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期

手創樂團The Script 首張冠軍專輯

9月新發行,新鮮熱辣

手創樂團The Script 首張冠軍專輯

羅兆恆  2008/09/28

九月風起,夜涼了許多,卻讓人再也睡不著---睡不著的理由 應該很多,卻沒一個真能夠解釋為什麼睡不著。於是我坐起身,知道自己失眠了。失眠時能做很多事情,而這些事情彷彿只能夠在此刻完成,就在這段向夢境借來的時間裡,這最寧靜,最接近靜止的時間裡,我清醒著發現自己該寫點什麼,卻發現我必須寫The Script---一個上床前聆聽的樂團,如今仍在腦裡哼唱---也許,就是他們殺死了我的睡眠。可惡的,精采的,The   Script   (手創樂團)。

              

 

 

 

 

 

(由左到右:鼓手Glen Power、主唱Danny O’Donoghue、吉他手Mark Sheehan)

 

The Script是一個來自愛爾蘭的三人搖滾團體,也許大家從沒聽過這名字,但一說到愛爾蘭跟搖滾樂,就一定會聯想到U2,這個縱橫歌壇30年的搖滾老團,尤其以熱中介入政治與社會議題聞名,U2的主唱Bono曾多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更在2001年時被《《Q雜誌》》視為搖滾樂的拯救者,其黑皮衣配上墨鏡的造型已經成為粗獷豪邁的代名詞---這早變成為我對愛爾蘭搖滾的印象:在戰亂荒無的廢墟中,三兩個人站在那兒,試圖以搖滾樂改變世界……不過,那是在按下Play之前---在聽過The Script之前。

 
Play……5秒後,第一首歌“We Cry”。很驚人的,輕搖滾的鼓聲打出前奏,再唱個兩句很R&B的“Together we cry”之後,連珠砲般又掃射出一長串Rap:

     “Jenny was a poor girl

         Living in a rich world

         Named her baby Hope when she was just fourteen

         She was hoping for a better world

         For this little girl But the apple doesn't fall too far from the    

   tree…….”

光聽到這裡,已經徹底顛覆我之前的印象,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團?去找出了他們的照片,卻發現這三個人一點都不特別---髮式衣著都很簡單,這樣打扮的人一天在校園裡就能遇上好幾回,而不多見的只是他們平民化的憂鬱氣質:該主唱Danny帶有滄桑的喉音彷彿Keane,卻又不流於頹廢濫情;歌詞關乎窮困,很難不想起Coldplay的Chris Martin呼籲世界強權公平貿易時,伸長著脖子向蒼茫嘶吼的樣子……但The Script就是不同,相形之下多了踏實,少了花飾,鼓手Glen接受訪問時曾說:「(We Cry)的歌詞部分還有這首歌的想法是來自Mark,他住在都柏林一條非常有名的街道上,從他家到錄音室的途中,會在這裡看到很多不同的人,而這首歌的靈感來源就是來自很多不同的人,還有大家常常都會碰上的一些困擾,這首歌在談的其實是一種認同,面對生活,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或許你正渡過一段很難熬的時間,而我也是,我們大家都過得很辛苦,但是生命真的也就是如此苦悶,至少我們一起生活著的,至少可以一起走過風雨。」
 
在The Script創團之後的兩年間,Mark的母親病死、Danny的父親也因心臟問題而去世,The Script就是在這種無從閃躲的悲傷中創作出歌曲的,省去時下搖滾樂空泛的嚷嚷,多藏了一絲冷靜的洞察。果不其然,這支單曲“We Cry”今年4月一發行,就登上了愛爾蘭單曲榜第9位、英國單曲前二十還入選了英國BBC電台「Single Of The Week」!

 

 

(We Cry”單曲封面)

 

 

 

 

(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單曲封面)

 

第二支單曲“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則是在7月發行,更是一口氣登上了愛爾蘭單曲榜、英國單曲榜前三名!

 

 

 

           第二支單曲譜出痴情男心聲

                                                                                                                                                                                                                                                                

 

