省和思考這些亂象,以及對於問題該繼續視而不見,還是勇敢正視並嘗試解決。
 

大膽直白與高互動性 舞台劇新趨勢

演員李立群說過:「觀眾沒有義務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話劇本身具有引導的功能,幫助觀眾提高審美品味,提供思考的空間。」現今有越來越多電視、電影、舞台劇充滿警示意味,希望帶領觀眾看見現實的醜陋,進而去思考更多價值與意義的問題。「瘋狂電視台」是近年來頗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而同為批判現實作品的「亂民全講」相較之下則顯得較為隱晦。


「亂民全講」以隱晦的方式,帶領觀眾細細咀嚼人生。(圖片來源東方早報

「亂民全講」將對台灣的反思,藏在一段段看似沒有關聯卻又環環相扣的小故事裡,當觀眾拆開包裝時,就會清楚看見醜陋的現實面。笑中帶淚的「亂民全講」就像傳統療法針灸,細針扎入皮膚表層刺激穴道,不會痛卻悄悄地在體內起了變化。反觀近年爆紅的「瘋狂電視台」,直言不諱是一大特色,不僅具象化媒體亂象,甚至在劇中大膽歌頌,相較之下則像打針,一針扎入血管注射藥劑,雖然比較痛但快速又有效。在現今追求刺激的社會中,「瘋狂電視台」極盡嘲諷之意的直白笑梗便成了舞台劇新趨勢之一。

除了大膽直白外,另一個趨勢則是高互動性。在本劇中「瘋狂蜘蛛網」是徹底體現此精神的一幕。內容講述電視台想拍連續劇但苦無演員,情急之下找來台下觀眾協助演出。「瘋狂蜘蛛網」新型態的演出方式不僅提高觀眾參與度,也帶給觀眾更多思考空間,像巴西藝術工作者奧古斯都.博奧(Augusto Boal)所發展的論壇劇場,在演出完畢後讓觀眾去討論劇情,並嘗試改變劇目重新演繹。「瘋狂蜘蛛網」在劇中邀請觀眾上台,讓被動接收者的角色轉為主動,目的就是希望觀眾去反思與詮釋不同的觀點,而不是將演員拋出的東西照單全收。
 

號角響起 亂象反思與改革

「瘋狂電視台」首演至今已10度演出,劇目結合時事改變內容,因此每一場都是獨一無二的,累計超過15萬人進場觀看,可見「瘋狂電視台」的魅力無限。雖然不勝枚舉的搞笑段子讓人看得眼花撩亂,濃濃的綜藝味不免有種譁眾取寵的感覺,但鞭辟入裡的批判帶領觀眾對於身陷的囹圄有所反思。


「瘋狂電視台」佳評如潮,數度加演。(圖片來源好戲網

香港編導林奕華曾說過:「戲劇的一個好處是可以用藝術的手段把觀眾被拿走的一雙眼睛還給他們。」「瘋狂電視台」用激進的方式還給觀眾那雙遺失已久的眼睛,也許多了幾分矯情與誇大做作,但它正是現今台灣媒體亂象的縮影,在世界崩塌邊緣吹響號角,提醒媒體人也告訴所有閱聽眾,正視亂象、改革問題,是現今所要面臨的一大課題。

記者 鄧涵文
早知道就交電視專題 (;´༎ຶД༎ຶ`)  
記者 鄧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