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期

推拿 黑暗中摸索愛情

「推拿」是一部以盲人為主角的電影,更是第一部以全方位角度表現盲人的電影。透過畢飛宇的小說、導演婁燁的鏡頭走入盲人的情感世界。

推拿 黑暗中摸索愛情

記者 陳奕璇 文  2016/10/02

「看得見的不一定是真的,看不見的才是存在的。」「推拿」(Blind Message)是一部以盲人為主角的電影,更是一部給盲人「看」的電影。

導演婁燁、原著小說作者畢飛宇、編劇馬英力,三人面對同一故事激盪出璀璨火花,雖然電影無法完全表現出小說的細膩,但其畫面戲劇張力、對盲人內心情感的刻劃,及訴說各角色故事的節奏依然引人入勝。


「推拿」原著小說,作者畢飛宇。(圖片來源/痞客邦

 

盲人推拿店    由小見大

由秦昊飾演的沙復明,及王志華飾演的張宗琪共同開設的「沙宗琪推拿中心」為主要空間,帶領觀眾進入盲人族群的感情世界和思想。沙復明個性外向善交際且能吟詩、愛跳舞,他是所有角色中最嚮往「主流社會」的人,但因眼盲無法察言觀色而相親失敗。由郭曉冬飾演的王大夫及張磊飾演的小孔是一對私奔情侶,在老同學沙復明的幫忙下,從深圳移到南京的推拿中心工作。由梅婷飾演的都紅是客人眼中的美女,諷刺的是她無從得知自己的美貌,反而深受困惑。電影開頭最先出現的是由黃軒飾演的小馬,一個對「性」尚在探索中的盲人少年,從一開始對小孔氣味的迷戀,到最後與由黃璐飾演的性工作者小蠻共組家庭。


「推拿」電影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演員紮實訓練    傳達角色精神

「推拿」找來6位盲人演員,演員們拍攝前要先熟悉環境、「摸」一遍現場擺設,盲文版的劇本也必須用「手」讀,劇組更請來盲人表演老師指導技巧。為了如實演繹出盲人的生活,劇組下了不少工夫,不僅走入盲人按摩店及盲校考察,也請來顧問為全體工作人員授課,只為了有效精準的與盲人溝通。

然而,原著小說翻拍成電影的過程始終是個挑戰,一本小說的故事量遠大於一部電影所能呈現的內容,尤其是文字著墨於心理活動上時,書中描寫的細節,難以全部在電影畫面中表現,就算拍了觀眾也不一定能察覺。因此,主要故事線及整體結構是重要的,剩下則端看導演自身的電影風格及如何展現「角色精神」。

在「推拿」中,很難找出一個主要的角色,因為這是大家的故事,整個盲人族群的故事。但導演對各角色的細節在安排上別有用心,由小馬一開始的割喉、血濺牆壁可看出他的堅決果斷及順著直覺行動的性格,也解釋了他之後對小孔氣味的一見鍾情,及與小蠻由性生愛的愛情,如此一來,人物的角色精神便更加鮮明化。
 

日常生活    從聲音裡尋找

因意外而失明的小馬到了盲校就讀,盲校裡的孩子運動、嬉戲,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影評人吳老拍專訪導演婁燁時說道:「他們,其實也是我們,只是我們都忘記了。」盲人雖看不見,但他們一樣有著自己的生活、必須找工作謀生、想戀愛也有著組織家庭的渴望。盲人與盲人間和盲人與健全人間的相處模式不同,他們稱有眼睛的地方為「主流社會」,就算他們再怎麼努力擠進其中,生理上的限制始終在兩端築著一道牆。

在盲人的世界裡,一切健全人看得到的,他們必須用聽的。電影裡的聲音及音效很多、很雜、很吵、很大聲,雖然觀眾無從得知是否影片中的聲音呈現為盲人每日聽見的,但可以知道的是,哭泣、接吻、吃東西所發出的聲音,皆是盲人判斷對方動作的依據,其中報時器的聲音,是其他以盲人為題材的電影中鮮少出現的細節。


盲人少了視覺的輔助,與他人交流須依靠其他感官。(圖片來源/娛樂重擊

 

看不見的光明    看得見的愛情

都紅在劇中說道:「對面走過來一個人,撞上了,是愛情;對面開來一輛車,撞上了,是車禍。但車和車總是撞,人和人總是讓。」各角色的感情世界是「推拿」的重點發展線,從小孔和王大夫的私奔、小馬起初對小孔的迷戀、小馬後來與小蠻的相守、金嫣和泰和的相惜、都紅對小馬的暗戀,及沙復明對都紅的憧憬可看出「愛情」在他們生活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不同於健全人間的愛情,「相貌」在盲人的愛情中地位不高。都紅是客人眼中的美女,但對於看不見的她來說,「美」到底是什麼?她天天被稱讚漂亮身材好,沙復明甚至因此想像而愛上她,但諷刺的是她終究看不見自己有多美,美的意義又何在?

「沒有哪個女人是看不到愛情的,眼瞎的女人尤其看得到。」盲人一樣渴望愛情、有著情慾想像,可惜的是這部分在生活中,甚至在藝術作品裡鮮少被討論。「推拿」所訴說的愛情故事如偶像劇般複雜,但導演沒把所有情緒放在螢幕上,反而寄予寓意讓觀眾自行體會,加上盲人的特質讓主角間濃烈的愛顯得內斂,沒有八點檔灑狗血的路線,卻是另一種平凡且得來不易的緣分。


「推拿」對盲人的愛情世界有許多描繪。(圖片來源/女人迷

 

盲人看健全人    敬鬼神而遠之

美國心理學家艾柏特‧麥拉賓(Albert Mehrabian)從論文的研究提出一個發現,人和人溝通時的感覺和喜歡若以100%來看,7%建立在語言內容上、38%在聲調上、55%在表情和動作上。盲人在溝通方面比健全人少了一半的資訊,容易造成誤會、產生不安全感。

「盲人在明處,健全人卻藏在暗處。」仔細思量劇中這段話,好像與現實中一般人的認知有著落差,對於盲人來說,健全人有眼睛,是更高級、無所不知的動物,部分健全人在社會暗處做不光明的事,盲人雖眼前黑暗卻身處光明中,盲人對健全人的態度如同健全人對鬼神的態度,因缺乏安全感則敬而遠之。
 

劇情寓意    深刻永存

「羊肉事件」後續的發展及金大姊的去留在電影中沒有呈現出來,但似乎可猜測這樣的衝突是按摩中心關店的前兆。整部電影出現許多見血場景,包括沙復明在廁所裡吐血,都紅的手也在意外中受傷,無法再靠按摩維生,小馬在戲初割喉所留下的疤痕不時在鏡頭中出現,似乎在提醒著某些主角們永遠改變不了的事實。

電影的開頭及結尾皆有沙復明跳舞的畫面,片尾都紅跳著跳著就不見了,暗示在身體、事業、愛情中,盲人無法避免的諸多阻礙,就算最後小馬與小蠻看似幸福的共組家庭,終究也是到了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他們融入主流社會了嗎?還是到了另一個地方繼續被邊緣化?

「推拿」不是第一部以盲人為主題的電影,卻是第一部以全方位角度表現盲人的電影。其實所有盲人會遭遇的困難、徬徨、迷失也常發生在明眼人身上,「運」是看不見的,所以要把「命」活得精采,好好抓住看得見的愛。

記者 陳奕璇
愛玩愛吃愛運動 人稱大海的女兒 恣意瘋狂 和善待人 及時行樂
記者 陳奕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