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期

紐西蘭雙人組 譜出你的苦悶

紐西蘭雙人搖滾樂團Flight of the Conchords利用各種曲風,以自嘲的方式譜出生活在大城市中小人物的無奈,並在HBO同名影集中演出自己,也奏出屬於兩人的搖滾夢。

紐西蘭雙人組 譜出你的苦悶

記者 陳怡秀 文  2008/09/28

 

 

Kuso當道,搞笑有理!雙人團體《Flight of the Conchords》用兩把吉他和滿腦子奇異的創作天分,解放你苦悶的心。
圖片來源:
http://www.conchordcrazy.com/

 

BretJemaine是兩個擁有著音樂夢的紐西蘭青年,為了順應潮流、開拓國際市場、增加歌迷群,他們決定走出祖國,前往Wonderland一般的美國,期待能闖出一片天,成就夢想。然而初入貴寶地的他們,只擁有一間擁擠的小套房、一個正職是紐西蘭駐美辦事處職員的樂團經理、一位經營當舖的朋友、一個(也是唯一)已婚卻對兩人抱持著莫名性幻想的瘋狂女歌迷、兩把吉他、稱不上堅定卻相互契合的友誼,以及一身搞怪的好歌藝。

沒錢拍攝Music Video,索性向當鋪老闆情商出借具備錄影功能的手機做為錄影機之用,再用厚紙板做出「手工」行頭;在派對上遇見的美女竟是夥伴的前女友,還得故作大方來個「成熟」的三人約會;在街頭碰上搶劫的混混,不但不打算逃跑反而想用RAP來勸退對方;故事進行到一半,主角卻已進入自己的小世界,或瘋狂嘶吼或深情地吟詠出心中所想所感……。這些無厘頭的劇情,都出現在HBO自製音樂影集「Flight of the Conchords」中。

唱作俱佳的二人

在現實生活中真的名為Bret McKenzieJemaine Clement,的確是兩個來自紐西蘭的真實雙人組合。做為大學同學,BretJemaine除了一同修習學校課業,在閒暇之餘也寫了幾首欲作嚴肅,最後卻淪為打油詩形式的歌曲,顯示出他們走的並非「正統嚴謹」的音樂之道。但這絕非否定兩人的才華。他們共同組成的團體「Flight of the Conchords」成立於1998年,2000年時連續四個晚上為威靈頓地方電視台表演,成為在演藝界的初出茅廬之作。20022004連續三年接獲邀為愛丁堡藝術節進行演出。2006年時,於英國BBC推出廣播劇,節目內容主要是針對倫敦獲得成功的商業音樂之樂團的評論所做出的一系列即興演奏。2007年,美國的HBO看中了兩人的喜劇天份和歌唱才藝,替他們量身訂做了一季音樂喜劇影集,並以團名Flight of the Conchords」做為節目名稱。

該影集利用偽紀錄片式的拍攝手法,讓觀眾在觀看同時也彷彿一同參與著Flight of the Conchords的碰壁人生。攝影機的晃動與顆粒感,強化BretJemaine在日常生活情境下展現的冷式幽默,如同冷盤開胃菜一般,當觀眾細細品嚐之後,絕對開啟喜劇的胃。而當他們心情激動到無法用言語形容時,音樂便跳脫了在戲劇中扮演「背景」的角色,成為最直接的表達方式,所以每當劇情進行到情緒轉折當下,兩人往往無預警地跳入音樂世界,開始上演出在他們內心世界裡一段段「old school」卻情感激昂的Music Video,故作認真的神情和舉止,令人捧腹。

雖然先前出了一些EP,並且得到了葛萊美獎最佳喜劇音樂的肯定,但這張專輯的發行象徵了Flight of the Conchords更加大眾、系統化的發展。圖片來源:http://www.kkbox.com.tw/

 

