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微小但必要,一個有溫度的相館

專訪泰明彩色老闆__何友仁,一位「不傳統」的相片沖洗業者如何在時代的浪潮下,引領著他的小相館突破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微小但必要,一個有溫度的相館

施奕如  2019/01/01

腳才剛踏下公車,便可感受到中山路上的繁忙,再沿著車潮往前走個幾分鐘,便可看到夾雜在各式店面中的泰明彩色。外頭的玻璃櫥窗放上不少台拍立得,擺放得很整齊,也沒看到什麼灰塵,看得出這間店的細心。「您好,歡迎光臨」,甫走進店面,看到店內左邊的牆上陳列一排又一排的包包,而右旁的展示架擺放著各式襪子和小飾品。要不是再往內走有展示相簿和相框,可能會有很多人誤以為走進了錯的店家。

泰明正門口。(照片來源/陳怡珍攝)

也沒有特別多想,就接手了

何友仁高中其實是讀觀光科,和現在的職業並無關係。至於後來為何走攝影這行,他表示:接觸攝影是因為爸爸。泰明是從父親那接下的,在還沒接手相館前,何友仁曾經做過旅行社業務,也有打過一些小零工。「也沒有想過一定要特別做什麼,想說爸爸有事業,那就接下來做吧!」他用很溫柔又沉穩的嗓音道出經營泰明的原因。

人手一台傻瓜相機的輝煌盛世

「做這行,要用心、有耐心還要有愛心。」這是何友仁在真正擔下老闆一職後的體悟。剛接手不但面臨排山倒海來的壓力,在那個吹起人手一台傻瓜相機風潮的年代,面對源源不絕的客源,總會有幾個比較「專業」的客人。他感慨地說其實真正的同業都是謙虛的,不敢說自己有多懂攝影。除了少數幾個消費者特殊獨到的見解,人潮還帶來不能出錯的壓力。以前的相片是用「沖」的,機器一旦沖壞一張照片,後面的也都會接著出錯。上門的客人多,需要被沖洗的相片就理所當然會很多,很難想像沖壞一張相片會給何友仁帶來多少的煩惱。「但現在壓力都不在我身上了啦,我們這種需要沖洗的底片都外包給廠商做了。」他表示現在能用底片沖相片的機器為數不多,大部分相館的機器都變成數位的。

Frontler LP2000sc雷射印相機。(圖片來源/陳怡珍攝)

科技革新下必須面對的轉型

「就想說什麼都賣賣看阿。」何友仁回憶著開始兼賣其他商品的時期。但其實最早放在展示架上的,是嬰兒用品。至於是怎麼開始襪子和包包,就是找到了合適的項目吧。會要被迫轉型成複合式相館,是因為日益減少的客源。有了智慧型手機和無限的儲存空間後,那種因為一捲底片只能拍36張而需要的構思都轉變成了為了記錄而記錄的行為。以前拍照大部分是先想好單一主題才小心翼翼地捕捉畫面,然而,現在的人大部分是想辦法用多元的元素塞滿整個畫面,把想和大家分享的人事物通通放進他的景觀窗裡或手機相簿裡。關於以前和現在的比較,還有一種說法,傳統相機有一種手機拍不出的色溫和感覺。有關這說法,何友仁解釋:沒錯,因為相機有26階的位階但數位只有20階,因此手機可能呈現不了這些顏色。 

何友仁解釋色階。(照片來源/施奕如攝)

沒有什麼是永遠不會變的

做為一個傳統產業的業者,何友仁並沒有被框架住,他認為沒有什麼是不能改變的,一切都要以客人的需求下去調整、適應;只要市場有需求,都應該試著去做做看。潮流是冷酷無情的,如果有很執著的堅持,就很容易被擊垮。對於泰明未來的規劃很簡單,跟著潮流走就對了。何友仁提醒,不要以自己的想法來做事,他提到他以前也堅持要做全職的相片沖洗館,他說:但,這是不可能的事。不要被傳統的想法侷限住,現在各行各業的界線都被打破了,像是銀行在賣保險、郵局在賣米。自身也應該擁有第二專長,甚至第三、第四專長,這樣就不怕沒飯吃了。保持著隨時準備變動的心,也許就是為什麼在相片沖洗館一家一家的倒閉時,泰明仍能夠默默地駐留在這條熱鬧又繁華的中山路上的原因吧!

「洗」照片?暗房?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攝影小事

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說印相片,要說洗相片呢?因為以前的照片真的是「洗」出來的啊!

要洗照片?你得先洗底片

前文曾提到說以前人拍照不如現在可以隨心所欲地按下快門,要知道在古早時,人們是用底片來記錄珍貴的光影。一捲底片通常只有少少的36張,在攝影師細膩的捕捉畫面後,要怎麼把底片洗出來又是另一項艱鉅的任務。

底片示意圖。(照片來源/綠羊萬萬歲

想要洗底片,就必須完成以下步驟:

第一,在暗房裡將一捲底片放入金屬罐子裡。

第二,把顯影液倒入裝有底片的金屬罐裡。此步驟需要嚴格的控管時間,因為顯影液停留在罐中的時間會影響底片的亮暗程度。

第三,用自來水洗去顯影液,並加入定影液來定影。

第四,水洗,是最麻煩又浪費資源的工作。底片必須放在活水中清洗,直到沖洗過後的水完全透明為止。

最後,只需將底片晾乾即可,不過千萬別小看晾乾這項任務。由於底片很嬌貴,所以只能使用專業的器材來幫助底片乾燥,陽光直曬或吹風機吹可是大忌。

一山還有一山高

如果洗底片已經讓你覺得夠麻煩了,大概是因為你還沒聽過洗照片的過程吧。 

暗房示意圖。(照片來源/FRAME Photo Studio

放大機,又是一項時代的產物,主要用來放大底片上的影像。它由三大部分組成:一個放相紙的平台、一個能把底片像現在投影機那樣投影出來的投影燈頭,和一組可以讓燈頭上下移動的架子。了解完洗相片不可或缺的機器後,便可以開始介紹洗相片的流程了:

第一,將想洗成相片的那格底片對準底片夾,再把底片夾塞進放大機裡面。

第二,藉由放大機的燈泡和鏡頭把底片上的影像投影到底下的相紙。

最後,因為相紙上是佈滿感光劑的,所以接受影像後,再經過藥水清洗就完成了!

不過,上述的過程看起來跟洗底片的難度差不多啊,怎麼會說洗相片很麻煩呢?

那是因為從投影底片到用藥水顯影,這一系列動作都必須在無光的環境下完成,否則若一照燈,就會毀壞相紙,搞砸照片。

繁雜手續掩蓋不了的迷人魅力

儘管已有數位相機和智慧型手機等更加便捷的產品提供消費者使用,仍有一群愛好這種手工、傳統的底片相機愛好者。這些浪漫的攝影師們往往對於底片和數位相機有獨到的見解,這可能是為什麼底片相機至今仍未完全成為被淘汰的時代產物。也許經過一番嘗試,你也會愛上這繁雜又迷人的魅力呢!

記者 施奕如
ㄉㄟㄉㄟ不是吉娃娃( ・᷄ὢ・᷅ )
記者 施奕如