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與生物科技共舞的工研院研究員王美智

雖然途中曾迷失方向,仍一步一腳印的跟隨內心的聲音,走出自己的道路,這就是工研院研究員,王美智。

與生物科技共舞的工研院研究員王美智

陳瑋 報導  2019/01/01

走進中興院區,大樹與草地散布在整齊的建築群中,經過大型的聖誕造景,進入圓形建築中,一位散發幹練氣息的女士坐在接待區等候,在採訪前不僅親自打電話向我確認採訪內容、積極地幫我申請會議室,更安排好一切晤談事務,那就是工研院生醫與醫材研究所的研究員王美智。

跟隨自己的心

大多數人還在懵懵懂懂的學習時,王美智就找到了自己的興趣。王美智說,「國中女老師是師大家政系畢業,但生物課上的很活。」從國中透過課堂接觸生物開始,王美智就對「宇宙生命」特別感興趣。而這份對生物的熱忱,支持她,追尋一生的職業。

工研院生醫所研究員王美智,親切又專業的接受採訪(圖片來源/陳瑋攝)

在大學期間,王美智曾經特別想投入「生態學」與「演化」的領域,但,這些領域需要「田間試驗」。有一次跟著大學學長與同學們,跑到台北烏來的山裡,兩天一夜都在濕冷的環境中,不能出聲的觀察並記錄灰鶺鴒的生態,艱辛的過程,除了讓王美智認知到自身的體力無法負荷外,也發現相較無法控制的大自然,較喜歡可以透過儀器控制條件的實驗室,便漸漸地轉換跑道到生物化學,窩在有空調的實驗室,研究微觀的生命,像是細胞、分子。

每一個階段,都是一次選擇

也因為那次的轉變,讓王美智原本很明確的興趣,模糊了起來。抱著對教學的興趣,在大學畢業之後,留在學校當了一年助教,也藉著這一年,再次尋找自己的方向。

「你說有沒有找到,事實上,也未必啦。」王美智跟隨她的教授,考取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科的碩士班,雖然這最終沒有成為她的工作領域,但也從中獲得了許多知識與經驗。

工研院內,研究員專心的在做細胞培養的實驗(圖片來源/王美智攝)

「在研究所中,唸完碩士就算告一個階段,但唸博士的話就是一條長遠的路。」拿到碩士學位後,王美智又陷入思考,不知是否該停下來工作,或者繼續進修。起初,王美智希望能在職進修,以減少讀博士的經濟負擔。但在經過慎重地挑選之後,王美智選擇在台北榮民總醫院當技術員,不僅因為工作較穩定,也因為碩士時的指導教授就在做相關的研究。

在榮總初試職場的這兩年,王美智的主要工作,是在醫師開刀完後,分析檢體,也就是乳癌、肝癌細胞表面上的接受體。王美智提到,技術員會運用放射性的物質來標的接受體,且用人工的分子結合接受體,目的是偵測接受體的數量,因為癌症細胞的惡性接受體比較多,透過數量的監控,就能掌握病人體內的情況。而除了這些例行性的工作,王美智也利用工餘時間,與「一般外科」的醫學研究部研究員們一起做研究,讓她對生化領域產生了興趣,促使她考取陽明大學的生化暨分子生物研究所博士班。

結合工作與興趣,研究成就傲人

雖然王美智現在大多以「顧問」的身份輔導廠商,鮮少坐在在實驗台前做研究,但她與團隊共同創造的研究結果也多不勝數。王美智提到,最滿意的成果為選殖「具有肝原始細胞特異活性的嵌合式啟動子序列」,拿到台灣、美國共計3件專利,這技術可以用來純化肝原始細胞、研究肝臟的發育、毒殺肝腫瘤細胞。

 

王美智與團隊夥伴們一同埋首於生化實驗中(圖片來源/王美智)

而在廠商顧問(專有名詞為工業服務)方面,當化妝品、洗面乳等原料廠商申請到政府的補助,與工研院合作研發新產品或設立實驗室,會由工研院內的專業技術人員提供分析結果或實驗技術,成為政府以外的收入來源。

持續不斷的精進,為台灣生技產業貢獻一己之力

在業界工作一段時間,王美智仍保持著對生物科技的熱情,繼續朝著自己有興趣的方向前進。王美智正在研究「細胞治療的再生醫學」,並計畫要分析骨鬆病人的幹細胞特性,在採訪結束後,她便趕著上台北與醫生討論,並研究車禍骨折患者的大腿骨報告。

從王美智正在進行的人生裡,我看到了一位不忘初衷的女性,就算疲倦或遭遇挫折,也不停下腳步,至始至終的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王美智眼中的生物科技產業

擁有多年業界實務工作經驗的王美智認為,有三種改進方法可以使台灣的生技產業進步:

政府要帶頭讓研發成果落實為產品,要有能力整合各大學研發單位的成果。

王美智說,政府若能整合各大學或研發單位的成果,台灣的生技產業必定會出現一道新的曙光。

大公司/大廠要勇於投資生技研發,要有耐心。

生醫研發得經過漫長的試驗,確定對人體絕對安全後,才有可能落實醫療應用,在這段試驗期間,若政府或大公司決定變換研究方向,而不再繼續分派資源給此項專案,研究成果便無法落實為產品。因此,王美智認為,政府與大公司應更有耐心,才能將研究者的心血,應用於社會,造福廣大民眾。

找出市場利基(niche)以及未被滿足的需求(unmet need),而非沒有創新的「me too」。

王美智提到,藉由多觀察自己工作流程以及生活中所接觸的人、事、物,尋找大家習以為常卻無人解決的需求為關鍵。以未被滿足的需求為主軸,找到利基產品,才能搶進國際市場。許多人僅以關鍵字搜尋次數判斷市場利基,但正確的方法應增加研究競爭程度,以及購買傾向,才能找到有盈利的利基,搶進國際市場,提升台灣生技產業的競爭力。

記者 陳瑋
記者 陳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