創意過頭與直率破頭的音樂組合

劇中所出現的音樂皆為BretJemaine的創作,在12集的影集中擷取了精華的 15首歌曲,於20084月發行同名原聲帶:《Flight of the Conchords》,其中包含了放克、嘻哈、鄉村、民謠、電音、節奏藍調、法式香頌等曲風,種類風格之繁雜以及隨意將數種音樂類型排列錯置的編曲,讓人在驚訝錯愕於他們失控的搞怪之餘,仍不忘體驗趣味。此外,Flight of the Conchords無厘頭的歌詞與劇情相輔相成,歌詞中欲碰觸之領域與意境也極具特色,更稱一絕。

Bret在工作時遇見了一位漂亮的女同事時,在他心裡開始吟唱出Boom》這首歌:「噢,我的天。她好辣,就像咖哩一樣辣。我一定要告訴她她有多辣,但她會以為我是個性別主義者。她好辣,她讓我變成一個性別主義者。該死,我需要一把1983年卡西歐DG20電吉他,設定成電子曼陀林加上電子鼓。Jemaine在派對上認為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女,心中也揚起一曲《Most Beautiful Girl》:「妳真美,妳可以當六零年代的空中小姐;妳真美,妳可以當part-time模特兒;妳真美,就像棵樹;妳真美,就像個高級妓女。」在Flight of the Conchords,他們並沒有想要傳達兩性平等的真諦,而是赤裸裸地表露出成年男性精蟲充腦的渴求,然而在描繪的當下,卻又徹底顯現出男性愚昧膚淺的一面。運用咖哩、樹這些怪誕而笨拙的形容來表達心境,又用電吉他和一些術語來顯露出男性急於展現自己魅力與才華的想法,都在在達成了反諷的效果──你以為歌詞物化了女性,卻在同時也消費了男性。他們不曾真正的了解女性,卻沉溺於自己的幻想之中;追求失敗後又一頭霧水,只能心情低落地利用音樂哭吼出失戀的揪心,絲毫不去探究失敗的原因,接著仍繼續「堅強」而無知地走下去。

住在這個城市裡太吃力,你已典當了所有東西,所有屬於你的東西:你的牙刷、你的罐頭、你的照相手機。你不知道該往哪走。你穿越街道,你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接著你回過頭穿越街道。站在客廳,你身無分文。你最喜歡的毛織運動衫被綑了起來,你想要坐下,但你賣掉了你的椅子,所以你只能站在那。你只能站在那。你只能站在那。」語出《Inner City Pressure》一曲中的歌詞節錄,即描述著數以千計前往美國追求夢想的青年,在熙熙攘攘的都市裡,卻只能終日生活在周遭環境給予的經濟、生活壓力,賣掉了所有值錢的東西,無論是矗立街角或客廳,都感到等量的迷惘與失焦。相同在劇中的處境,有感於稀少的表演機會和拮据的經濟狀況,BretJemaine唱出了實踐夢想的困難與現實的苦悶,卻非只用沉重的心情面對,當旋律一畢,他們還是在充滿人生、女人、夢想與挑戰的道路上繼續前進。

沒有光鮮亮麗的外表,Flight of the Conchords牢騷式的音樂囈語,給予接受正統嚴肅音樂成了習慣的人一另類選擇,在看似無厘頭卻充分傳達出情感波動的歌詞曲調中,聞出「手工」和「素人」的味道,以一種最貼近生活的態度,自我嘲諷,輕快地哼唱苦悶。

相關連結:Flight of the Conchords 官方網站

 

 
記者 陳怡秀
陳怡秀,咻咻,又或者是issue。 總希望可以一輩子停留在18歲的狀態,但事實不允許的情況下只好乖乖當個傳科系大三。 眷戀文字,卻也討厭絞盡腦汁,不定期表演何謂江郎才盡,但這學年仍努力想成為個稱職的電子報寫手。 迷戀電影成癡,除了恐怖片以外接受一切類型,尤其偏愛寶萊塢的用色大膽與瘋狂歌舞。 觀看棒球成狂,但始終搞不清楚投手投出的球路叫什麼,一到球場便進入歇斯底里狀態。 不奢望世界和平,亦不期待改變世界,最大的夢想是成為真正的文藝青年。
記者 陳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