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期

大學迎新走樣 反彈聲浪大

迎新活動原為了讓大一新生更快熟悉新環境,但活動內容逐漸走樣。對於是否要參加迎新,正反論戰不休。

大學迎新走樣 反彈聲浪大

記者 鄧涵文 報導  2016/10/02

迎新宿營是現代大學生最重要的活動之一,大多由大二、大三學長姐主辦,規劃一系列活動,讓參加的大一新生互相熟悉,也增加學弟妹認識學長姊的機會,搶先在學期開始便打通人脈,擴大交友圈。
 

迎新宿營 大學流行趨勢

隔宿露營簡稱「宿營」,有些不搭帳篷野營的營隊則會於室內住宿,但一樣有戶外活動。民國60年代,迎新宿營的熱潮開始萌芽,藉由山訓、露營等野外求生活動,讓大一新鮮人產生革命情感。60年代末,救國團輔導各大專院校舉辦活動。為了培養具領導能力之活動人才,邀請有志學生參加「康樂輔導(康輔)研習營」,並將康輔種子散播出去,全台康輔社因此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而迎新宿營的活動,例如小隊競賽、闖關遊戲等,便是由康輔社規劃與準備。傳承至今,迎新活動融合更多康樂性遊戲,不再注重一起接受挑戰所建立的革命情感,取而代之的是遊戲間的聯誼性質,認識更多人成了現今迎新的一大目的。


國立中興大學1996年迎新宿營。(照片來源/國立中興大學

雖然學生參加迎新宿營的目的已不能同日而語,現今多半只為了認識更多人,但許多問題也逐漸浮現。每當開學季到來,就會掀起一波關於要不要參加迎新宿營的論戰。在「迎新NT.2500,cp值?」一文中,有網友回應「幹嘛繳錢給學長把妹?」,有些則表示雖然有點貴,但買到的回憶是無價的。無論正反立場,價格太高是普遍存在的疑慮,兩、三千塊對大學生來說已是某種層面上的負擔。
 

高額報名費 大學新生負擔大

臺北醫學大學醫技系同學周浚煒表示:「宿營除了比較快認識大家以外,沒什麼其他收穫。」迎新宿營的本意就是讓大一新生更快熟悉彼此,因此活動內容不外乎是闖關玩遊戲,或是牽手跳舞。對新生來說付了好幾千塊卻只為了認識以後天天見面的人,難免會覺得不划算。仔細深究營隊金錢流向,佔支出最多的是場地及伙食,約是三分之二的預算,剩下則為雜支。不免讓人好奇隊員繳的報名費,除場地之外剩下的用在哪些地方?

以中原大學工業工程系與元智大學應用外語系今年的迎新宿營為例, 2800元報名費用中有1800元是入園門票。為了使用園區水設施及火舞表演場地,即使門票貴也沒有辦法。許多營隊為了維持傳統不得不辦在校外,高額費用只能從報名費中回收,因此兩、三千塊都是常見的。

中原工業系同學林憲聰說:「營隊總預算為58萬,包含門票、營服,以及礦泉水、道具、螢光棒這類小東西。」此宿營共170位隊員參加,總報名費扣掉門票共剩下約20萬元,門票中包含三天場地和伙食費,換言之包吃包住不需額外花錢,因此剩餘經費用於雜支綽綽有餘。然而營隊盈餘最後仍回到主辦方身上。

現今大學生辦活動都有慶功宴的習慣,在營隊結束後所有工作人員一起吃飯慶祝。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同學陳建廷表示:「我們的慶功宴是自己出錢,但是之工作人員付的錢會還給大家。」主辦人員出的錢為營隊期間的食宿,因此無論補助慶功宴或退費,都是把營隊盈餘回饋在主辦學長姊身上。雖然慶功可謂酬謝主辦方籌辦營隊的辛勞,但此種金錢的分配尚不夠周全,畢竟辦營隊的目的不在於賺錢,若是為了慶功宴而提高迎新宿營費用,則失去其應有的本質。
 

大尺度內容 爭議大難以接受

除了報名費太高之外,另一個讓人不願參加迎新宿營的主因則為過於色情。無論是學長姐的行為,或是文案、遊戲內容,常被反映太過露骨。近年來國內外都有不少案例,「煽情」已成一種大學活動的普遍現象。

2015年10月國立虎尾科技大學自動化工程系與中臺科技大學護理系合辦迎新宿營,營隊取名為「互相自慰,淫蕩兩夜」,不僅名稱不妥當,遊戲中的隊呼更超過一般大眾可接受尺度。大學生在活動名稱上大玩創意,以「性」為主題以吸引更多目光。虎科自動化僅為其中一個例子,無論被外界報導的或私底下進行的,把「性」當有趣的現象,在大學營隊中已屢見不鮮。

然而許多內容不僅低級,甚至包含歧視女性的意味。2016年國立清華大學計量財務金融學系和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合辦的迎新名稱為「工廷計女」,此消息一出便引起軒然大波。學生把低級當有趣,在無意間造成他人不舒服,也許並非有意攻擊,但在開每個玩笑前,都應審慎思考是幽默還是猥褻。

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同學廖羽萱表示:「有很多梗都歧視女性,講一些還可以,講多了就不太適當。」同學間適度地開玩笑無妨,但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大尺度言論,一旦進入網路世界便會被放大檢視,在幽默之餘應三思而後行。


大學迎新宿營名稱不雅,小隊呼更是露骨鹹濕。
(照片來源/
自由時報

不只文案有太色情的問題,有時候活動內容更為嚴重。2014年10月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輪機工程系舉辦迎新宿營,遊戲中為求勝利不惜裸上身、露屁股。大學生正值輕狂的年紀,時常會做出脫序行為,有些不懂得收斂私底下的玩笑話,有些則是因為當下氣氛正火熱,在周圍同學們的鼓譟下,半推半就做出不理性的行為。

無論是否為自願性舉動,依據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規定,任何具性暗示動作造成他人不舒服,即構成性騷擾嫌疑。營隊為求效果玩得太過火,不僅令人反感甚至可能觸犯法律,得不償失。
 

改正歪風 服務更多大學新鮮人

大學生辦活動多半延續傳統,鮮少思考與改革,弊病在長時間傳承與累積下成為陋習。無論是財務或是情色問題,都存在著前人的影子,因此反思活動本質、檢討改進是進步的最大動力。

雖然迎新活動飽受爭議,但每一屆的努力與辦活動的美意是不可否定的,一個完整的營隊需耗時數個月與一群人的付出,從遊戲內容、小隊闖關,到晚會表演等,從無到有全靠學生自己的努力。與其說大學生在玩營隊,不如說是在經營,並且從中學習與成長。營隊有好有壞,保留優點改正缺點,是現今大學生辦迎新宿營最重要的課題。


中原大學工業系迎新水大地活動。(照片來源/鄧涵文攝)

林憲聰說道:「繼續辦宿營為的不只是延續系學會的服務精神,也讓大一感受大學的活力熱情。」迎新活動本意是好的,但過高的報名費和不適當的活動內容常讓新生望之卻步,若能有所改善,便能創造雙贏局面。

記者 鄧涵文
早知道就交電視專題 (;´༎ຶД༎ຶ`)  
記者 鄧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