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

單身有罪 看清愛情真偽

在一個只能容許情侶存在的社會,單身的人們必須在有限的時間裡,保衛自己身為人類的權利。

單身有罪 看清愛情真偽

記者 王韋翔 文  2016/09/25

「假裝有感情比假裝沒感情更難。」電影「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描述一個不容許單身者存在的社會,人們為了不被變成動物,必須想盡辦法讓自己和他人配對,否則將會失去身為人類的權力。一個單身有罪的世界,只要是沒有伴侶的人,都會被送到幫助單身者配對的聯誼飯店,或是選擇躲入森林中與世隔絕,成為被獵捕的孤遊者。
 

聲音與色調 帶出灰暗氛圍

「單身動物園」是一部由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所執導的反烏托邦電影(反烏托邦是相對於理想社會來說一種極度負面的狀態,通常會有集權主義、環境危機與反人性的元素)。整部電影以循序漸進的方式,藉由男主角大衛(David)的遭遇和演員之間的對話,引導觀眾走入這個不合常理的世界,在觀賞過程中不會有太多疑惑。女主角同時也扮演旁白的角色,前半段主要以說故事的口吻,述說大衛面臨的困境以及內心的無助,後半段則描述兩人相遇之後的相處方式,比較像是女主角的內心獨白,低沉語調更帶出電影陰暗的氣氛。


成為單身之後住進飯店的大衛。(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整部電影的色調偏向灰暗,營造出鬱悶的氛圍,讓人感受到幸福在這個世界裡是多麼遙不可及,搭配上沉重的背景音樂,加深整部電影沉悶的氣氛,也強化了大衛被不合理的規範壓迫所展現出來的無力感,片中感受不到一絲歡樂的元素,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對未來的無助。
 

非黑即白 對立的世界

「單身動物園」是一個二分法的世界,主要分成兩大勢力,一個是如同政府一般的飯店,在片中不停宣揚擁有伴侶的好,從人身安全到設備的使用,單身者永遠是次要的存在;一個是如同反抗軍一般的孤遊者,嚴禁所有可能發展成情侶關係的行為,兩種極端相互對立。


飯店傳遞擁有伴侶的優點。(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電影中這種不是黑就是白的設定,對觀眾來說不會太過複雜,但是這樣的設定在現實社會中往往不成立,讓觀眾很難從中產生共鳴。很多事情不會只有兩個面向,多少會有第三甚至是第四方的存在,而他們經常能對議題提出新觀點並成為左右事情的關鍵,不能被輕易忽視。但「單身動物園」去除介於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不討論任何黑白以外的聲音,降低產生干擾的可能性,就像是電影中對於性向的設定只有同性戀和異性戀,雙性戀的選項在劇情上被認為是過於複雜,且在處理上會造成混亂,因此當大衛詢問是否有雙性戀的選項時,得到此選項已被系統刪除的答覆。
 

真實與虛偽 人性的自私

片中可以透過演員之間的對話還有選擇伴侶的方式發現在這個社會裡,成為情侶的必要條件是雙方必須有相同特徵,不論是個性、外觀或是生理狀況,這也使得片中的角色在配對過程中,可以透過偽裝甚至傷害自己的方式來製造與他人的共通點,進而發展出情侶關係,重新回到都市生活。這種不是建立在真心之上的情感關係,總是需要倚靠謊言來掩飾,但人的本性不是隨便就能夠隱藏或是改變的,因此當大衛看見自己的哥哥遭到殺害時,再也沒有辦法繼續掩飾內心的情緒,也無法繼續扮演一個冷酷無情的人,選擇逃離飯店成為孤遊者。


為了活命將槍口指向自己的伴侶。(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單身動物園」也展示了當人們面臨生死關頭時,對於愛情的忠誠都將不再存在,剩下的只有人性的黑暗,握著指向另一半的槍,為了活命而扣下板機,展現出人類自私的一面。這一點和電影「屍速列車」相同,當大批殭屍來襲,客運營運長為了活命不惜犧牲所有身旁的人們,將人性的自私刻畫地無比寫實。兩者相比之下,「屍速列車」中除了對人性黑暗的描繪,也能看到人類善良與為愛犧牲的一面,最後的結局更搏得許多感動的淚水。反觀「單身動物園」將人性描繪地更加黑暗,飯店經理的伴侶嘴上說著自己多愛對方,但為了保住性命仍舊選擇對經理開槍,藉由愛情來展現人類的自私,更能讓人感受人性的醜陋。
 

展現自我 單身有伴都是美

電影最後留下了開放式結局,給觀眾自行推理與想像的空間,藉由這部電影反思社會對待單身族群歧視與迷思,當大眾將焦點放在異性戀霸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同時,忽略了還有一群人其實很享受單身的狀態,但人們通常只會一味將他們歸類為渴望愛情卻始終得不到,最後孤獨老死的一群人,甚至冠上「老處女」或是「魯蛇」這類不尊重的稱號。

從很多小地方可以發現單身族群往往受到忽略,例如餐聽的桌椅很少看到有單人的座位,菜單上的雙人套餐也比單點划算,或是其他像是兩人同行一人免費的活動,這些或許都可以解讀為餐廳的商業手段,但不可否認,單身族群相對來說是較弱勢的存在。

有些長輩和親朋好友也常常在無形之中給予單身者壓力,不管是詢問何時結婚生子,或是撮合身邊單身的朋友甚至安排相親,這些行為其實讓很多單身族群感到不自在,太多人將好意強壓在單身族群身上,而忘了顧慮他們的感受和單身的原因,這樣的現象在華人社會又更加明顯,傳宗接代、多子多孫的傳統思想帶給單身族群更多壓力。

面對單身的人們大眾應該給予選擇的權利。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有些人喜歡獨處,有些人喜歡有人陪伴,不管做出怎麼樣的選擇,我們都應該給予適當的尊重,讓他們擁有做自己的機會。

記者 王韋翔
愛玩的天性,卻不失理性,相信所有的危機都會有好的結果,用我的樂觀度過每一天,尋找自己與別人的不一樣。
記者 王韋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