這首“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則是讓傷心人落淚的情歌,歌詞描述一個忘不了前女友的男人,固執的呆在他們初次相遇的地方,等待有一天她回心轉意時還有可能在這裡找到他。他呆了一整天、一個月、甚至一年四季,無論霜雪,誰都沒辦法趕走他……同樣是結合了R&BRap,卻優雅了Rap,暢通了R&B,讓搖滾的拍點輕易的在人們心中點起,讓一個簡單卻哀傷的故事淡淡浮現。音樂是極度自由且私密的,而情感卻為人們所共有,偏偏那麼恰巧幾個音符剛好落在心的坑疤上,便想起了某件事或某個人,便響起了一陣哭或一陣笑;鼓聲悄悄,偷偷的加重了平凡時間裡每一次的怦然,但吉他卻有意無意撩撥,讓誰敢堅信感情是會有所回報的?從一首歌中產生迷惘到無法自拔,我一再撥放,一再從頭經歷一場悲……後來發現他們的團名”The Script”原來便有劇本,故事之意,這才真了解他們的創作並不是刻意去結合搖滾饒舌跟藍調的---毫不拘泥於音樂類型,只不過想做出屬於The Script的音樂---假如不用Rap,很難在一首歌中承載那麼多歌詞;若不是搖滾,不能讓人很快的抓到故事的基調;然而搖

滾太硬,就加點節奏藍調吧﹗讓清鬱的樂音無邊於天際宛若夜晚之黑,偶綴以顫動的晨星,字字吞吐若奔流的銀河---這種情感的渦流讓我越陷越深了,具有這種力量的歌曲是擁有靈魂的﹗難怪主唱Danny會說:"Irish people have soul""It comes from generations of pain, and generations of understanding emotion to be able to physically get that in a solid sound."

 

      

這裡不是博客來購物網

       

文章寫到這裡,突然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我卡住了,發現自己的文章不過是在幫The ScriptCD而已。伸伸懶腰,看了看時間,已經五點半了。我轉頭往窗外看去,天亮了---天早亮了,我該醒了。不能再說些失眠的囈語,於是我伸了伸懶腰,重新聽了一遍The Script

 

邊聽邊想,我應該從哪個角度來聽The Script?我到底算哪個年代的樂迷,又到底活在哪個年代呢?

50年代搖滾樂誕生

60年代生出了越戰,BeatlesBob Dylan

70年代華麗又虛無,只要一把Sex Pistol(s)就能活下去

80年代我出生,但不曉得”We Are The World”是一首歌還是啥

           鬼東西

90年代只能聽到350圓一張的Pop

然後呢? The Script首張同名專輯”The Script”20088月在愛爾蘭、英國發行,首周銷售成績榮登兩地專輯榜榜首。然後呢?樂評看好The Script能夠超越Maroon5,樂迷推崇The Script將接班成為愛爾蘭搖滾龍頭,然後呢?不是在期待什麼,只隱約覺得這麼軟弱的歌曲還是好的搖滾嗎?什麼樣的音樂誕生在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時代下的群眾會因為什麼樣的歌曲而瘋狂---The Script讓人著迷的魅力,可能正是在他們的軟弱,和你和我和這時代的群眾相同。

   

 軟弱無建設性的歌詞

 

        Track1We Cry”我們都看見了悲劇,我們只能抱在一起

                          哭泣。

        Track2  “Before The Worst”我們唯一能繼續前進的方法,就 

                         是在最糟的情況發生之前,回到錯誤發生之前。

        Track4  “The Man Who Can't Be Moved”我守在這個地方,

                         等你。也許因此而成名,也許有一天你會從電視上

                         看見我,而來找我。

        Track6  ”Rusty Halo”我必須把我主生鏽的榮光擦亮,沒有為

                          什麼。

        Track9  “If You See Kay”假如你看到Kay,請告訴她我愛

                          她。

   

以上整理並列舉了一些歌詞的大意,也重新理解了一次The Script的平民式憂鬱,那三個普通的大男孩觀察到了很多這個時代的問題,卻不知道要向誰提問,想從音樂開口卻發現搖滾樂這種語言已經死了---發現這個時代認同的搖滾樂不再需要英雄,不再需要某個誰來代言大家心理的話……儒才能在這個時代裡清醒,當代的搖滾不過在回溯昔日的榮光,固執到今天已經太累太過矯飾了……也許,就寫寫劇本?寫個大家都愛看的本,加入Rap加入R&B而寫成The Script,高明又精采!

 

 

寫到這裡,文章可以結束了,但我的腦子就是犯賤,剛好想起社會主義,歌手Billy Bragg曾說過:「藝人的腳色不是要想出答案,而是要敏銳地提出正確問題。閱聽人才是改變世界的行動主體。」讓我突然想要發笑,想回嘴說:誰鳥你啊?就好像我在這裡問說我昨晚到底為什麼失眠,誰會回答我呢?

 

記者 羅兆恆
這已經是一年多前的照片了,嚇死我也!歲月真不饒人 ! 如果一個人以這樣輕鬆的姿態看著照相機自拍,代表他不是看破一切,就是白目異常不通世務。 前者百分之百不會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   你會怎樣看自己呢?      
記者 羅兆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