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酒精使然的夜晚》

酒,從古至今讓人又愛又恨,在斛光交錯之際,在酒酣耳熱之後,它是否默默地改變著我們?

《酒精使然的夜晚》

記者 曾冠霖 報導  2019/01/01

略捲的頭髮,淺棕色的瞳孔,謹慎但優雅地開了咖啡廳的門,一身黑色的襯衫與西裝褲,踩著牛皮的靴子,走到相約的三號桌前,捲起袖子,露出太陽的刺青,「就是你吧!」她爽朗地說。即使年近半百,卻仍然開朗,她展開笑顏,很是瀟灑。

陳怡君曾是象牙酒吧的經營人,現在是洋酒的經銷商,曾擔任過不少大學調酒社的導師,擁有調酒師與侍酒師的證照,參與過許多調酒大賽。

陳怡君的生活的三元素:咖啡、雪茄、酒

現在沉穩形象的她,當年大學其實是個玩日愾歲的份子,每天就是泡在夜店酒吧,喝酒抽菸,玩到黎明之際,再靠咖啡維持精神,「時常徘迴在深夜裡,分不清楚是今天還是明天。」她淺淺地微笑回想著,至今仍然懷念著那充滿尼古丁與酒精的年紀。「沒有這段頹靡,也沒有現在的我,生活總有出口吧。」她啜飲咖啡後說道。

夜夜笙歌的生活,她明白這實在不是一個大學生能吃得消的,於是想找份工作平衡這種生活,「為何不找一份關於我生活的工作呢?那時我就是這樣想的。」原本只是想要省些酒錢,就去酒吧應徵;但如今都自己開店了,她說這中間的故事崎嶇但卻很有趣,「我可能真的喜歡這些讓人合法上癮的東西吧,這些就是我的生活。」淡淡地說完,她點起了一根菸。

她也曾經迷惘:「其實那樣的生活很危險,身旁的連結太弱,如果出了甚麼問題,很難找到人來幫你。」但她很愛這樣的生活,或是這樣讓她逃離現實的物質,「走進酒吧或是夜店,我才感覺一天開始了,不管白天還是黑夜,都能喝酒,誰說不行的?」那時她想了許久,怎樣能讓生活與經濟結合,看見了每天都見的調酒師(bartender),想著為何我不自己幫自己調酒呢?所以她就去應徵了。

調酒師。(圖片來源/曾冠霖攝)

威士忌與調酒師

「在你們的年代,威士忌應該已經是主流了。」她說了白蘭地也曾流行過,只是現在人更喜歡威士忌一點,不要誤認有地位價值的高低,「酒就是瓊液,儘管是像高粱這樣清澈如水的白酒,味道也是十分豐富的。」她喜孜孜地笑著,像在介紹自己的寶貝一樣。

陳怡君解釋,調酒的目的,最初是為了掩蓋烈酒的嗆辣和劣酒的品質,加入香味與顏色,讓酒更好喝,「調酒師就是個魔術師,我也有專業的調酒師認證,只是我認為有自己想法的調酒師,不照著經典酒譜,更為出色。」語畢,她用手指著自己,得意地微笑。

調酒盛杯。(圖片來源/曾冠霖攝)

紅酒與侍酒師

「年紀到了,更愛紅酒裡青澀的滋味。」陳怡君現在是個紅酒經銷商,在店裡,有她對不同支酒的評價,這些評價的基礎就來自於侍酒師的專業,侍酒師的工作是為一家餐廳採購與安排酒單搭配,以讓餐廳的餐點完美呈現,以葡萄酒專業為主。

「其實獲得侍酒師的認證並不簡單,但保有熱情,不放棄,所以我得到了。」當時應徵上的酒吧老闆,剛好也曾是個侍酒師,那個只在電影上看過的職業,現在就剛好活生生地出現在她眼前的一家小酒吧,驚訝之餘,更多的是興奮,她想或許也能成為這個讓人稱羨的身分。

「老闆在我考取證照期間也幫了我很多忙,帶我進入這個視酒為珍寶的職業裡。」考取之後,她只做了兩個禮拜的侍酒師,連培訓都還沒上完,就跑回來酒吧了,「侍酒師待遇很好,工作也不錯,只是還是喜歡酒吧更溫暖的氣味。」她是個果斷的人,就像學生時期一個晚上就決定應徵調酒師一樣。

象牙酒吧也賣咖啡。(圖片來源/曾冠霖攝)

女性與酒

「我媽也一直唸我啊,到現在也還在唸,說甚麼女人不要喝酒,危險;說甚麼酒吧就是酒店,充斥著毒品跟妓女,可見偏見與認知誤差還是存在的。」她希望喜愛這份酒文化的人,也能更尊重這份文化,「不能說是全部的人都是不好的,但是會有偏見是因為有負面印象,而這些負面印象通常都從喝醉開始。」她說自己很少醉,「有酒品比有酒量更重要,理性『癮』酒,希望大家都能享受這份輕微上癮。」愛酒不分男女,她自認為在職業上沒有遇到甚麼阻礙或是偏見,「我反而認為,一個人來酒吧喝酒的女人,都有個很美麗的故事。」不管是愛酒或是或從事酒的相關職業,性別都不太是問題,問題更多在於酒上。

Bartender:酒保與調酒師

Bartender,顧名思義是吧台上招呼客人的職位,舊慣於稱酒保,是為客人倒茶水與端小菜的,有點類似服務生;而現在則是指在吧台間為客人間調酒的,對酒的種類與使用有更深入的了解,現慣於稱調酒師。

其實二者並無太大差異,我們有時看古老西部電影,牛仔進入酒吧前,都有個用木頭做的小木門,進到酒館會有幾個圓桌與吧台,而酒保通常都在吧台內擦著酒杯,穿著也像是個服務生,會幫客人倒水和上小菜,也會幫客人倒酒與製作酒類;而現在酒吧調酒師的工作內容也差不多是如此,只是更專注於酒的調製上,在雞尾酒發明後,人們發現除了純飲烈酒的其他品嘗方式,進而去發展更多的酒譜,為慣於喝酒的人與不常喝酒的人,提供了一個中間的選擇,不會有烈酒嗆辣的口感,但仍然保持著不低的酒精濃度,是為飲酒的新時代。

雞尾酒發明後的時代,調酒師更能專注在調製酒類上,而酒吧也越來越精緻,有服務生專門上菜與介紹,調酒師變成了一間酒吧的標誌人物,也代表著一家酒吧的文化,雖與從前的酒保工作內差異不大,不過調酒的可能性更大了,所以調酒師的發揮空間更多,也能更具有技術含量,有空不訪前往住家附近的酒吧,看看調酒師是怎麼從鑿冰開始,至倒酒與最後盛杯的吧。

記者 曾冠霖
愛大海的凹豆孩子。
記者 曾冠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