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期

蝴蝶的蛻變 水精靈丁聖祐

突破刻板印象,文武雙全不是夢。

蝴蝶的蛻變 水精靈丁聖祐

記者 張芳語 報導  2016/10/02

八月里約奧運閉幕,多位新王者誕生,等待著四年後的衛冕挑戰,也意味著每一位選手完成一座爭戰已久里程碑,但對於台灣的體壇卻是一頁嶄新的開始。

台灣游泳選手丁聖祐,目前就讀國立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四年級,從一歲便置身於泳池中,在小學二年級時,真正開始接觸游泳。曾經以0.01秒之差達到奧運資格的她,現在除了保持一定的水準外,也同時兼顧課業的水準,並為自己的未來鋪設更精彩的道路。希望文武雙全的她,不僅保有頂尖選手的實力,在大專運動會上也榮獲50公尺蝶式金牌,更在學校加修外文系的翻譯學程,在外當家教、教練,也在著名的藝術公司做專案實習,是台灣泳壇少數能不依賴體育維生的優秀選手。


文武雙全台大資優生丁聖祐。(照片來源/丁聖祐提供)
 

天生泳才 文武並濟

出生於美國的丁聖祐,1歲半時無意間鑰匙掉入游泳池中,從未學過游泳的她卻能潛下水去撿,意外發現游泳天分,在國高中時期更把天生的游泳天份發揮得淋漓盡致,獲獎無數,曾代表中華台北參加世界中學游泳錦標賽並獲得50和100公尺蝶式的金牌,為國爭光。

課業方面更沒有偏廢,雖然心力注重於游泳,卻因不想只有單一的專長,毅然決然選擇就讀普通班。雖然英文能力佔有優勢,數學能力卻和一般生相差許多,為了取得兩方的平衡,除了維持高度密集的訓練外,也要求自己能跟上學校課業的進度,在每日嚴酷的練習結束後,還會到補習班加強課業;在台灣體育生甄審的升學制度,靠著在國外獲得的優異游泳成績加分的幫助下,她以優異的成績順利進入台大工管系。


丁聖祐獲獎無數。(照片來源/自由時報
 

大學新生活 失去目標方向

因台灣沒有為體育選手制定適合的規劃,台灣多數體育選手在邁入大學後,為了自身未來著想,因而放棄體育專長,如2016年台灣游泳年度四大賽之一的總統盃全國分齡游泳錦標賽,18歲以上組女子200公尺蛙式,竟只有2人報名,只有1人完賽,明顯可以看出許多優異選手的流失許多仍置身於體育界的選手對未來也感到迷惘,丁聖祐亦是如此。

從小專心投入游泳,日夜不休的訓練讓她缺少了找尋自己興趣的時間,這是多數運動員常常面臨的狀況,導致上大學後就讀了沒有興趣的科系,加上沒有妥善的基礎教育,體育班只會運動不會讀書,這根深蒂固的教育理念深植於大部分人的心中,以至於很多選手上大學後,無法接受自身不感興趣的事物和無法銜接課業的壓力,因而選擇退學。

丁聖祐在大學前兩年,因為不規律的生活模式,使得她有些力不從心,她掙扎著是否要放棄游泳,甚至不清楚自己所愛、不明白自己適合什麼工作,更不知道如果沒有游泳自己到底會如何,加上大學截然不同的上課模式和課業壓力,讓她手足無措,擁有好勝心和責任感的她,希望能把該做的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對於游泳的熱忱,她更是捨不得放手。她輕描淡寫地說:「對游泳和課業的責任感給自己許多壓力,從小都在和別人競爭,到現在發現其實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


「蝴蝶」丁聖祐蝶泳精彩畫面。(照片來源/美麗島電子報

 

勇於嘗試 挑戰不同可能性

對於不願與隊員和同學隨波逐流,進入體育相關的領域的她表示:「對游泳以外的運動完全不行,對體育的熱情僅限游泳,但小時候喜歡畫畫,也常常關注一些時尚藝術方面的資訊,因此想嘗試不同的領域。」

置身於人才濟濟的台灣大學,丁聖祐不同於一般生,除了繁重的課業還需要兼顧游泳,如果選擇體育或競技系則不需要憂心課業,為此,她笑著說:「其實兩方是不衝突的,可以同時兼顧,只在於是不是自己的選擇,我選擇兩邊,雖然很累很煩,壓力也很大,但仍然要激勵自己,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一位運動員要課業、專項雙雙兼顧是非常辛苦的,丁聖祐覺得就算再辛苦也是自己的選擇,如何有效率、有智慧的練習並安排好時間,才是一個成功的運動員該有的心態。她認為體育班制度應該廢除,也相信每一位運動員只要願意,都可以兩樣同時兼顧,課業成績不好或比賽時輸給對手都只是藉口。

對於課後娛樂,丁聖祐時常去健身,除了保持身材更可以維持基本的游泳肌力;另外,她也喜歡畫水彩或油畫,藉此抒發心情,多年累積的練習讓現今繪畫水準相當專業。


丁聖祐藉由畫畫來抒發心情。(照片來源/黎宏琳攝)

丁聖祐認為做每一件事都會有挫折,但是正因為這樣才更要接觸不同東西。她指出:「讀高中普通班時,有些老師會打壓像我一樣的體育生,認為身為體育生為什麼不讀體育班?很多人都覺得運動員不會讀書,只能做好自己的專長,但其實運動員更能瞭解一般生不會明白的態度和責任感。」她更指出,體育不能當唯一優勢,每個人都需花時間找到自己所愛,不斷學習,運動員最大的優勢不是體育成就,而是那份驚人的執著和意志力。


丁聖祐正在接受愛爾達體育台的採訪畫面。(照片來源/張芳語攝)
 

保守思想 台灣體壇弊病

丁聖祐說道:「台灣的家長太在乎孩子的成績,從小就不斷逼迫,導致到了真正發展成績的時期便對運動失去興趣,到時已沒有足夠時間去探索自己的喜好,十幾歲時破了全國紀錄的她,名字雖然躍於報紙上,但年紀不能當永遠的優勢,當過去的敗者一個接著一個超越自己,曾經的贏家作何感想?」

現今家長大多只專注於眼前的利益,沒有讓孩子找尋自身所愛;相較於日本、歐美等先進國家,從小放手讓孩子找尋自己的興趣,並從興趣著手加以發展。而今日的台灣的運動員除了每天不斷的練習,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比較台灣和美國選手的差異,丁聖祐決定不願走上這條路。

她希望台灣能幫運動員發展更妥善的體制,運動員最大的目標不外乎為國爭光,倘若是未來沒有一個穩定又適當的維生方式,運動員怎麼又會付出全心全意在練習上?台灣的選手漸漸流失,若是沒有明確的教育理念、運動知識,光如以往土法煉鋼的方法是無法讓台灣在世界體壇佔有一席之地。


游泳對丁聖祐就像是一種責任,是一種驕傲(照片來源/黎宏琳攝)

對丁聖祐來說,游泳是一份責任,身為運動員是一種驕傲,那些對運動員的刻板印象皆是無稽之談,運動和課業其實是環環相扣的,體育中充滿了科學、學習也該抱有運動員堅持不懈的心態。相信自己,對自己負責並勇於挑戰自我,這也許是「水中蝴蝶」丁聖祐能從台灣保守制度中破繭而出的原因。

記者 張芳語
癖好:看電影、聽音樂、看小說寫小說 長處:除了游泳,其他方面正常發展 夢想:人生朝白日夢道路發展        
記者 張芳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